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半年就過去了, 身體都好得七七八八, 這幾天大概就會動身回學校了吧。 無論是炎之谷那邊還是冰牙這邊都與世隔絕得要命, 要得知學校裡的訊息,也只能靠使役送信, 一個月才一次罷了。 

上一封收到的信說了你已經考上了白袍, 似乎我不在你也好好用功了啊。 看著你的成長, 我了解你比誰都努力, 成長的速度更是別人無法比擬。 這應該是值得高興的事情, 我應該覺得恩惠的, 為何我現在又覺害怕呢, 害怕你成長得太快, 很快就不再需要我了。

「學弟在想什麼呢? 怎麼一個人在在發呆?」 阿斯利安緩緩走過來, 眼角瞄了一下冰炎手中的信

沒有得到答覆, 阿斯利安縮一縮肩暗笑了一下 「在想小學弟嗎? 漾漾他真的很努力呢, 好像考上白袍了嘛, 很快就能獨當一面了。」 冰炎的手微微的抖了一下。 儘管動作再細, 還是被阿斯利安看見了。 


「不捨得嗎?」


「沒」


「還是害怕他有朝一日不再需要你, 會離你而去?」 


冰炎牙關咬得緊緊的, 說不出的話都順著口水往下吞嚥了。阿斯利安笑笑的說「你能想像那天小學弟他會找到比你更信任的人嗎?」 看著冰炎變青的臉色再補上一刀



「或是在你還游移不決的時候, 被其他的人給拐走了?」



不可能!!!! 冰炎收緊了拳頭, 牙關咬得更緊, 紅色的眼睛好像要盯出血來一樣。我不能想像有朝一日他會離開我這種事。 被拐走了? 別說笑了, 我現在恨不得將人給綁在自己身邊, 或是把人兒的手腳都打斷, 要他完全無法逃離我。 



「學弟,你現在想的, 就是獨佔慾。」



阿斯利安的說話就像是一盆冷水一樣, 讓我瞬間清醒了。 哈!原來這種一直困擾我的感覺就是獨佔慾。 果然是當局者迷, 旁觀者清。 

難怪我一直都想要保護他, 到了遠超過代導學長該有的程度, 難怪我一直在追逐他的身影, 只是多一秒也想把他純真的樣子,溫柔的笑容都給烙印在腦海裡。難怪我一直都在記掛他的氣味, 想要抱著他, 嗅著那溫潤如水, 能讓我徹底放鬆的味道。



原來。 這就是戀愛。



我愛, 愛上他的所有。 他的笨, 他的純真, 他的溫柔, 他的包容, 他的堅強, 他的脆弱。 我怕, 怕他不接受同性戀愛, 不接受我, 甚至會選擇上其他人。 如果他愛的人不是我, 那我可以怎辦? 阿斯利安說得對, 我害怕失去他。

哈! 是誰說先愛上就注定會先失敗的, 我冰炎長這麼大, 從來都未曾試過有不能掌握一切的失落感。 會讓我感受到害怕的人, 大概這世界上就只有你一個了, 褚冥漾

「學弟不是那種未戰先輸的人吧」看見學弟糾結的表情, 阿斯利安不禁感慨, 即使是那史上最年輕的黑袍, 在戀愛面前也只是一個凡人嘛。

糾結的表情消失了, 紅眼中再次顯露出自信的神彩, 冰炎立刻就奪門而出。

「狩人嘛, 就是要守護迷途的旅人嘛, 包括戀愛的迷途者。」 阿斯利安看著轉身就離開身影露出溫柔的微笑, 











冰牙王: 亞, 怎麼了? 突然跑過來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冰炎: 祖父大人, 我戀愛了!

冰牙王: 是那家的姑娘那麼幸運? 要祖父替你提親嗎?

冰炎: 不

冰牙王: 哈, 小伙子長大了, 想自己把人追到手?

冰炎: 人我會追到手, 不過他是男的!

冰牙王:……(臉色發青)

冰炎: 請祖父大人成全 (挑出幻武, 發出殺氣)

冰牙王: …… 好吧, 不過你要把人帶回來給我看。 (若我不答應你, 你是要把整個冰牙給抄起嗎?)

冰炎: 謝過祖父大人 (立刻又衝出去)

冰牙王: ……(這孩子到底像誰呢~~)



這樣的對話,之後也在炎之谷裡重演了一次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楠
  • 覺得冰牙王和炎谷王看過可愛的小漾漾後,就不會介意性別這種小事了!!<3<3<3
  • 冰牙王和炎谷王也沒有機會介意呢.....(冰炎秒掉他們)

    露露 於 2016/08/25 12: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