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9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露露的家, 露露的幻想, 希望大家喜歡~~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3) 人氣()

白與黑的身影步出了金色的移動陣, 冰炎的臉色臭得比溝渠更黑, 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 把褚冥漾緊緊的圈在懷內, 用一種誰敢看就挖他雙目, 誰敢窺覬就讓他死無全屍的殺人氣勢, 警示著方圓一百米內的男人。

 

「……亞, 其實……」褚冥漾很想跟冰炎說要他不用那麼緊張的, 比起昨天的裙子, 今天的運動服真是保守很多了…… 只是冰炎那要人命的眼神, 嚇得他實在要用手抓住冰炎的運動衫倚在他的懷抱裡, 才不至於腿軟跌倒, 更讓他硬生生的把話又吞進肚子裡了。

 

深粹的眸色, 緊皺的眉毛, 蹦緊的手臂肌肉線條, 都在告訴著褚冥漾, 冰炎到底有多生氣。

 

褚冥漾已經完全脫離了昨天的融合狀態, 墨黑而清澈的圓眼少了一份媚氣狡黠, 變得更為溫潤柔軟, 純真迷人, 加上欲言又止的小嘴, 比起床上的浪蕩風姿, 現在則如小媳婦般乖巧可人。

 

冰炎一只手抱著褚冥漾的腰, 一只手放在他的臀上, 他才不想自家媳婦的細腰翹臀白嫩長腿落入其他人的眼中, 奈何死老太婆給的衣服卻是恰恰的標榜著, 他不想殺人才怪!

 

「學長! 漾漾! 這邊啊!」喵喵高興的揮著手。

 

「大學部不用參加運動會, 冰炎學長應該不用上場啊, 怎麼來了?」千冬歲說。

 

「送褚過來。」冰炎咬牙, 這也是他這麼生氣的原因之一, 放著肥羊在狼群裡跑, 而他這個主人卻只能在場外觀看。

 

「亞, 你去觀眾席吧, 有千冬歲他們和我在一起就可以了。」褚冥漾揪了揪冰炎的衣角。

 

「……」冰炎千萬個不願意, 眉頭緊皺得比平常多了幾條皺紋。

 

「亞…… 我跟千冬歲都是紅隊, 昨天你都看過我們有多合拍了吧, 沒人可以靠近我們的。」褚冥漾有點無奈的催促著。

 

「……唓!」冰炎瞄了瞄千冬歲, 又看看自家的小寶貝, 最後還是彈指下了幾個保護咒, 狠狠的在褚冥漾的脖子上留了幾個極度明顯的吻痕才不悅的轉身離開。

 

「唉~ 千冬歲, 夏碎學長也有這樣嗎? 昨天你們回去之後怎麼了?」褚冥漾摸摸被哽吮得發痛的脖子, 從那人消失的方向轉回來問到。

 

「我想大概是因為你的衣服吧, 領口太大, 修腰貼身, 長度又不夠……學長不生氣才怪啊!」千冬歲說

 

「又不是我要穿成這樣的, 明明就是扇董事……」褚冥漾嘟嘟嘴說。

 

「扇董事就是要這種效果呀, 氣死冰炎學長不償命。你跟學長和好了嗎?」千冬歲托托眼鏡說。

 

「嗯~犧牲了色相……你呢?」褚冥漾對色相二字目光遠去, 轉回來盯著千冬歲問。

 

「……」只見千冬歲眼鏡下紅通通一遍, 連耳廓都泛起一抺淡淡的粉紅。

 

「哦~」褚冥漾發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嘆音, 一副我明瞭了的欠揍樣。

 

千冬歲暗暗的掐了褚冥漾腰間軟肉一下, 像是要報復友人的諷刺。

 

「萊恩呢? 西瑞呢? 不在紅組嗎?」褚冥漾縮隃縮, 摸摸被掐的腰說。

 

「嗯, 他們和丹恩, 莉莉亞都是藍組。還有昨天那個被你弄啞了的妖精也是藍組。」千冬歲說。

 

