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館的浴室裡響起「沙沙」的蓬頭聲。

一頭銀白垂下,冰炎低著頭任由那冰冷的水沖擦著他。他需要冷靜,真的很需要。

自己的遲疑害了他一次,讓他差點兒在自己眼前死去,再一次的猶豫卻硬生生的傷害了他的心。可是自己卻沒有辦法在那一瞬間作出選擇,那不是單純的黑和白,無論自己選擇那一邊,我都肯定自己會後悔。沒有褚的世界不直得我留戀,可是自己也不能容許他的扭曲與破壞世界。


我愛他,褚冥漾。可是當他不再是褚冥漾的時候,我愛的,我守護的到底是什麼。外表什麼並不重要,一直吸引我的是他的內在,那溫柔真緻的心。沒有了那顆心的話,他還會是自己一直在意的那個褚冥漾嗎?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如果他真的傷害了自己的同伴,毀壞了自己一直捍衛的正義,破壞了自己一直堅信的原則和價值。我可以原諒他嗎?

如果我可以原諒他的話,那我還會是冰炎嗎?

如果我不是冰炎的話,他還會愛我嗎?

冰炎猛然覺得自己從來都未曾真正了解過自己,覺得自己其實真的是一個偽君子。我無法捨棄自己堅信的正義,也無法捨棄最愛的他。我第一次覺得自己是一個如此狡猾貪婪的人,是他讓我離開那詛咒的輪迴重新品嚐到溫暖和味道,是他讓我感受到重未有過的滿足和幸福,是他讓我體驗到什麼是愛和慾望。



是他,讓我從一個絕對正確的機械變成了一個有血有肉的生命。


是他豐富了我,只有從他的眼睛裡我才能看到完整的世界。


這樣的一個他,我怎麼能放手?



這種如同有什麼堵在胸口的感覺真的很不好受。

冰炎握緊了拳頭,手狠狠地敲了下浴室的牆。


我居然讓他露出了那麼痛苦的表情,我現在活該受報應的。把他迫到如斯境地的就是自己啊,他的痛苦,害怕,都是我迫出來的。就是為了要符合我的要求,為了要追上我的腳步,他才會一再迫逼自己的,無論是身或心,都弄得遍體磷傷。


他包容我的一切,我卻讓他毫無退路......


我很愛你,卻也狠狠的傷害你,我該如何是好呢?


冰炎伸手撈住沖下的水,彷彿那冰冷的水中,能夠摸得到褚冥漾那痛心的眼淚。



我真是混脹,而且還是火星人之王級的混脹,對吧?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黑ちゃん
  • 對!是混帳!
    把漾漾弄哭!

    最近看被奪走看的臉紅心跳,推朋友去看,但是朋友看了竟然回我:烏鷲是那個班導?
    笑慘w
    如果是,那畫面好像有點驚悚w((不是有點是非常ww
  • 別亂想~不是班導啊~
    那個光頭一點美感也沒有好嗎!!!

    露露才沒有那麼可怕的幻想班導被操的情景啊( ̄◇ ̄;)

    露露 於 2014/08/15 01: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