•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露露的生日
  • 請輸入密碼:

 

 

褚冥漾篇

 

「褚, 好了沒?冰炎叩了叩廁所門。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漾漾, 哥身上還有傷, 而且我也有點累了, 我可以先和哥去醫療班嘛?」千冬歲問.

 

「啊, 好, 那千冬歲先去休息吧.」褚冥漾摸奏千冬歲的頭. [橫啥你那邊都搞定了, 那我的我自己會處理了.]

 

「那漾漾, 祝成功.」千冬歲微微一笑, 從口袋裡拿出一隻千羽, 向它吹了一口氣, 千羽鹤立刻就拍拍翅膀環繞褚冥漾飛了一圈, 然後化作點點白光消失.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生日
  • 請輸入密碼:
  • Jun 18 Wed 2014 19:00
  • 心動

兩年的時間說快不快, 說慢不慢。 冰炎畢業了, 早早就投入工作, 為了能花多點時間陪著褚冥漾, 他放棄了較為穩定的樂團專屬琴手一職, 反而是去做了一個作曲家。 閒時作些廣告歌來收收辦稅, 一年出一隻鋼琴大碟回饋樂迷。 還好冰炎的能力外表出眾, 很能得到廣告商的青睞, 而且在大學時期就已經儲了一群死忠的粉絲, 所以即使每天不用忙過死去活來, 還是可以過上舒適的生活, 也同時養著褚冥漾。

 

反而是褚冥漾改變了, 他轉了系, 轉到與繪畫完全毫不相干的商業管理。 他沒有再在人前哭泣, 固作堅強,埋頭苦幹, 但事實上卻是在深夜裡忍受著一個人的寂寞。

 

別人說當眼淚流盡的時候,剩下的就是堅強。可是在冰炎的眼裡所看見的褚冥漾,卻只有逞強。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抱歉抱歉~~~~露露肚子痛, 腸胃炎了......剛剛才步出這幾天一直相親相愛的馬筒好基友 (這幾天它可是被我壓慘了>v<)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回覆男人要求的第二天, 夏碎就以極高的效率作為代表過來白綾本家接人, 彷彿一開始就應為他們是一定會答應的而早有準備. 秘書帶已經簽過名的合約上門措訪, 在場的只有冰牙的代表, 褚冥漾本人, 白綾家的上任代表白綾臮. 合約的內容大致都是期限, 保密協同, 利益保障之類的, 但讓褚冥漾覺得害怕的是最後一項, 生命保障.

 

生命保障: 本人會在合約期限間保障被使用者的生命及身體健全, 但不排除一切以懲罰方式落下的非永久損傷. 如在合約期間被使用者自我傷害而做成任何危害生命, 半永久或永久損傷, 本人一概不負責, 在此情況下, 被使用者若不能屨行合約至完成期限, 亦將會視作被使用者單方面毀約.

 

[即是說, 在生不如死的情況下, 我連選擇死的權利也沒有嗎?] 褚冥漾看著合約, 止不住內心的抖震.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從認識的那天開始計起, 到現在也差不多有半年了. 冰炎也已經是大四生, 雖然他總是不上課, 但憑他那幾個影響力極大的獎項, 跟本就沒人敢說他是非. 而褚冥漾仍然是大二, 一個西洋畫系的畫不出畫, 就算教授們再怎麼欣賞他, 同情他, 但仍然是不能讓他在完全交不出作業的情況下過關.

不過升級與否褚冥漾都覺得沒所謂, 他之前一直都希望能夠留在校園裡久一點,因為這裡的每一處都留有那個人的影子, 就是想多看一點, 多回味一點. 明明知道自己不應該記掛和留戀的, 但就是放不下, 總是會在無意之間就想起那個人, 重複著那個人的行為, 然後又再一次陷入傷心痛苦之中, 緊接著又是另一次病發.

 

 

我總是知道,回顧過去的眼淚會讓我笑;但沒想到,回顧過去的歡笑卻會讓我哭。曾經以為擁有很難,後來才懂得捨棄更難。難過不是因為愛結束了;難過是因為,一切都結束了,愛還在。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個是露露之前在噗浪提過的小倌文,絕迫二貨,開心歡樂搞笑向.要奇幻有奇幻,要種田有種田,要陰謀有陰謀,有穿越無重生的古代文.

 

完全架空設定,別問露露是那個年代啊~~

正常時間是<戀曲>幾年後的事情, 漾漾已經跟小冥融合了, 所以會有點腹黑...... (還會有點色色的, 冰漾都在一起五年了, 所以臉皮就隨時間一點一點變厚了~)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請主人下命令吧。」 黑曜單膝跪在褚冥漾的跟前, 握住了白皙的小手, 把褚冥漾的手背抵在自己的額前。

 

「把他打趴吧!」 褚冥漾指著冰炎微笑著說。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褚冥漾一個人被幽禁在本家的另一個合院中, 周圍只有冷冷清清的四面牆, 還有門外一群嚴陣以待的守衛.

 

一個人的晚上,更加讓人覺得擔心和害怕。聽到男人的要求,那更加令人害怕。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千冬歲……他身體不好嗎?] 冰炎輕輕的問坐在旁邊的千冬歲.

 

[冰炎學長, 漾漾他有心碎綜合症(1), 有聽過嗎?] 千冬歲有點緊張的交握著手.

