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長…… 我不知道……」褚冥漾眼眶發熱, 捉緊了冰炎環在自己腰上的手。

「催眠會反映最真實的自己。」冰炎反捉住了褚冥漾的手, 想著要安撫他。「提爾不是說過嗎, 要認識另一個自己, ”另一個自己”本來就是你最不想面對的事情而產生的自我保護意識。」

「勇敢面對才是治療的方法。」

冰炎說的每一個字, 褚冥漾都覺得很害怕。染污的自己, 學長的死亡, 自己的脆弱, 每一句都像是在敲打著自己的心房。眼眶發熱發酸, 淚水忍不住沿普臉龐落下, 每一下心跳都讓褚冥漾覺得痛

「不要哭, 我會一直陪著你的」冰炎吻著褚冥漾的後腦。

「如果……我真的染污了, 學長還會喜歡我嗎?」聲音中帶著點咽哽。

「會」冰炎肯定的說。

「學長喜歡我的什麼......」褚冥漾問。

「你的所有,我都喜歡」你的純真,愚蠢,溫柔,膽小,樣子,氣味,犯傻,沒機心......。。你的所有。

「學長喜歡的是褚冥漾的所有,那......我不再是褚冥漾的話,你還會愛我嗎?」褚冥漾很害怕,他害怕有哪一天他會突然消失,每一次的失憶就如同失去了褚冥漾這一個人,會有將來是褚冥漾永遠消失而被另一個自己替代嗎?

「不會有那麼的一天,無論如何我都會愛你」

「那如果褚冥漾真的消失了的話,學長還會愛我什麼?」褚冥漾坐直了身子,離開了冰炎的懷抱。

「別亂說話,我不會讓你消失的,我會保護你!」冰炎挪直了身子,追著褚冥漾的背。

「學長你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那天褚冥漾真的消失了,剩下的只有染污了的軀殼,學長你就不會愛我吧......」褚冥漾低著頭說。

「我仍然會愛你!」

「即使我扭曲成鬼族?即使我傷害你的同伴,朋友?即使我想要毀滅世界?」褚冥漾拉開了冰炎環住自己的手,站了起來。

「......」冰炎無法回答。

「我已經在改變,會變成怎樣跟本無法估計。學長你有自信面對那樣的一個我還可以說得出愛我嗎?」褚冥漾回頭看向冰炎,眼神中有點無奈和傷痛。

「褚......」冰炎捉住了褚冥漾的手,但卻無法直視他的眼睛。被褚冥漾這樣質問,冰炎未預想過那樣的情況,所以無法肯定自己能否接受一個鬼族的他。

冰炎本來就是一個黑黑白白,分得很清的人。是敵人就應該幹掉,這一直都是理所當然的。可是當所愛的人變成了敵人,那是他無法想像的事情。他以為自己可以像父親一樣,在應該的情況時就作出正
當的選擇,即使是重要的人,也必需刀刃相向。



可是這一個選擇,他在褚冥漾面前卻答不出來。



繼續去愛,那是違背了自己的心,推翻了他這二十年的人生,自己一直堅信的立場和原則,殺死了冰炎這個個體。

選擇不愛,那是背叛了褚冥漾,同樣違背了自己的心,也破壞了誓言,沒有了褚冥漾,那自己也活不下去。



愛與不愛,進退兩難......




「算了......我想一個人靜靜......」褚冥漾甩開了冰炎的手,轉身就想走。

「褚,我不會允許你一個。」冰炎衝上前抱著褚冥漾。

「那我想回家一敞。」褚冥漾故意低頭不看向冰炎。

「我送你」冰炎抱緊了褚冥漾。

「......。」褚冥漾點頭。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