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那天在醫療班醒來之後已經過了一個月,這個月學長基本上都在忙,我們相處的時間大概每天都不到半小時吧,有幾天甚至沒有回黑館睡啦!為什麼會這麼忙!我好寂寞呀! (作:多謝你姊吧)

明明我們都表白過了啦~還以為可以好好親近一下嘛~就算我想要一起出任務,都被姊和然說我什麼未康復不可以出任務,不然會放......來捉我。。。。。

我的人權應該打從一出生就留在媽媽的肚子裡了 (ToT)/~~~

然後......好不明所以的每天睡眠的時間變長了,上課時會睡,下課時會睡,吃飯時會睡,走路時都會睡。睡得多都算了,醒來的地方可是嚇死我了!

我幹嗎睡到別人懷裡去呀!!!

之前在伊多雅多這些沒主的懷裡醒來就算了,連那些有主的安因、尼羅、阿利學長和然的大腿我都坐過,坐完沒死也都算了......好膽的我居然連九瀾的大腿也坐了,還真不怕腎少了一顆呢......

都算了,坐九瀾大腿都是少顆腎罷了,我現在坐的可真會要了我的命呀~

好死不死,我醒來的一刻看見的是某變態鬼王高手老定定的在品嚐咖啡......我真的無語了......


「......」抬頭看見抱著自己的安地爾,我只能催眠自己說我在發惡夢吧......


「醒了?要喝杯咖啡嗎?」安地爾向著我微笑。


「不要,我最討厭咖啡,還有不要亂摸!」我捉住了安地爾不太安份的在我腰間亂摸的手,狠狠地在手背上掐了一下。


「那吃蛋糕?」安地爾不為所動的還在我後腦親了一口。


「放開我!」我打了個冷顫。


「那不行,難得小可愛你投懷送抱的~」安地爾放下了咖啡杯,伸手捉住了我的下巴用力的往他的方向抬。


「剛才還一直安~安~的叫我抱抱,小朋友你的症狀真可愛呀~」安地爾的臉貼得超近,鼻息都吐在我的唇上,抱著腰的手極不安份的往上游移。


「不要!你走開!」我用手架在安地爾的肩上想要推開他,另一只手捉住了那隻亂摸的手。


「放心,我現在在休假,不會捉你回去啦,陪陪我好不好?」安地爾的臉愈靠愈近,鼻尖碰在我的臉上。


「不要......嗚。。。。。」我努力想要別過臉來。


「放開他,或者我讓你一輩子都沒手再動他。」冷冷的聲音怒吼著。


「噢~監護人來了就沒戲唱啦~我才不做吃力不討好的事呢~」安地爾祟了祟肩。


「那下次再來找我啊~小冥~」安地爾在我的唇上輕輕啄了一下,然後把我推進了死亡深淵......學長的懷中......。


「學長......」我突然有種捉姦在床的感覺......。我死定了......哈哈......


「你是笨蛋嗎#」冰炎狠狠的盯著褚冥漾。


冰魄臉上有青筋嘢~紅眼要盯出個洞了嘢~我要洗淨脖子去等死了嘢~ 還被啵了一下嘢~大概屍骨無全了嘢~’д` ;

一巴掌拍在頭上,痛得我眼淚都漂出來了!「痛!」我蹲在地上捂住被打的位置喊痛。

冰炎皺眉,一把拉起褚冥漾進自己的懷裡,一手固定在褚冥漾的後背,一手抬起了褚冥漾的下巴狠狠的親下去。


「唔!」褚冥漾瞪大眼,來不及反應。


冰炎含住了褚冥漾的唇,輕輕用牙齒咬幾下,吸啜著。舌頭掃過褚冥漾的唇瓣,舔著緊閉的唇線,鼻尖一直蹭著褚冥漾的臉頰。放在背後的手慢慢游移到褚冥漾的腰,手指挑起了襯衫穿過了牛仔褲與身體的夾縫。冷白的長指溜進了褚冥漾的股間,撫揉著細嫩的臀。


「哈......」冰冷的手指滑過股間讓褚冥漾身體崩緊,倒吸了一口氣。


就著褚冥漾的嘴放鬆的一剎那,冰炎將舌頭伸入了褚冥漾嘴裡,肆意妄為,在口腔內攻城略地。冰炎用舌頭舔過褚冥漾的貝齒上鍔,吸啜著褚冥漾的舌尖,享受著褚冥漾嘴中的甘甜。


「學......學長......」吻到一個段落終於被放開了,褚冥漾喘著氣,身子都放軟了倚在冰炎的胸膛裡,捉住冰炎衣角的手微微顫抖,臉紅紅眼濛濛的看著冰炎。


冰炎看著懷裡被自己吻得腿軟的人兒,真覺得這小傢伙是來克自己的。明明上一刻自己還在生氣,想要狠狠吻他摸他消毒一下,下一刻看見他倚偎在自己懷裡撒嬌似的叫著學長,就怒氣全消了,不過火卻從下腹升起來了。 (作: 火是露露給你扇出來的~~~ 哈哈~~~)


冰炎一個靈巧,把褚冥漾來個公主抱,抱著他轉身就走。


「對不起先生,你還未付款」看完一場春宮秀,服務生紅著臉遞上帳單。


冰炎皺一皺眉,拋出了萬能的黑袍咭。


「給我開個房間」冰炎拋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請......等等」看見黑咭,服務生立即衝了去找經理。


「學長?」終於有點回神過來的褚冥漾看了看冰炎,拉了拉冰炎的領子。「什麼房間?」


「我跟你,開房間!」冰炎挑了挑眉看著褚冥漾。


                腦內當機十秒......。


「咦!我要下來!」褚冥漾被嚇得清醒,扭動著身體想離開冰炎的懷抱。


冰炎收緊了手,露出了一副「你敢」的表情。褚冥漾怕得身體一僵,停止了爭紮,像只待宰的羊,無奈的回應著「我不敢」的表情。

隨著酒店經理的引領,冰炎抱著褚冥漾穿過酒店大堂到升降機處。此時此刻,褚冥漾害羞得雙手掩面,無地自容得連耳根都發紅。


心裡有句大大的OS......



         「我幹嗎要在五星級大酒店被男人公主抱去開房間啊~」







(作:當然是被幹了ψ(‘’)ψ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