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小子,還懂得回家嗎!」白鈴慈揪著褚冥漾的耳朵說。

「媽~痛!耳朵會掉啦~」褚冥漾吃痛的說。

「唉~回來就好,今晚留在家裡吃飯嗎?」放開了褚冥漾的耳朵,白鈴慈摸摸自家兒子的頭。

「留!今晚留宿!」褚冥漾笑嘻嘻的回答。

「好~你家學長呢?今天沒和你一起回來嗎?」白鈴慈笑著說。

「......不,學長有事不來了......」褚冥漾的笑容立刻淡下來。

「這樣啊......那先進去,妳姊他帶了些甜的回來,吃飯前嚐一點吧。」白鈴慈看懂了褚冥漾的臉色,想著孩子想說就會說,也沒再多問了。

「不用幫忙買些柴米油鹽醬醋茶嗎?」褚冥漾歪歪頭笑笑說。

「哈哈,不用了,進去吧。」白鈴慈拍了拍褚冥漾的背。

褚冥漾乖乖走到客廳的沙發坐下,伸手捻來一塊桌子上的Royce巧克力送入口,濃度有點高,85%,淡淡的苦澀味溶化在口腔內。

還真是貼合自己的心情。

眼眶有點酸酸的,想哭......

褚冥玥一手甩了個抱枕,直直飛向褚冥漾的後腦。

「??姊?」褚冥漾按著被撼的地方,眼角颯了一滴淚光......。為毛抱枕會這麼痛呀!飛過來的是大型炮彈嗎!

「我不是說過無論你的選擇是什麼,我都會挺你的,我們是一家人!」褚冥玥皺眉不滿地說。

「姊......」

「沒地方去的話,回來褚家,然那邊也絕對會歡迎你的。就算全世界都與你為敵,我們絕對會站在你身邊,你跟本不用煩惱。」褚冥玥抱著手倚在沙發邊說。

「可是......會連累你們......」褚冥漾低頭垂眼說。

「大不了就再度隱世吧,妖師一族又不是第一次這麼做。」褚冥玥伸手拍了拍褚冥漾的頭。

「......」

「你跟本不需要這麼擔心,情況並沒有壞到那個地步。我和然也不會讓你走到那一步的!」褚冥玥微微的笑著。

「可是我怕......怕自己不會再是自己......」

「怕什麼!」褚冥玥提起了摸在褚冥漾頭上的手,狠狠往下拍。

「嗚!」褚冥漾吃痛的捂住自己的頭。

「變成怎樣都只會是褚冥漾,我那不成才又笨的弟弟!」褚冥玥閉上眼俯下身抱住了褚冥漾。

「姊~」褚冥漾眼眶又酸酸的。

「男孩子哭什麼,醜死了!」褚冥玥放開了褚冥漾,立刻就給了他一個爆栗。

「姊~哈哈~」褚冥漾捂著頭對褚冥玥笑著。

褚冥玥沒好氣看他那個笨弟弟又哭又笑的蠢樣,在口袋裡掏了兩張蛋糕店優惠卷給他,留低了一句「然給你的」轉身就走了。

褚冥漾看著手中的蛋糕卷,心裡暖暖的,他感受得到,那是屬於他的家人的關愛。

不求回報,不問原因,能奉獻上一切的愛。

只少......到最後......不會是一個人......

身邊還會有那些愛他的家人......

褚冥漾淡淡的微笑著。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