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那天相擁而睡之後, 冰炎一直都很規矩。 最多也只是碰碰手, 摸摸臉和揉一下頭罷了。 

(
作: 你一點也不規矩好嗎) 

雖然現在已經聽不到褚的心聲, 但相處了那麼久, 總會知道他那些時間是在腦殘。 戀愛的人是盲目的, 包容力也極強, 冰炎現在看見自家寶貝腦殘的樣子居然會覺得可愛, 想要伸手捏一下柔軟的臉頰, 而且臉上還會不自覺的露出寵溺的笑容。 



這讓他的紫袍搭擋腹黑的損了他好一陣子。


當然他也會反損夏碎跟他那紅袍弟弟的姦情。



(
大概自己最大的弱點就是眼前的小可愛了吧!) 這是當下冰炎跟夏碎的共同心聲。 冰炎看著褚, 夏碎看著千冬歲, 兩只小的異口同聲的不要自己和搭擋去出任務, 說什麼剛回來, 身體還未好之類的。 


兩只小的本來就是無話不說的知心友, 現在二人更是有共同目標, 可以說是為了我們的身體做到不擇手段。 上次是在黑館廚房弄補藥弄得爆炸, 上上次是跟越見學習黑袍拘禁術, 還有上上上次合力調出比芝麻糊更糊的黑色飲料迫我和夏碎喝……

之前提爾和賽塔也有跟我提過, 自從鬼王大戰和陰影事件之後, 褚的情緒變得很不穩定之類的事情是常有發生。 至少在他回妖師本家學習之後,情況其實已經有了改善, 只是還是會有點神經過敏, 和睡覺很淺眠罷了。 

看見褚苦苦哀求我, 叫我不要出任務什麼的, 真的很可愛。 不過我有時也會很自虐的認為褚會為我這麼操心, 是不是出於內疚,覺得自己虧欠了我? (作:其實你是個隱性M , 冰炎:……{抄出幻武}) 還是其實褚也是有著和我一樣的感覺呢?

「褚, 只是一個簡單的調查任務罷了, 我和夏碎有足夠能力應付」 


「可是……」 褚抿住嘴唇面有難色。


「歲, 我和冰炎過兩天就會回來了, 不用擔心」 


千冬歲低下了頭, 沒說一句的樣子讓夏碎有點擔心。


「歲?」


「好吧! 哥可以和冰炎學長出任務, 不過……我和漾漾要一起去」 


「對嘛! 我也要一起去, 不然……不准去」 褚冥漾皺著眉說


眼見兩只小寶貝堅定的眼神, 冰炎和夏碎互投了一個無奈的眼神。


「好吧! 跟去的條件是你們必須待在我們身旁, 不能離開我們的視線範圍」 夏碎開出最後的條件


「「好」」 褚冥漾和千冬歲點點頭



「那準備好就出發吧」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