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第一曲 - 歸來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嘩!千冬歲你還有沒有墨鏡」提爾雙手掩眼。



「一百卡爾幣一副」千冬歲攤開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張開眼睛,褚冥漾看著雪白的天花板。對著天花板發呆了半刻,褚冥漾漸漸清醒,想要動一下身體。一轉頭,看見學長倚在床邊頭一點一點的睡著。


眼睛往下瞄,看見學長的手握住自己的手,十指緊扣的,傳來窩心的暖意。褚冥漾覺得很感動,對於自己仍然能感受這個人的體溫、重量什麼的,覺得不可思議,也覺得心裡充滿著說不出口的喜悅。手微微收緊,回握著冰炎長著厚繭的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冰炎一瞬間就衝到褚冥漾的面前,卻硬生生的停在褚冥漾兩步之遠的地方。褚冥漾面無血色,胸腔沒有起伏,仰卧的身體在地上微微顫抖,雙手手碗處那深可見骨的傷口仍然淌著血。


明明一步之遙,冰炎卻覺得那距離猶如千百萬光年。明明伸手就可以碰到他,但又仿佛一碰他就會消失。冰炎只覺得胸口一處像虛了一樣,心臟被撕裂了一般地痛,他怔在原地不敢亂動,連呼吸也放得輕輕的,生怕自己任何微小的行為會摧毀他。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芺蘺雅走到褚冥漾的面前,雙手分別提起了褚冥漾的左右手,讓他的手以手掌朝上的方式平放著。


「妖師大人,失禮了」話說完芺蘺雅用尖銳的指甲劃破了褚冥漾的雙碗。褚冥漾痛得發出了唔唔的悶哼,手碗的傷口不大卻很深,血如泉湧出,染紅了白色的地板。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冰炎用盡所有方法,幻武,風符爆符,精靈百句歌,所有他懂的陣法都試過了。水幕絲毫沒有受損。


「褚!」冰炎狠狠的敲上水幕,一下又一下,敲到手都泛紅「為什麼打不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褚冥漾從腦子一片混亂到下定決心,都只不過是數分鐘的事情,整理了心情,睜開了閉上的眼,站起來堅定的看著芺蘺雅。


「我要怎麼做。」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陰影是妳的夫君?」褚冥漾覺得很奇怪,明明陰影沒有妖師的控制是不會有形體的,怎麼會成了別人的夫君呢?是在夢連結裡面搞冥婚的嗎?而且以烏鷟來說,陰影不就是個小屁孩嗎?實情他們喜歡搞什麼童養媳嗎?


「凶影非妾身夫君」芺蘺雅回答到 「妾身夫君乃龍神的三兒子,掌管潔淨化物的水。千年前夫君他為保護萬物不受凶影傷害,決心以己身為媒,將凶影的碎片封印於體內,好讓凶影與夫君一同永世沈睡」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在等你呢」那白衣女子的咀一張一合說著


「只有你才能幫助他」那女子面露難色,表情沈重 「時間......已經不多了」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學長和夏碎學長不知道談過些什麼, 回過頭來學長就沒有再說要我回去, 不過背後就一直傳來陣陣的殺人視線…… 是說我是拒絕了大人你的指令, 可沒有陷害你吧!!! 不要一直用這種我欠了他十萬百千億的表情看我啊!!!! 我會怕啦!!!! 媽媽!!!!!


雖然霧氣散了,我們很輕易就穿越森林來到古廟的入口, 但實在是輕易得讓人害怕。 因為這裡很靜, 實在靜得可怕。 不要說動物了, 連虫子風動聲都沒有, 就像是與世隔絕的狀態, 讓人心緒不寧。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是你的話, 一定可以幫助他的……」 

「你是誰? 你說的他是誰?」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裡是霧之岬, 是霧妖精一族的聖地。 而受影響的區域正正就在我們面前……果然是濃霧……濃得像一片奶油海。 環繞了一圈, 我們跟本無從進入聖殿的範圍之內。 這濃霧很詭異, 任何偵測的法術也不能使用, 連千冬歲他們的秘術也失效的情況下, 霧裡的情況跟本是未知數, 就連學長也不敢輕舉妄動。


「學長, 我可以試試看嗎?」充滿水氣的霧, 或許米納斯會幫的上忙。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倒下前最後一眼看見的是學長向著我衝過來的樣子。


「褚!!!!」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那天相擁而睡之後, 冰炎一直都很規矩。 最多也只是碰碰手, 摸摸臉和揉一下頭罷了。 

(
作: 你一點也不規矩好嗎) 

