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在冰炎的懷中熟睡著。

微顫的睫毛,半張的嘴唇,歡愛後泛紅的臉頰,種滿草莓的白嫩身體,散落在床上的髮絲,互相交纏的肢體,空氣中灕漫著的旖旎,每一件都勾動著冰炎的心。冰炎很用心專注的看著褚冥漾,想要把這一切都烙在腦海裡,甚至希望著



           這一剎那就是永恆。



美得令人無法呼吸,動人得令人無法直視,這是只屬於他的唯一,褚冥漾最美最真實的樣子。



冰炎的嘴角勾起一抺寵溺的微笑,手指穿過柔軟的墨黑髮絲輕輕掃著,低下頭吻了下褚冥漾的頭頂, 他覺得懷中的他很好看, 橫看豎看都好看, 世上沒有什麼會比他更好, 就像是一個只屬於自己的奇蹟。



避免吵醒懷中的寶貝,冰炎輕手輕腳的下了床,替褚冥漾蓋好了被子,獨個兒的走到了浴室飛快的淋浴。抺乾了自己後,冰炎換上了一套乾淨的衣服,用法術除掉了頭髮上的水氣,再伸手開了一缸溫水。

等待溫水注滿浴缸的期間,冰炎打了電話到服務台要了一頓晚餐,還叫了房間服務把沾滿汗水與體液的床單給換掉。

冰炎伸手試了試水溫,很是滿意。他走到了床邊連同被子一起卷著橫抱起褚冥漾,動作輕細的把他抱進了浴室,拋開被子慢慢的把褚冥漾放進溫水裡。

冰炎讓褚冥漾枕著自己的手臂,另一只手仔細的擦著他的身體,把褚冥漾身上的渾濁抺走。細長的手指緩緩的插進褚冥漾的後穴,輕輕的蠕動著,把灌滿體內的濃白帶出。

洗淨了褚冥漾體內體外的污物,冰炎用毛巾包著他仔細的擦了一遍,抺乾抺淨也烘了褚冥漾的髮絲,替他穿上了酒店的浴袍,才把他送回已經清理好的床上。



冰炎坐在床邊,看著睡得安穩的人兒,嘴巴幾乎是不可抑制的勾起了弧度。



這個人是特別的,獨一無異,神賜給我的禮物。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