「啊! 我完全忘記了! 那她現在都不能講話了?」褚冥漾驚訝的一槌拍在手心上說。

 

千冬歲點點頭。

 

「……呵呵。」褚冥漾雙手反搭在身後, 滿意的勾起嘴角, 把頭倚在千冬歲的肩上。

 

「唉~千冬歲, 你還記得昨天那群嘴碎的女人嗎? 」褚冥漾問。

 

「都記錄在案了。」千冬歲翻出了他的小本子。

 

「管他是不是同隊, 一會兒一開賽就把她們都送到醫療班報到吧。」褚冥漾笑笑說。

 

「正有此意, 還有幾個是大學部的, 我們今晚放……去……她們吧。」千冬歲也跟著一起笑了。

 

「嗯~」褚冥漾的笑意更深了。

 

褚冥漾揪了揪千冬歲的袖口, 背後傳來的竊笑聲和詭異目光實在令他滿身雞皮疙瘩, 褚冥漾示意他解決一下。

 

「喵喵……」千冬歲紫眸一閃。

 

「可以不要拍了嗎?」從口袋裡掏了幾張式神符出來。

 

「啊哈~」喵喵緩緩放下對著他們好久了的影像球, 不是千冬歲那幾張符的威脅, 大概也不會罷休。

 

「嘻嘻, 喵喵跟漾漾和千冬歲一組真好。」隨時大飽眼福。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014-8-14  

[814 陰天]

 

今天還是和爸爸一起去了圖書館, 爸爸果然是要靠威脅的。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露露的生日
  • 請輸入密碼:

愛不一定就是遷就,但遷就卻是難得的愛。

 

褚冥漾生氣了, 他拿著幾張照片跑回了娘家。

 

「嗚……然表哥…………」褚冥漾伏在白綾然的腿上哭, 肩膀一抖一抖的好不可憐。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枕在某人的手臂上醒來, 褚冥漾還沈浸在剛剛的美夢中, 很不客氣的給了那只手臂一個大大的牙印, 因為他剛剛夢著的就是一頓美味的甜點盛宴。

 

「好硬……」半睡半醒的嘟嚷著。

 

冰炎深情的看著, 眼底盡是笑意, 忍不住收緊手臂把他擁進懷裡, 在他的臉上額上親了又親。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露露好高興啊~~~

不放密碼了,不放了!! 把它吃掉了!!

大家都好乖乖啊~ 親親摸摸抱抱~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露露的生日
  • 請輸入密碼:
  • Sep 17 Wed 2014 19:00
  • 婚後

 

愛情是盲目的,但婚姻卻會讓你大開眼界。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褚冥漾醒來就光裸裸的躺在床上, 滿身都是歡愛的痕跡, 比起吻痕, 更多的是一圈又一圈的牙印。臉頰朝紅, 薄薄的一層細汗, 顯得床上的人兒是如何的晶瑩剔透。 胸腔應著喘息而微微起伏, 黑眼珠轉了又轉, 就是看不見那個把他累癱了的罪魁禍首!!

 

褚冥漾緩緩的爬了起來, 環視四周都看不見冰炎, 不其然有點生氣了。


這種吃乾抺淨後被始亂終棄的情景是怎麼回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014/8/13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 Sep 12 Fri 2014 19:00
  • 母親

「媽媽, 我回來了。」颯彌亞抱著一條比他還高的法國麵包, 艱辛的踮起腳尖才能扭開門鎖, 可是屋內一遍柒黑, 沒人回應。

 

脫下了髒髒破破的小布鞋, 小步的走進了客廳, 把麵包放置到流理枱上。颯彌亞乖巧的坐在自己的小沙發上, 這是他的床, 就置放在流理枱的旁邊, 是張撿來的狗沙發。颯彌亞用破舊的小毛氈摟抱著自己, 捂著耳朵, 他不想聽見那些從卧室傳來的陣陣男女嗯嗯呀呀的聲音, 他不明白他們在做什麼, 只是覺得那個聲音很可怕, 只有小毛氈裡的世界才是最安全。

