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印陰氣的地方選在妖師本家深處內的一個祭壇,那裡是力量滙聚之處,空間內充滿著五行能量之源,金木水火土各種力量平衡均勢,互克互補。

地上畫滿血色的陣法,牆上貼著一道又一道的血符。看上去像是恐怖電影裡的,那種會用人做血祭來召喚惡魔的怖置。不過氣息卻是很清淨的,因為每一個陣法,每一度符都是以淨化為基礎,那些血字都是些很珍貴的淨化藥草提鍊而成。


「漾漾,你和黑曜站到中央」白陵然指示著褚冥漾。


「黑曜!」褚冥漾站到祭壇的中央,召喚出黑曜。


除了褚冥漾外,其他人都是第一次看見黑曜。黑曜仍然是身穿著玄黑的鎧甲和披風,黑長髮和小麥色的肌膚,被黑布遮著的臉頰只露出英氣的眉眼和口鼻的輪廓。黑曜比褚冥漾確實高出了一個頭有多,站在褚冥漾的旁邊,黑曜顯得更加精壯堅實,英氣迫人。


「不錯的好男人嘛~」褚冥玥挑起眉。


「主人」黑曜示意褚冥漾伸出雙手。


褚冥漾跟隨黑曜的指引,伸出手放到黑曜裸露出肌膚的脖子上。而黑曜則伸手到褚冥漾的背後環著他,手掌托住了他的腰。


因為無法進到陣法內幫忙,冰炎和辛西亞只能站在入口處等待著,預備在淨化完結時提供任何協助。這一幕看得冰炎牙癢癢,想著要封印陰影的話,也請把眼前這位吃盡豆腐的一併封印吧!


褚冥玥和白陵然分別站到陣法的對角線上,雙手結印,口中唸著咒語,地上的陣法發出紅光閃爍著。陣法中央的褚冥漾和黑曜閉上了眼,隨著咒語,褚冥漾身上漸漸浮現出黑色的圖騰,攀附上肌膚向外漫延。由胸口開始,到頸項和面臉頰,再延伸到雙手。


褚冥漾身上的圖騰愈多,他就愈辛苦,大顆大顆的汗珠沿住臉頰滾下,臉色也愈來愈差,強忍著痛楚似的抿住嘴皺著眉。一直伸延的圖騰隨著褚冥漾的手傳遞到黑曜身上,圖騰由黑曜的頸項慢慢向下消撒,像是吸收到黑曜的體內似的。


到達某一個段落,地上陣法的光芒慢慢變淡,白陵然和褚冥玥停止唸唱咒語,而褚冥漾身上章顯的圖騰亦慢慢變淡消退。


陣法一停止,褚冥沒已經累得手軟腿軟,就像傳遞陰氣的同時一併也把力氣抽空了一樣。整個人軟得向後倒,還好黑曜一直托住褚冥漾的腰,不然他的後腦大概要和地面來個親密接觸了。


地上陣法的光芒還未完全消退,冰炎只能咬緊牙關站在入口處看著別的男人抱著他的褚冥漾,即使那是他的式,冰炎也恨不得把那只給滅掉。直到光芒消退,冰炎立馬衝上前把褚冥漾搶回懷裡,然後狠狠盯著黑曜。一脫手褚冥漾,黑曜就緩緩的消失於空氣中。


「冰炎,你先帶漾漾去休息」白陵然被辛西亞扶著說,一旁的褚冥玥則坐在地上大口的喘著氣。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