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等你呢」那白衣女子的咀一張一合說著


「只有你才能幫助他」那女子面露難色,表情沈重 「時間......已經不多了」



看著那女子的眉眼,褚冥漾才發她的樣子與芺蘿拉公主有幾分相似,同樣迷霧的金綠眼眸,淡啡色的眉與秀髮,尖尖的耳廓。這讓他肯定面前的女子絕對是與霧妖精一族有關的人。


「妳是誰?為什麼要找我?」


「我在等你......。妖師大人......。」女子深深一躬,再抬起頭時,金綠的眸子對上了墨黑的眼睛。


對上視線的一剎, 褚冥漾頓覺心就像被抽空了一樣,身體就像不受控制,慢慢的順著女子的指引一步一步的走向池子中央的平台處。


失去身體的控制權,褚冥漾的內心愈發慌張,想著要向冰炎求救,悶著要發出聲音,可咀卻哼不出一句。心裡想著的只是一句又一句的學長,學長救我。


每走一步,褚冥漾就愈想哭,學長在那裡,為什麼不救自己?難道他們也受到了襲擊,連救他的閒暇都沒有?後悔應該聽他大人的話,早早回去,那麼現在就不會因為自己妖師的身份危害了他們的安全。褚冥漾很害怕,害怕會再次失去那位重要的殿下。


腳走上了最後一步,雙腿踏上了平台的時候,中心的白晶柱頓時漾起了柔和的白光,隨之而來的時一陣又一陣的薄霧,包圍著整個平台,直至平台以外的範圍都變成濃濃的白色,霧才停止下來。當霧完全環繞著中央平台,褚冥漾發現原先被控制了的身體回復了,立刻把手中的米納斯對準了面前的女人戒備起來。


「妳為什麼要捉我,妳到底是誰!」


「妖師大人,我等你很久了,要幫助他,您的能力是必需的」女子跪下來,向褚冥漾深深一拜「妾身乃霧妖精一族的巫女,名芺蘺雅,對妖師大人並無惡意」


「學長他們在那裡,你到底把他們怎樣了!」褚冥漾瞄了瞄四周,發現周圍都被濃霧包圍,也看不見學長他們的身影


「同行者並無大礙,請妖師大人放心。」芺蘺雅抬起頭看著褚冥漾「把他們隔絕只是為了保他們安危,請見諒」


「保他們安危?我為什麼要信妳」褚冥漾即使很擔心亦不敢大意,仍然用米納斯指著她


「就像妾身保護此地一切一樣,把所有拒絕在霧之外,在他醒來前把一切隔絕,即使要妾身付上所有」芺蘺雅露出一抺無奈的微笑


那個霧是她弄的?醒來......。醒來的到底是誰?


「原本他應該會一直沈睡的,可不久前有一力量的甦醒打擾了他的沈眠,現在已經有了要醒來的趨勢」芺蘺雅面露難色,眼微微垂下,一副內疚為難的樣子


「久經歲月,妾身已經沒有力量讓他再度沈睡,只能默默的把他與外界隔開來,以霧氣安撫,拖延他醒來的時間」


「妾身一直以霧為結界,等著大人的到來」


褚冥漾一副沒弄懂的樣子「那個他到底是誰?如果他是妳說的那麼危險的話,我不認為我有能力處理,妳應該找學長他們啊」


「妾身的夫君......」芺蘺雅的眼睛再次對上褚冥漾,雙眸流下精凝的眼淚「只有大人您才能幫助妾身的夫君......。因為您是妖師大人」


「因為我是妖師?」褚冥漾腦中一直想著芺蘺雅的說話「沈睡?力量的甦醒?」咬住嘴唇想著,慢慢的理出頭緒。放下手中的米納斯,褚冥漾臉色一白,手抖了一下,嘴巴脫出了兩個字

 

「......陰影」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