 

[大概知道, 他怎麼會……] 冰炎皺著眉說.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水掌之司,四龍守護,淹土殺敵。」褚冥漾說完咒語,四條龍獸立即撲向冰炎和夏碎。


「奈律律由呂,追蹤方圓,布由四方之位。」千冬歲在四龍之上施行了追蹤術。


四龍的頭上立即出現追蹤的陣法,以青龍及翠龍為一對,而熾龍及冰龍則為另一對,同時冰炎和夏碎身上亦出現相對應的追蹤陣法。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暫時送他離開吧,小玥你安排一下。」白綾然一直揉著自己的眉心。

 

「可以把他送到那裡?無論到那處都免不了有那個人的勢力在。根本沒有地方是安全的。」褚冥玥說。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褚冥漾不記得自己是怎麼離開公主的宴會,印象中只是記得公主在最後抱著自己痛哭,而身邊的人都對自己露出了一副為難的表情,還責怪自己怎麼不識大體。臉上是那火辣的痛,他記得最後男人走前猛然的一巴,和拋下的恐嚇說話。

「你絕對會後悔。」

當時褚冥漾並不知道男人是誰,是公主一面替自己冷敷上藥時告訴自己,到底自己惹上了怎麼樣的一個人。那是冰牙國際的總裁,颯彌亞.伊沐洛,人稱冰炎的人。有手段,有金錢,有權力,就算是作為一國公主的她,都不敢不給他面子。

那個男人不能得罪,因為他能掌握一國的命脈。

褚冥漾當時只不過是一時情急,他想拒絕男人,但並沒有要男人受傷狼狽的意思。可事情確實發生了,那可以怎麼辦呢,也許只能硬著頭皮向他道歉?對方會接受嗎?

褚冥漾當夜就被人強制的送了出國,即使貴為公主的友人,公主無論多麼想保護挽留這為友人,但在一國的壓力之下,公主亦只可哭著臉的送友人離開。

或者現在就讓友人離開,會是最好的選擇。

「漾漾,對不起,嗚......」公主在關口的特別通道抱著青年哭泣。

「沒關係,我知道喵喵你也是沒辦法。」青年拍著公主的背安慰到。

「對不起,對不起,嗚......」公主很自責,她知道青年將要面對什麼,但自己卻太眇小了,即使是公主又如何,此時此刻卻沒能保護自己的友人,甚至於避免他連累國家,必需這樣漏夜送青年出國。

「喵喵,這事無可奈何,我明白你的難處,你不要自責。」青年看著友人大顆大顆的眼淚,不免覺得心痛。

「可是......是喵喵沒有保護好漾漾......是喵喵疏忽了......明知道那個人會來就不應該讓漾漾一個人的......」公主咽哽著。

「無妄之災,要來的始終會來,是我處理得不好,不是你的錯。」青年伸手摸走公主眼角的眼淚。

「漾漾......漾漾......」公主緊緊抱住了青年,他知道青年的未來一定不好受。

「在你的國家發生這種事、只怕會連累你了。」青年皺著眉頭說

「漾漾......一定要保重,只要是喵喵可以幫忙的,喵喵一定會盡力......」公主心痛青年,明明青年自己才是最煩惱的人,可是卻一直在擔心自己這麼沒用的友人。

「我會的,等事情過了,我再來找喵喵喝下午茶吧,到時要親手為我泡茶啊~」青年在公主的臉頰上輕輕親了一口。

「好......好......喵喵親手弄茶點給你」公主眼淚一滴滴滑落。

「約好了。」青年摸摸公主的頭,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

「嗚.......」公主再次緊抱青年,生怕錯過了這次就再沒下次的機會了。

褚冥漾回抱了公主,道別,然後離開了。

公主一直站在邊關目送友人離開,望著青年的背影,烙印下青年看姿態,她怕,怕再也見不到如此窩心的友人了。

因為那個人,是何等的冰冷狠毒。

褚冥漾回到本家時消息已經傳開了,家中較年長的各位都指責自己的行為草率,不識大體,甚至是說自己連累了家族,就是總代表一直寵著慣著,才會養出一只這麼蠢的垃圾。

他們立即就召開了會議,所有決策者紛紛出席,為的就是要商量如何收拾殘局。眾人都在盤算著要怎麼做才能讓那個人息怒,要麼把價格降低?要麼無條件讓出部分生產線?還是要總代表帶著青年去下跪道歉吧?

就在這種雞飛狗跳的時刻,他們收到了,一封來自冰牙國際的合同書。

「不可能,這根本是欺人太甚!」白綾然把手中的合約奮力丟到會議桌上。

褚冥玥拿起了,跟著閱讀,一面看臉色一面差,然後狠狠的敲在會議桌上發出巨響。

「撒會!」白綾然手按著眉心說。

「總代表,事情還未決定,也讓我們看看那合約到底有多不合理。」其中一位長老說。

「出去,你們不需要知道。」褚冥玥發出冷冷的殺人目光。

在場人士無不打了個冷顫。

「你們先出去,剩下的我跟小玥說。」白綾然就。

「可是......」另一位長老說。

「沒可是,出去。」白綾然命令到。

在場的與會人士都能感受得到以白綾然及褚冥玥為中心的冷氣旋渦,無可奈何,唯有摸摸鼻子暫時退場。

會議室只剩下那二人,還有沈默得可怕的氣氛。

他們不可能答應,怎麼能答應呢?

對方要的不是金錢,也不是生產線什麼的,他要的是褚冥漾一個月的使用權。

那是他們精心保護的寶貝,又怎能獻祭一般把他雙手奉上?

該怎麼辦......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