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爾又漂漂亮亮的成為了醫療班內的壁上裝飾,粗略一算,今次已經是這個月
內第四十七次,而且這個月也只是過了一半而已。


「唉~」頂著兩只黑輪的臉可憐兮兮的,提爾慢慢的把自己從牆上剝開。雖然
都知道冰炎要報仇了,可是這麼密集的報復連提爾都覺得怕怕了。
而且另他覺得奇怪的是當日同時在場的其他人好像並沒有像他那麼密集的受傷
呀~


難保冰炎的報復對像只有他自己嗎?


忍不住了~ 提爾決定找當日偷窺的同伴問問看。


「千冬歲你有被冰炎怎樣嗎?」提爾捉住了陪夏碎來定檢的千冬歲。


「學長沒幹什麼啊」千冬歲托了托眼鏡。


「咦~為什麼?」提爾露出了閃亮的眼睛。


「情報費」千冬歲攤開手。


提爾抿抿嘴的交出了十卡爾幣。


「因為我用那天的影像球跟他交換了」千冬歲留出了奸商式的笑容。


「啊!交換啊!那你知道其他人怎樣嗎?」提爾一副原來是這樣的表情。


千冬歲再攤開手來。


「唓!奸商~」提爾又交出了十卡爾幣。


「賽塔是學長父親的老師,所以不會對他做些什麼啦,而安因又是賽塔的,也
不會受到牽連。」千冬歲的眼鏡閃過冷光「巡司和妖師族長更是漾漾的家人,
學長更加會忍讓多兩分啦」


「所以會被報復的只有我和你還有喵喵囉?」提爾問道。


「對,不過喵喵是女孩子,學長也不會太重手。而且喵喵也和我一樣,是做了
些事讓學長原諒的」千冬歲回答著。


「那喵喵做了些什麼?」提爾好奇的問。


「我......不知道,想知你自己問她」千冬歲臉突然爆紅,氣沖沖的逃走了。


「搞什麼呀~」提爾漠名奇妙的被留下了。


同日,在完成第四十九次被報復後,提爾終於在醫療班的走廊裡遇上來值班的
喵喵。


「啊喵喵~」提爾揮手呼喚著喵喵。


「提爾,你臉上的黑輪好大啊~」喵喵笑笑的說。


「喵喵,你是怎麼讓冰炎不報復妳的呀~」提爾問。


「啊~我送學長一些東西罷了」喵喵可愛的笑著。


「送什麼?」提爾很好奇,到底有什麼東西可以讓冰炎消氣呢?


「就幾本書啊~」喵喵說。


「咦?送書就可以?」提爾很驚訝,有什麼書可以讓黑袍大人看得上眼?圖書
館的書冰炎都看過幾遍了吧?難道是什麼失傳了的秘書嗎?「很貴重的嗎?」


「那可是喵喵的珍藏啊~」喵喵很自豪的說。


「是鳳凰族的秘書嗎?那可是不能外傳的吧!」提爾擔心的說。


「才不是呢,喵喵給學長的都是些很有用處的工具書啊~」喵喵鼓著臉說。


「你到底送了上什麼呀!」提爾不耐煩的問。


「你想知道,那湊過來喵喵悄悄的告訴你」喵喵豎起手放在嘴邊,做出要說秘
密的姿勢。




       提爾湊過耳朵聽著,臉上流下一滴冷汗(・口・;)




「就這些罷了」喵喵說完很高興的走掉了,留下僵硬化的提爾在走廊的正中央。


「啊~為保小命,我也準備些相關的東西送冰炎吧」


重僵硬化回復過來的提爾第一時間衝到保健室翻翻找找,最後把一瓶東西送到
冰炎手上,才能從報復的惡夢走出來。




也同時的送了些慰問的蛋糕給褚冥漾......















漾:喵喵你到底送了什麼書呀~

喵喵:哈哈~那可是喵喵的珍藏啊~

漾:...... 喵喵你笑得很可怕......

喵喵:沒有喵喵的話,漾漾你絕對會很慘的~漾漾應該多謝我呀~(手指點著
褚冥漾的鼻頭)

漾:......你到底送了什麼

喵喵:就《快樂的初體驗》、《如何讓小受從性事中得到歡愉》和《男男姿勢
全百科》幾本書罷了。

漾:...... (原來我是這樣被賣掉的)












漾:提爾你送了什麼......

提爾:漾漾~對不起~ m(_ _)m

漾:你也一起把我賣了嗎? (眼神已死)

提爾:哈哈...... 那是對你好的東西啊(; ̄ェ ̄)

漾:...... (掏出米納斯)

提爾:我送了催情放鬆止痛的潤滑劑啦~(舉高雙手)

漾:去死......(一槍爆腦)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