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笨蛋又受傷了嗎?」巡司拉著妖師族長狠狠地踢開了醫療班的大門。

褚冥漾被嚇得室縮在冰炎的背後,手指掐緊了冰炎的襯衫。

「褚 你給我出來!」褚冥玥說得咬牙切齒。

「姊~然~」褚冥漾顫抖抖的露出了一半的臉,還向然拋了一個求救的眼神。

「小玥,先別那麼火,會嚇著漾漾的。」然拍了指褚冥玥的背。

「可以說明一下漾漾發生什麼了嗎?」然向著冰炎笑得無比燦爛,外加黑氣背
景。

「請兩位過來是想旬問一下褚和陰影的事」冰炎伸手撈住了背後的人兒保護
著。

看到冰炎那種嚴如護妻的手勢,褚冥玥和白綾然頓時無名火起,拳頭握得緊緊
的死盯著冰炎。

「想問那些事呢!」褚冥玥已經從口袋中抽出了一疊爆符。

「姊!」褚冥漾嚇得跑了出來,把冰炎護在身後。

「你這是為了他反我了嗎!」褚冥玥盯著冰炎的眼神流露出絲絲的殺意。

冰炎不哼一句,只是把褚冥漾擁在懷裡,提高警覺注視著巡司的一舉一動。

「可以不要在醫療班內開打嗎?」提爾有點無奈的看著病人,病人的愛人和病
人的家屬在對恃這一幕。

「先談正經的,小玥,冷靜下來」然用冷冷的腔調說到,面無表情的黑氣全
開。

提爾硬著頭皮流著冷汗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得清清楚楚。

褚冥玥衝上前一手拉開褚冥漾和冰炎,然後把褚冥漾推到然的懷裡,狠狠的在
冰炎的臉上扇了一巴掌。

「如果不是你,漾漾也不會變成這樣!」褚冥玥對著冰炎怒吼。

褚冥漾想要上前阻止褚冥玥對冰炎的遷怒,可是被然緊緊抱住了。

「我們現在就要帶漾漾回去妖師本家療養。」白綾然不溫不火的說到。

「不行,你們不能帶走褚!」褚冥漾被搶走,冰炎已經有點生氣。現在更加是
要帶走他的寶貝,怒火更是暗暗升起。

「沒有什麼不行,我們是漾漾的家人!」然的語氣也添了一絲殺意。

「褚可是我的人!」冰炎肯定的讓褚冥漾在「家人」的面前清楚明白的出櫃
了。

聽見冰炎這個話,褚冥漾的臉害羞得爆紅。而另一個姓褚的和姓白的卻火得爆
炸了。

你這混漲王八蛋,是在對我們炫耀你已經把人給吃乾抺淨了嗎?那可是他們最
寶貝的弟弟/漾漾啊!成年前給你拖拖手親親嘴已經是仁至義盡了吧,你冰炎居
然敢偷步,就算是皇帝老爺子也沒情講,受死吧!

凸=_=凸 

白綾然和褚冥玥同時將爆符幻化成武器,對著冰炎露出不殺你誓不為人的架
勢。

冰炎為了搶回褚冥漾也抽出了烽云凋戈擺出作戰的姿勢。

褚冥漾夾在中間左右為難,所謂手掌是肉,手背是肉。眼見自己的愛人和親人
兵刄相見,褚冥漾的心底並不好受。

「姊、然,你們不要這樣啦!」褚冥漾伸手攔住了褚冥玥和白綾然。

「長大了翅膀硬了,眼中只有情人沒有親人了!」褚冥玥的語氣略帶嘲諷。

褚冥漾心裡OS了一句「冤枉呀!包大人~」

「如果不是他的話,你需要用靈魂訂下這種削弱自己生命的契約嗎!」褚冥玥
指著褚冥漾耳朵上玄黑的耳飾。

冰炎反駁不了,只能轉過頭避開視線,強忍著喉嚨的酸苦不敢看向褚冥漾。

「這不是學長的責任,是我自己選擇的!」褚冥漾認真又堅定的看向褚冥玥和
白綾然。

「我從沒有後悔自己做的選擇,無論是之前還是現在這一次,我都是心甘情
願的。我很喜歡學長,很喜歡姊和然,我並不希望你們用這種方式相處......你
們就不能承認我和學長的關係嗎?」褚冥漾一面說,眼淚一面嘩啦嘩啦的流下
來。

看見褚冥漾哭的唏哩嘩啦的,褚冥玥和白綾然不期然也有點心痛。

「我不理你了!」褚冥玥揚袖轉身就走。

褚冥漾眼見自己的姊姊揮掉自己的手走掉,難過得想死,哭得更慘。隨著心
情愈發負面,褚冥漾愈是被陰影的力量影響。黑色的圖騰漸漸的由胸口漫延開去,
攀爬到頸項肩窩。

「褚/漾漾!」冰炎和然機乎是同時間喊了出來。

褚冥玥聽見然的叫聲,立刻轉頭看向褚冥漾。眼見他陰氣失衡,想也不想就衝
了過去。

「漾漾!」褚冥玥扶著搖搖欲墜的褚冥漾。

「小玥,立刻準備清除陰氣!」然淘出了五顆高階淨化水晶,圍著褚冥漾劃了
個五角的陣法,將水晶分別置於五角之上。

褚冥玥扶正褚冥漾讓他站在陣法的中央,分別和然握住了褚冥漾的左右手,三
人手握著手連結成一個三角形。

二人口中唸唸有詞,說出妖師一族獨有的淨化咒語,運用著妖師之力幫忙抑制
褚冥漾身上暴走的陰影能量。隨著陣法的運轉,白陵然和褚冥玥也消耗得滿臉
冷汗。冰炎和提爾立刻在陣法之外補上了水系的舒緩陣法和鳳凰族的輔助咒,
向褚冥玥和白陵然補給能量及精神力。

直至褚冥漾身上的圖騰完全退去,病房內的所有人才鬆了口氣。褚冥玥和白陵
然坐在地上喝著提爾遞過來的精靈飲料,而冰炎則把暈過去的褚冥漾抱到床上
休息。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