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覺得很奇怪,之前大家不是快要打起來的嗎?怎麼學長,姊和然現在都
一起圍著自己的床方團團轉?學長那嚇死人的關愛方式我早就見識過了,而然
一直也很疼我所以也不太奇怪。可是姊居然在對我喧寒問暖的,其實這才夢是
吧!


我一醒來醫療班大概早就移為平地了?


「腦殘個啥!」褚冥玥伸指想要彈褚冥漾的額頭。


「在想什麼?」冰炎阻止了褚冥玥正要行兇的手,親了親褚冥漾的額頭。


「就覺得自己在發夢?」褚冥漾摸了摸被親的地方。


「為什麼?」冰炎寵溺的看著他。


「你們剛才不是要開打嗎?可是房間完好無缺的,你們也沒受傷,所以覺得自
己在發夢。」褚冥漾有點苦惱的看向床邊的三人。


「我們都談好了,漾漾放心吧~」白陵然拿出濕紙巾抺了抺褚冥漾被親的地
方......消毒。


「真的?」褚冥漾不以為然的看向白陵然。


「真的。」白陵然哄小孩般回答到。


「沒騙我?」褚冥漾看向褚冥玥。


「......誰會騙你呀!」看見褚冥漾小狗般的眼神,褚冥玥也有點心軟。


褚冥漾再看向冰炎,冰炎也只是微笑的點點頭。


「那太好了~哈」褚冥漾笑得喜上眉梢,眼睛都彎成一抺月牙兒,笑得其餘三
人差點就瞎了,幸福光芒滿瀉。


冰炎正想要抱抱可愛的褚冥漾,才剛伸手就被白陵然和褚冥玥狠狠盯住。褚冥
漾卻少根筋的無視了自家姊姊和表哥的殺人眼神,伸手就飛撲過去抱住了冰炎
的腰,一臉傻樣,甜滋滋的笑著。


而冰炎也理所當然的回抱了懷中的人兒,亦不忙拋出了一個「這是我的」的表
情。


褚冥玥和白陵然頓時覺得自己被打了一肚血......心裡OS著「君子報仇,十年未
晚......你給我走著瞧」


「學長不用出任務嗎,都陪著我幾天了。」褚冥漾看向冰炎說。


「手上的都推了,也請了假,暫時不會出任務」冰炎摸了摸褚冥漾的頭。


「漾漾,你過兩天回來本家一敞,我想要加強你身上的封印。」白陵然也沒好
氣的看他們二人放閃光,自然盤算著將來怎麼樣整死冰炎。


「讓你家學長送你,然後回家看看爸媽,你好久沒回去了。」褚冥玥也在自己
的本子上猛寫,想著要冰炎放假後如何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好~」褚冥漾聽話的答應了。


「那我們先回去了。」白陵然拋下移動符。


「你別忘了你的承諾。」臨行前褚冥玥對著冰炎說。


待二人消失了,褚冥漾才問冰炎 「什麼承諾?」


「我這輩子只愛你一個的承諾。」冰炎低頭輕吻了褚冥漾的嘴唇,吻得很淺,
用情卻很深。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