雖然現在已經聽不到褚的心聲, 但相處了那麼久, 總會知道他那些時間是在腦殘。 戀愛的人是盲目的, 包容力也極強, 冰炎現在看見自家寶貝腦殘的樣子居然會覺得可愛, 想要伸手捏一下柔軟的臉頰, 而且臉上還會不自覺的露出寵溺的笑容。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薄窗簾輕透著月光, 大氣精靈坐在書櫃上看住如畫的二人相鄰而睡, 紛紛覺得大氣精靈也是需要帶墨鏡的, 閃死了……

床上側睡著的黑髮人兒動了動身, 原本綁好的頭髮早就被銀髮精靈解開。 黑色的長髮披散在雪白的軟枕上, 配上微微泛紅的臉頰, 胭紅的小嘴, 就如同傳說中的睡美人一樣, 惹人憐愛。唯一不同的, 是睡美人還在等她的王子來拯救, 而我們的褚冥漾同學早就被他的王子給抱在懷裡, 大被同眠了。

(
作:是誰說要忍耐的呢…… 冰炎:就只是敗給眼前的誘惑, 想要抱一下罷……)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笨蛋, 誰叫你哭得一臉蠢樣」 看見褚哭紅了眼睛, 好不忍心, 真想把他抱在懷內好好安慰。 我遞上了一包蜜豆奶


「喝吧, 會舒服點」 他笑著接過飲料, 真可愛。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咦!好冷! 我立刻抬起頭看, 周圍的牆壁結霜了, 玻璃窗都出現裂痕了, 幹嗎黑館成了冷凍庫? 嘩!學長!!!!!!!!為什麼用上先天能力了?不是才剛好嗎? 突然用上那麼多力量不是會失衡嗎? 不要, 我不要這樣。 你不是才剛回來嗎? 不要, 對不起, 對不起。 是我不好, 都是我不好啦, 嗚……請不要生氣, 不要生氣嘛。

「學長,對不起,是我不好,請不要再使用能力了」 我握著了手臂上那冰冷的手。 

「只是摸了親了下罷了, 又不會少塊肉, 我不會再發脾氣了, 對不起啦~」 話還未說完黑館的溫度又再颯低了, 我好像看見天國的阿嬤在向我招手了, 對不起了媽, 你的兒子我今天就要在四季如春的學園裡變成凍死鬼了, 啊哈哈~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黑館的大廳坐滿了熟悉的臉孔。 大家都開始吃吃喝喝外加打打鬧鬧了, 而我呢……坐在沙發一角冷敷眼睛中…… 剛才好像有點哭得大凶了, 眼睛痛死了>_<

「笨蛋, 誰叫你哭得一臉蠢樣」 學長在我的旁邊坐下,伸手拿開了我敷眼的毛巾, 白白冰冰的食指指背輕輕撫上了我的眼。

「喝吧, 會舒服點」 學長遞上了一包蜜豆奶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踏入黑館門口就看見我那想了好久的人兒, 半年沒見, 本來就瘦小的身體好像更顯單薄了。 好想把他抱得緊緊的, 好好細味一下他的體香。 白裡透紅的臉頰, 長長的睫毛, 溫潤的黑眸, 胭紅的小咀, 好想好想把他給吃掉。 

不行, 我一定不能操之過急。 嚇怕他令他萌生逃離我的意思怎麼辦。 在他變得不能離開我之前, 我一定要忍耐住。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地上出現了移動陣, 我們提著東西回到黑館。

「你們回來了? 快把東西拿過來放好, 提爾剛聯絡說他們很快就會過來了。」 庚學姊接過喵喵手上的東西。

「嘩! 漾漾你幹嗎一臉臭屁的, 發生什麼事了嗎?」 歐蘿坦向著我們走過來, 指示著巨太神拿走我們手上的東西。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不覺半年就過去了, 身體都好得七七八八, 這幾天大概就會動身回學校了吧。 無論是炎之谷那邊還是冰牙這邊都與世隔絕得要命, 要得知學校裡的訊息,也只能靠使役送信, 一個月才一次罷了。 

上一封收到的信說了你已經考上了白袍, 似乎我不在你也好好用功了啊。 看著你的成長, 我了解你比誰都努力, 成長的速度更是別人無法比擬。 這應該是值得高興的事情, 我應該覺得恩惠的, 為何我現在又覺害怕呢, 害怕你成長得太快, 很快就不再需要我了。

「學弟在想什麼呢? 怎麼一個人在在發呆?」 阿斯利安緩緩走過來, 眼角瞄了一下冰炎手中的信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