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守世界的第一件事,就是被學長捉了去提爾那裡做了個全身檢查......


「小朋友到底那裡不舒服了?」提爾笑得好噁心,害褚冥漾打了個冷顫。


「我送你的東西沒用嗎?怎麼跑來我這裡檢查呢~喵喵送的東西要好好參考啦
~也別太禽獸啊,小朋友還很小啦~」繼續頂住那噁心的笑容,提爾看著學長
說。


「你找死!」冰炎的額上露出青筋,狠狠的把提爾種在牆上。


褚冥漾歪了頭,心想遲些一定要問問喵喵到底送了什麼給學長參考,直覺覺得
一定是跟自己那幾乎沒有的人權有關,不然提爾不會笑得那麼欠揪。


提爾把自己從牆上剝下來,抺走了兩行鼻血,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快點給我檢查!」冰炎踢了提爾的屁股一下。


「知道了啦,你大人不要整天欺負我啦~」提爾用手指在褚冥漾身上點了幾
下,紅色的陣法在褚冥漾的面前亮起。


「小朋友你幹了什麼呀?」提爾收起了平日的欺笑,表情變得極為認真。「靈
魂都分裂了嘢~」


「之前替你檢查的時候都只是靈魂有點不穩定,現在可是分開了兩半啊~」提
爾抬起褚冥漾的臉仔細的左瞧右瞧。


「最近會覺得很累吧,有沒有其他症狀?」提爾摸摸褚冥漾的頭。


「就是會自己到了其他地方,但我完全不就得怎麼去的啊」褚冥漾顯得有些苦
惱。


「這樣啊~那你先喝完這個睡一下~」提爾走到藥櫃前拿了一瓶粉紅色冒著泡泡
的藥水給褚冥漾


褚冥漾有些猶豫的接過藥水,在冰炎的哄騙下才免為其難的喝下那枝詭異的藥
水,然後由冰炎抱著在醫療班的獨立套房內睡了一整個下午。


抱住熟睡了的褚冥漾,看見懷中的人兒睡得安穩,冰炎才開口認真的問著提爾


「所以現在的情況到底是怎麼樣了」


「不是說小朋友的靈魂分裂了嗎」提爾祟祟肩。


「我要知道的是影響和後遺症,還有要怎麼治療」紅眼狠狠盯著提爾。


「影響嘛,就像漾漾說的那樣,會很累啊,一般靈魂受損精神都會變弱。至於
治療,基本上就只能多休息和保持心境開朗吧。」提爾拿起藥櫃的藥左調右
配。


「至於後遺症,大概要你查明了他的狀況我才能對症下藥啊~這段時間多留神
一點。」提爾調了枝紫色藥水給冰炎。「這可以安神降「火」,小朋友還小,
不要太折騰人啊~」


冰炎皺了皺眉,一口把藥水給喝下了。因為手抱著褚冥漾,所以冰炎改用陣法
把提爾再一次種在牆上......














作: 其實是我坑你的~因為寫肉文有點傷腦,還是請冰炎大人你暫時禁慾一下啦。

冰炎:你找死(抄出幻武)

作:m(_ _)m 我承諾還你一個又酥又浪的褚冥漾......

冰炎:唓!(轉身就走)

作:大人你嘴角都飄起來了呀(¬_¬)

冰炎:(轉頭用紅眼盯死露露)

作:......m(_ _)m

漾:......我怎麼躺著也中槍......連露露你也把我賣了(°□°

作:你打從一開始就是用來賣的,那才可以坑冰炎也不用死啊~

漾:(╥﹏╥) 我的人權......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