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褚冥漾會說出如此主動的話,冰炎也愣住了。


褚冥漾見冰炎沒有反應,抖著手一顆顆打開冰炎的襯衫和褲扣子。拉下冰炎的褲子讓那火熱的東西露出來,白嫩的手覆上了那灼熱上下撫弄著。

冰炎嘴角上揚,閉上了眼享受著褚冥漾那生澀的服務。他那燙人的呼吸粗重的喘息,讓褚冥漾手中的動作亦更緊張生硬。可是這一份生澀並沒有影響冰炎的性致,反而另他更加興奮。


褚冥漾彎腰低頭,對著冰炎火熱的男根親下去,俯身舔了舔那巨大的分身。冰炎已經有些興奮,前端的液體不停滲出,味道澀澀的但並不叫人難受。褚冥漾用手固定著冰炎的肉棒,張開嘴把那巨大的含進了嘴裡,雄性的味道充斥口腔,不討厭卻有些難受,嘴巴被塞的滿滿,下巴有點痠,光是含著就已經很困難了,所以很快又吐了出來。


對著冰炎那一動一動的男根,褚冥漾吸了幾口氣,才又吞入。濕濕暖暖的舌頭動了動,酥麻的感覺揣上,舒服得冰炎發出了低沈的悶哼聲,他想整根滿入褚冥漾的口中,但又明白他那張小嘴大概是沒可能的,眼見褚冥漾眼眶發紅,有點淚汪汪的好不忍心的。


褚冥漾吐出了冰炎的分身,只是吃進一半就要頂到喉嚨了,很辛苦,乾脆用舌頭舔舔用嘴巴吻吻好了。褚冥漾用舌尖舔著冰炎的龜頭,來回在穴口打轉,舒服得冰炎打了個冷顫,穴口流出的愈發黏膩。


褚冥漾收回了舌頭抬起了腰身,用手分開自己的臀瓣,手指撐開了自己的穴口,慢慢抵在冰炎的男根上。沾滿口水的男根和充斥著潤滑液的穴口十分濕滑,褚冥漾試了好幾次都沒辦法讓東西進去,向冰炎發出了求救聲。


「嗚......學長......幫幫我嘛~」


冰炎本來一副看好戲的樣子,看著褚冥漾笨拙的服侍自己,心裡不期然充斥著滿滿的快樂。冰炎用手握住自己的肉棒,另一手扶著褚冥漾的腰慢慢引導著他。


「腿再張開一點」冰炎哄到。


褚冥漾很害羞,但還是遵循冰炎的話,讓那東西一點點把自己的穴口撐開。酥麻的感覺遍佈全身,褚冥漾很努力的逼著自己放鬆,含著淚的讓自己的嬌處努力吞下冰炎那火熱的分身。隨著肉棒一點一點的頂進,撐開的感覺既難堪亦難受,到屁股終於坐到了冰炎的跨上,褚冥漾已經全身脫力的掛在冰炎的身上,嬌喘著「學......學長~」


冰炎的肉棒深深搗進褚冥漾的體內,暖軟濕滑的觸感刺激著冰炎的理智,他牢牢捉住褚冥漾的腰,開始挺進律動。


巨大的男根一下又一下刺進體內,伴隨自身的體重,褚冥漾覺得冰炎實在是想把他戳穿。肚子很脤,屁屁被撞得發燙,下半身又酸又軟,褚冥漾沒力的將雙方掛上冰炎的頸項,倚在他的頸窩中,任由他繼續不停搗幹。


「嗯~啊!學長......慢......慢點!」穴口被磨得發熱發燙,肚子被橫衝直撞得讓褚冥漾叫了出來。


冰炎被褚冥漾的主動挑起了最原始的慾望,就算聽見了褚冥漾有點哭腔的喊停聲,冰炎絲毫也沒有放慢節奏,維持著那強烈而規律的節奏衝擊著。


「哈~啊呀~會死啦!」褚冥漾用疲軟的大腿夾住了冰炎堅實的腰,想要他緩一點。可這麼一夾更加刺激了冰炎的下半身,抽插的速度愈來愈快。

也不知這種律動維持了多久,褚冥漾都被手得迷迷糊糊的,冰炎的每一下抽插都帶著給電流般的細微快感,由尾椎往上揣,刺激著褚冥漾的身心。一點點蓄積著,等待最後的爆發。


等待是難受磨人的,褚冥漾後穴熱得都要化了,肚子像是被搗得亂七八糟,酸麻酥軟的感覺讓他不自覺的絞緊了腳指頭,一手摀住肚子,一手推卻著冰炎的小腹,啜泣哀求到「嗚......別......別插了啦......。難受死了......嗚......」


「乖......再一點」冰炎的聲音伴隨著粗重的喘息


許久,冰炎終於射了出來,火熱的白濁燙得褚冥漾身體捲縮顫抖,放在冰冰炎小腹上的手都由推卻變成了抓撓,留下五指的紅印。


冰炎抱起攤軟的褚冥漾,慢慢抽離自己的東西,離開時穴口還是一顫一顫的無法合攏。抽出時伴隨的精液全黏糊糊的牽連成絲,濕滑的腸液則汨汨流下,沾滿腿間。


褚冥漾還是半昏迷的狀態,冰炎好不忍心的把他緊緊抱住,溫柔的親吻著那半張的眼簾,很珍惜的把他抱在懷裡,仿佛那是易碎的貴重物一般,愛著,憐著。










作:露露可是說到做到啊~還你一個又酥又浪的漾漾了啊~

冰炎:嘖!

作:你不喜歡嗎?那沒下次了~

冰炎:......(抄出幻武)

作:(汗)那你繼續讓露露坑......。那今天的陸續有來好嗎?

冰炎:隨你

作:(¬_¬)

冰炎:有意見?(寒風陣陣)

作:沒......。m(_ _)m

漾:我才沒有又酥又浪啊(//口//)

作:(¬_¬)是嗎?那露露讓你更酥更浪吧......反正會有人(冰炎)保我人生安全了~

漾:((((;゚Д゚)))))))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