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先回去嗎?」褚冥漾推了推冰炎的胸口。

冰炎送褚冥漾回到原世界的家,由暗行走到褚家門口,二人雖然十指緊扣,可是一句話也漾有搭上。



第一次嚐到:這麼近,那麼遠



「那我晚點來接你。」冰炎親了親褚冥漾的額頭。

「不需要」褚冥玥突然打開褚家大門說。「他今晚會留在褚家」

「......那我明天來接你」冰炎頓了一下。

「我......明天想晚一點才回去。」褚冥漾有點為難的笑著。

「要回去的時候聯繫我」冰炎雖然很想說要陪褚冥漾,可是又覺得應該給予大家一點思考的空間。自己也必需要整理好心情,給褚冥漾一個應有的答覆。

「好......」總覺得彼此之間有一道看不見的牆,不安的感覺充斥著,褚冥漾有點不知所措。

「不送了」褚冥玥看見褚冥漾的為難,一手把他拖進了家中,轉身就關上大門了。


「媽!漾漾回來了!」門內響起褚冥玥的聲音。


冰炎緊握住拳頭,咬住牙關。他責備自己的動搖,就是因為自己無法說出一個肯定的答案,才會硬生生的傷害了褚冥漾對自己的信任。



一切都是自作自受。



環環相扣,每一個選擇都影響著彼此的未來。自己並沒有要傷害他的意思,可是卻因為自以為是的行動讓他留下了不能磨滅的傷痛。



一再傷害他的,都是自己。



或許他印象中的水仙花就是自己。水仙花的花語是自戀,不是自己的過份自信,自以為是,跟本就不會讓他身心都變得如此傷痕累累。



一切都是自己的錯。


日落西沉, 斜陽照著冰炎, 在地上留下一個落寞的影子, 淡淡的, 就只有他一個, 沒有了身邊的褚冥漾。

冰炎覺得落單的不只是影子, 就連心的某一個角落都一併抽空了......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