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酒店經理的帶路,冰炎抱著褚冥漾來到了房間門口,經理用磁卡打開了大門的門鎖,推開門後把卡插在牆的凹槽處。

天花板鵝橫色的水晶燈立即亮了起來,照亮了整個大廳。映入眼簾的是橡木茶基和白色的套裝沙發,茶基上放著點緻的白百合花束和水晶花瓶。沙發區的後面是一個升高了的橡木地台,地台的後面是一片全景的210度的弧形落地玻璃窗,地台上放著一部鮮紅色的三角鋼琴。


「咦?這是那裡?」褚冥漾看著窗外的景色忍不住發問了一下。


「你不知道這是那裡你還來?」冰炎從喉嚨裡發出低氣壓的沈聲,紅眼盯著褚冥漾看。


「嗚。。。。。」褚冥漾覺得下一步絕對會是被眼前的紅眼兔給生劏活剝,嚇得打冷顫。


酒店經理在交待了些東西之後就關門離開了,房內只剩下抱著人的冰炎和被抱著的褚冥漾。冰炎抱著褚冥漾走進了敞大的房間,一步步走到床邊,單膝跪在King size 的大床之上,輕手輕腳的把褚冥漾放到床的中央。冰炎脫掉了黑袍掛在床邊的躺椅上,坐上床邊看著早已縮成一團的褚冥漾。


「這裡是原世界的北京」冰炎握住了褚冥漾的手。


「咦?北京?」褚冥漾露出了漠名奇妙的樣子。


「還記得自己是怎麼來的嗎?」冰炎收緊了握住褚冥漾的手。


褚冥漾努力回想著來到這裡的記憶,可是毫無頭緒,只能搖搖頭的回應冰炎。


「這情況為持多久了,會突然在不知到的地方醒來?」冰炎無奈的看著褚冥漾。


「好像醒來之後都是這樣。」褚冥漾歪了歪頭看著冰炎。「不過是第一次到這麼遠,之前都是在學園的範圍內的」


「為什麼不告訴我」冰炎盯著褚冥漾看。


「你之前幾乎都不在......嗚......我也不想你擔心嘛~」淚水在褚冥漾的眼眶裡打轉。


「別哭」冰炎伸手用指腹撫過褚冥漾的眼簾。「我沒有要責怪你,都是我不好」心疼的撫摸著人兒的臉。


「可是......嗚......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褚冥漾伸手想要揉眼睛。


「嘩!」冰炎一手捉住了褚冥漾,順勢把他按倒在床上。


冰炎用身體壓住褚冥漾,把他的雙手提到頭上用一隻手禁固著。另一只按住了褚冥漾的額頭,開始舔咬著褚冥漾的唇。舌頭在褚冥漾的口腔內打轉,交疊的舌互相挑逗索取,像是要把口中的唾液和空氣全數交換一樣。冰炎一邊親著,一邊把膝蓋緩緩的頂在褚冥漾的兩腿之間,按著額頭的手慢慢往下移,撫過耳廓耳垂,細頸鎖骨、後移到了褚冥漾的纖腰小腹,最後落在大腿上。大手在腿上一直揉搓,引導著褚冥漾把腿抬起掛在自己的腰上。

冰炎稍微向後移,唇間釣著一絲旖訛的銀絲。一分開褚冥漾就大口大口的呼吸著,臉頰泛紅微微顫抖著。冰炎由褚冥漾的額頭開始落吻,慢慢移到眉心、眼睛、鼻尖、臉頰,落到耳垂輕輕舔著,舌頭游移向下,舔過褚冥漾的頸項,用力的吸啜留下一個又一個曖昧的紅印。

放開了褚冥漾的手,冰炎伸手到褚冥漾的領口,打算解開他的扣子。


「可以麼?」冰炎溫柔的問了褚冥漾。


褚冥漾覺得渾身發燙,腦袋好像搞成了一團糊,迷迷糊糊的。冰炎微涼的手剛好緩解了他身上的燥熱,緊貼的身體讓他能感受到冰炎急速的心跳,皮膚傳來的微涼卻讓他心裡的火越燒越旺。


「可以麼?」冰炎親了親褚冥漾再問一次。


對於冰炎的提問只是傻傻的點了頭。



冰炎用一個危險又極度誘惑的笑容對褚冥漾笑著。



              褚冥漾覺得自己被坑了......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