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等待著褚冥漾的醒來,褚冥玥和白陵然遷移到沙發休息,而冰炎則不發一
語的在褚冥漾的床邊守候住。

病房內灕漫住令人窒息的氛圍,沒對話也沒交流,可是卻能清楚感受到病人家
屬和情人之間的對恃,仿佛能看見兩團看似低溫的藍色火炎在燃燒交擊,連平
日少根筋的提爾都被這種氣氛刺得坐立難安。

「是說,你們弄得這樣僵,對漾漾身心也不太好吧~畢竟小朋友現在可是很容
易被情緒影響的。」提爾抓抓他的黑人頭說。

雙方沒有出聲,褚冥玥和白陵然依舊喝著精靈飲料,冰炎繼續看著褚冥漾。

「而且才剛說要商量怎麼治療小朋友的靈魂和人格的分裂,下一刻你們就把他
迫得連失衡都出現了,根本說不過去吧~」提爾看著不為所動的雙方又補上了
一句「是為漾漾好的話,你們還是好好談談吧。」

提爾說完就關門離去,留了些私人空間給對恃的雙方一個解結的機會。

三人沈默了好一斷時間,白陵然先開口說到。「我們並不是不承認你們的關
係,我們只是在擔心漾漾,還有就是無法原諒你一而再的讓他身陷險境。」

「我能用生命保證我冰炎畢生只愛褚冥漾!」冰炎抬頭看向然說。

「可是你並不能保證不會害他受傷吧!」褚冥玥冷眼說到。

「我得確不能保證他永遠不會受傷,可是我能保證我會盡能力保護他,即使要
我付出所有我也甘願。」冰炎說得咬牙切齒。

「如果他那天真的死了,你怎麼保護他呀!」褚冥玥一個甩臂,把手上喝空的
杯子狠狠扔向冰炎。

冰炎不避也不擋,閉上眼任由杯子扔中自己的額頭,一道血柱緩緩流過冰炎姣
好的臉頰。

「如果事情真的變成那樣,我不會讓他一個人孤獨的,我發誓到時我會和他一
起死。」冰炎說得肯定,張開眼睛看向沈睡著的褚冥漾。

「這是你說的,到時你沒死成的話,我一定會來替你收屍!」褚冥玥聽到冰炎
那恂情的誓言,雖然心裡還是有些不甘,不過也只能無奈的接受。

畢竟褚冥玥也不想自己的弟弟傷心,她只是想要保護那個單純得過份,又極好
脾氣得被欺負也不哼聲的蠢弟弟。

白陵然抱著的是同樣的心態,其實漾漾的對象是男是女根本不構成問題,只是
屢次的受傷讓白陵然不禁擔心起褚冥漾的未來。因為每一次的陰影事件都牽扯
上冰炎,而褚冥漾必然是承受不了再一次的陰影侵蝕,即使有先天之力亦難保
下一次會否真的要了他寶貝表弟的命。

「漾漾必須要一個月回來妖師本家一次,而每次至少要住上兩天。冰炎你必需
管接管送,這是我最大的讓步。」白陵然提出要求。

「我答應你」冰炎躬身向白陵然表示謝意。

「每逢過節帶漾漾回褚家,也多讓他多回去見見爸媽。」褚冥玥補上一句。

「好」冰炎二話不說就答應。

「如果你敢欺負漾漾,我一定不會放過你!」褚冥玥眼眶有點微紅,鳳眼盯著
冰炎看。

「如果你讓漾漾受委屈的話,就是與妖師一族為敵。」白陵然拍了指褚冥玥的
肩膀以示安慰。

「我只會給褚最好的,而且也不會讓他受委屈。」冰炎說完再一臉認真的補上
一句。


          「畢竟老婆是用來疼的。」



「誰讓他嫁你呀混漲!」白陵聽完然奮然站起抽出爆符就想往冰炎那裡扔。

(
°□°

反倒是一旁的褚冥玥在拉著他,畢竟褚冥玥很清楚自己的弟弟絕對沒有做夫的
能力,能被史上最年輕的黑袍承認為老婆也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而白陵然大概也只是太以褚冥漾的父兄自居,聽見要嫁走自己的寶貝,每個父
兄心底裡都總會有點不捨和難過......前提是褚冥漾是女的話......


不過大概沒有人會把他當成男的就是了......



也請冰炎準備好接受娘家的百般凋難吧......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黑ちゃん
  • 嫁了嫁了w
    ((不是說要去看 被奪走 嗎
  • 露露把他給賣了~

    露露 於 2014/08/05 09:1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