 

呻吟聲停止了, 「咔察」一聲, 有人打開了房門。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 Sep 10 Wed 2014 19:00
  • 牽絆

喜歡一個人,是跟他在一起很開心。愛一個人,是就算不開心還是想要在一起。

 

 

站在同一個台上, 前和後已經是兩個折然不同的世界。前一步是夫夫二人在馨馨我我, 退一步就是兄弟二人的糾結。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皎潔的月光下,映照得床上的人兒肌膚潔白如雪,零星的汗花像是鑽石般在身上閃爍著。冰炎靠在床頭,手上拿著一杯精靈飲料,搖晃著,就這樣注視著床上俯伏的褚冥漾。

 

白色的羽絨被就蓋在褚冥漾的臀部上,不瑩一握的纖腰坦蕩蕩的暴露眼前,沿著背椎看見那性感的腰眼,視線繼續往下,來到那隱秘的起伏處。雙峰中間是誘人的小峽谷,那幽深的暗谷像是在對冰炎招手。

 

冰炎喉嚨實在乾得發緊,狠狠乾掉手中的飲料,擱在床頭櫃上,狼爪實在忍不住要伸向那圓渾有緻的肉臀。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眾望所歸, 蠢萌漾漾秀又來了!!!!   其實只是ABO

大家記得乖乖留言啊! 在這裡給個貓爪子露露就給你密碼! 哼哼哼~~~

感想~~來點感想啊!!!!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 Sep 05 Fri 2014 19:00
  • 過去

青年是在男人的懷裡醒來的, 身上並沒有黏膩的感覺,後穴脹脹的卻不痛,反而有種清涼感。青年知道,在自己昏過去的時候,男人確實的把自己打理好了。男人用一隻左手把他緊緊的圈在懷裡, 青年往上看, 就看見了男人好看的下巴線條。青年正想撐起身體下床, 卻發現男人實在拴得太緊了, 他只好稍稍坐起來倚在床頭, 任由男人繼續抱著自己的腰去睡。

 

男人的秘書有告訴過他, 說男人從來都是淺眠的, 一點的聲響動靜都會影響到他的睡眠, 所以宅第才會一直只維持著最低限度的人手, 這亦是為什麼男人總愛找床伴來一場激烈的性愛, 以消耗掉自己的體力來引導自己進入疲勞性深眠。

 

青年垂眼看著那毫無防避的睡臉, 像個孩子般緊抱著心愛的毛絨玩具的動作, 怎麼也跟清醒時雷厲風行, 強勢迫人的他相差這麼遠?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最好的讚美,是當有人說:為了你,我想要變得更好。

 

褚冥漾不是第一次看見冰炎穿西裝, 冰炎的衣櫃裡只是襯衫就已經有好幾十種顏色了, 一字排開的話, 總錯覺自己看到了一條淡色的彩虹。

 

但今天的冰炎實在比平時帥氣了一百萬倍, 不知道是環境影響還是氣氛影響, 褚冥漾就是覺得自己的老公是宇宙無敵的帥。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啊!!!」冰炎把褚冥漾死釘在床上,每一下的衝刺都頂得褚冥漾把持不住,從嘴裡高呼出淫靡的叫聲。

 

稚嫩抵磨在冰炎的腹肌上,那肌理摩擦得褚冥漾的龜頭又痛又癢,每擦過一下,褚冥漾的小穴就絞緊一次,配合著冰炎那可比美電動摩打的腰力和律動速度,褚冥漾的後穴幾乎跟痙攣沒有分別,擠壓得冰炎又痛又爽,嘴裡都不自覺地透露出野獸般的低吼呻吟。

 

汗珠順著二人的臉側滑下,汗水在冰炎的下顎處流連著,隨著搖晃打落在褚冥漾的鎖骨上,飛散成碎片。滿身都是黏膩的濕滑,室內響轍著褚冥漾的叫床聲,冰炎的氣音和肉體的碰撞聲,交織出一首淫靡的樂曲。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