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一瞬間就衝到褚冥漾的面前,卻硬生生的停在褚冥漾兩步之遠的地方。褚冥漾面無血色,胸腔沒有起伏,仰卧的身體在地上微微顫抖,雙手手碗處那深可見骨的傷口仍然淌著血。


明明一步之遙,冰炎卻覺得那距離猶如千百萬光年。明明伸手就可以碰到他,但又仿佛一碰他就會消失。冰炎只覺得胸口一處像虛了一樣,心臟被撕裂了一般地痛,他怔在原地不敢亂動,連呼吸也放得輕輕的,生怕自己任何微小的行為會摧毀他。


「冰炎!」隨後趕來的夏碎一把的捉住了冰炎,手一拉冰炎被他弄得踉蹌倒坐在地上。




男子流血不流淚,只因未到傷心時




本來失衡的身體已經令冰炎很辛苦,現在親眼目暏褚冥漾的慘況,更加打擊著他的精神狀態。身體的痛疼,心靈的煎熬,讓高傲的殿下終於啞聲痛哭。


緊咬牙關, 第一滴淚滑過了眼角, 沿著姣好的臉頰落下, 


對不起, 是我不好, 我應該守護你的......


緊隨著淚痕,落下第二,第三滴,


不要離開我, 不要走......


一點一滴, 撕碎了殿下的心。


「死並不是最痛, 最痛的是被留下來的人」


冰炎確切明白了夏碎說的那番話......


心裡難過, 痛苦, 呼吸沉重, 困難。就像是有人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慢慢收緊。就像是有人用刀子割在自己的心上, 慢慢凌遲。


這是報應, 是懲罰, 這是將褚冥漾承受過的痛苦, 悔恨, 一次過報在自己身上......








「漾漾還有呼吸!」千冬歲蹲在褚冥漾身邊,用手檢測著褚冥漾的頸動脈。


「心跳很弱!」


夏碎越過冰炎走到褚冥漾的前面,捉住他受傷的手碗念出療傷的咒語「風之音,水與葉相飛映,貳貳傷回癒。」


褚冥漾手碗上的傷慢慢癒合了。


冰炎還未回過神來,仍然坐在地上不知所措。


「發什麼呆!快點送褚回醫療班啊!」夏碎狠狠的刮了冰炎一巴。


火辣辣的痛熨烙在臉上,冰炎用手袖擦了擦眼淚,抖守精神。強忍著失衡的痛苦,冰炎站起來蹲到褚冥漾前面,緩緩用手托住了褚冥漾的頭,俯身在褚冥漾的耳邊喊了聲「褚」。



「振作點,不要睡!」冰炎將托著頭的手往下移,抱著褚冥漾的身體,另一隻手穿過褚冥漾的膝窩,慢慢把他抱起。抱著身體的手略微收緊,讓褚冥漾貼近自己,在他的耳邊哄到。「不要離開我,求求你」



冰炎心痛著,疼惜得像珍寶一般呵護著褚冥漾,在他的微間落下深深的一吻。


地上顯起金色的陣法,冰炎用移動陣把一行人傳送回醫療班。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