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開眼睛,褚冥漾看著雪白的天花板。對著天花板發呆了半刻,褚冥漾漸漸清醒,想要動一下身體。一轉頭,看見學長倚在床邊頭一點一點的睡著。


眼睛往下瞄,看見學長的手握住自己的手,十指緊扣的,傳來窩心的暖意。褚冥漾覺得很感動,對於自己仍然能感受這個人的體溫、重量什麼的,覺得不可思議,也覺得心裡充滿著說不出口的喜悅。手微微收緊,回握著冰炎長著厚繭的手。


被握著的力度驚醒,冰炎一個激靈彈起,頭轉向床上一直昏迷的褚冥漾。「你醒來了」冰炎臉上的笑容甜得像要把人溶化,提起另一只手撫上褚冥漾的臉。


「有那裡不舒服嗎?」


褚冥漾舒服的蹭了蹭冰炎的手,搖了搖頭笑著。


「我拿點喝的給你」挪開撫著褚冥漾的手,冰炎想要站起來去倒杯水給褚冥漾。


褚冥漾收緊了扣著的手指不讓冰炎離開。


冰炎感覺到褚冥漾握住自己的手,為持著半站立的姿態無奈的笑笑「怎麼了?」


褚冥漾沒有回答,只是笑著,靜靜的看著冰炎。他不想冰炎離開,想他留在自己觸手可及的地方,想看著他,想陪伴他。


冰炎的眉間流露出一點點為難的神情,可嘴又忍不住笑。他心裡很複雜,對褚冥漾醒來的驚喜,主動握著自己的歡愉,看見他蒼白無力的擔憂,還有對他手上吊著林林種種點滴的痛心,交織著一種重未有過的感受。


「褚?」


「陪我」褚冥漾張開咀,發出了很微弱的聲音


「好吧」冰炎坐回床邊的椅子。


褚冥漾抬頭看向冰炎,細細打量著冰炎的臉。仍是那張人神共憤的俊臉,不過卻也帶著疲態,眼底下有灰灰綠綠的黑眼圈,臉色也有點差,是很累嗎?


看著褚冥漾墨色的瞳在打轉,盯著自己看也不發話,冰炎覺得小人兒是又在腦殘嗎?冰炎認為褚冥漾這種犯傻的樣子好可愛,不自覺的揚起嘴角,眼中泛出溫柔的神情。


褚冥漾對應冰炎的笑容,自己也漾出了一抺輕鬆而且真致的笑容。


「學長」褚冥漾輕輕的叫到 「累嗎」


「不累」冰炎回應著


「學長」褚冥漾握了握冰炎的手 「對不起」


「為什麼」冰炎挑起了眉,稍稍挪直了身子


「沒為什麼」褚冥漾的笑容添上了一絲內疚


「褚?」冰炎伸手摸了摸褚冥漾耳邊的頭髮,用食指撫了撫褚冥漾的耳垂


「學長」褚冥漾提起手捉住了冰炎放在自己耳邊的手。閉了閉眼停頓了一下,褚冥漾接著說「學長可以不要成為我的學長嗎?」


「褚?」冰炎的心臟漏了一拍,他不了解為什麼褚冥漾會這樣問他。


「學長」褚冥漾有點猶豫「我......」「我一個人面對陰影的時候,我好怕......」褚冥漾眼眶紅紅的,淚水在墨瞳裡打轉


冰炎好心痛,面對褚冥漾那淚眼的樣子,冰炎覺得焦躁難受。


「我怕我會死,也怕會連累你們。」一點一滴的眼淚從褚冥漾的眼角落下。


看見褚冥漾的眼淚,冰炎的心更難受,可臉上不能露出焦慮痛苦的表情,因為褚冥漾需要一個傾聽者,讓他把抑一直壓的恐懼釋放出來。


「我最怕......嗚......最怕永遠也見不到你」褚冥漾帶著哭腔的說


冰炎有點訝異褚冥漾居然會就出這樣的一句話。


「不是說人在面對死亡的時候是最誠實的嗎?」褚冥漾淚汪汪的說「我以為自己要死的時候,我想到的不是爸媽,不是姐也不是然......我只想到學長」


「之前千冬歲要我正視自己的心......」褚冥漾用墨色濕潤的雙眸注視著冰炎 


「我不想失去,我想留在學長的身邊」


「如果我說我喜歡你,學長你會討厭我嗎?」




冰炎完全愣住了,長達一分鐘的當機讓病房內灕漫著另人侄息的沈寂。



「果然,由我這麼一個男的說喜歡你,你會覺得討厭和噁心吧......」褚冥漾垂下眼,覺得鼻酸酸的,眼淚又想留下來。



「褚!我沒說......」冰炎閉上眼呼深呼吸了一下,紅眸張開注視著褚冥漾「我沒說過討厭你」



冰炎彎下腰,將自己的額頭抵在褚冥漾的髮際,寵溺的笑著,壓下頭用嘴唇輕碰了褚冥漾的嘴角。







               「褚,我愛你」














後話......


褚冥漾臉紅紅的看著剛對自己示愛的冰炎,淚汪汪的眼睛和泛紅的臉頰,讓冰炎被注視得下半身有發熱的趨勢。


「啊!學長!我突然間想起一件事!」褚冥漾眨了眨水潤的墨瞳。


「什麼?」冰炎撫著褚冥漾的頭髮。


「唔......學長那時是不是失衡了?不準騙我!」褚冥漾皺了皺眉。


冰炎臉僵了,心跳快了兩拍,有種做壞事被捉個正著的感覺......


「果然我沒看錯!嗚......不理你了!」褚冥漾推開了冰炎撫著自己頭髮的手,轉身把臉埋到枕頭中。


「褚......」冰炎有點無奈的撫著褚冥漾的後腦,想要安慰他的小寶貝。「對不起」討好的吻了一下褚冥漾後腦。


褚冥漾默不作聲無視著冰炎。


「褚?」冰炎用鼻尖蹭了蹭褚冥漾的耳朵。


褚冥漾繼續無視冰炎。


冰炎坐直了身子,用手背撫了撫褚冥漾的則臉,輕輕推開埋在枕頭裡的小臉。


「呼......」某人的寶貝居然睡了......


連戀愛情商極高的冰炎都忍不住在心裡吐嘈「等你身體好了我會一次過討回來!!!」


然後......




無處可泄的怒氣與鬱悶,發向了在門外一直偷窺的眾人......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