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出現了移動陣, 我們提著東西回到黑館。

「你們回來了? 快把東西拿過來放好, 提爾剛聯絡說他們很快就會過來了。」 庚學姊接過喵喵手上的東西。

「嘩! 漾漾你幹嗎一臉臭屁的, 發生什麼事了嗎?」 歐蘿坦向著我們走過來, 指示著巨太神拿走我們手上的東西。

「啊……漾漾剛才被欺負了, 不要讓喵喵遇見那人,不然喵喵一定放蘇亞去吃掉他!!!」是我眼花了嗎,喵喵你的背好像有黑煙飄出來了。「都是萊恩不好, 都說要好好看著漾漾了, 你怎麼讓漾漾落單」

「對不起,漾漾……」 萊恩從外方飄出來。

「不關萊因事啦!只是那個死變態……」 不單認錯我的性別, 還吃我豆腐。 剛才應該再狠一點的詛咒他。

「什麼死變態?」 後方傳來聲音。 「小朋友為什麼全站在黑館門口呢?」 輔長笑笑的走進來。「是來迎接我嗎?」

咦!是輔長! 輔長會出現在這裡……那即是檢查完了嗎? 學長沒事了嗎? 我立刻回頭看, 想要尋找那人的身影。 他還好嗎? 都好了嗎? 眼眶好像熱熱的, 酸酸的。 我不能哭, 這是該高興的日子, 我不可以哭的。輔長背後那人…… 銀白的髮絲夾著一撮紅髮, 隨風飄起畫出漂亮的弧度。 那如火一樣熾熱的紅眸, 真的是他, 真的是學長。

我立刻跑到他前面, 緊緊捉著他的衣袖。 「是真的嗎?」

「會有假的嗎!」 說完學長立刻巴掌侍候。

「痛……學長……嗚……」 一說出學長兩個字, 我的淚線就像是壞掉了, 剛剛忍著的眼淚一點一滴, 不停的滾下。

「嘩!漾漾小朋友~ 冰炎你幹嗎把人打哭了啊!」 輔長慌慌張張的說。

「哭……哭什麼, 打一下又死不了」 學長好像被我哭得有點慌了。

「……很痛嗎……」 大概是看見我完全沒有要停止哭泣的樣子, 學長伸出那白晢修長的手揉了揉我剛才被打我頭。

「嗚……」 我說不出話來, 只能在那一邊抽噎嗚咽的,一邊搖頭。 捉著衣袖的手收得更緊, 心裡滿滿的, 有很多說不出的話都咽在喉嚨裡。 回來了, 你回來了就好。

「褚, 我回來了」 大手繼續揉著我的頭, 那半精靈亮起了一抺好看的微笑。

聽到學長這一句我連忙抬起頭看著他, 視線有點茫茫的, 眼眶的淚讓我看不清那好看的臉, (漾:不過我相信自己現在的臉也很精彩就是了)

「歡迎回來, 學長。」









喵喵: 我突然間覺得眼睛好痛, 好閃啊!

千冬歲: 要太陽眼鏡嗎?

輔長: 可以給我一副嗎?

千冬歲: 一百卡爾幣一副

輔長: ……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