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小姐......兩位嗎?」服務員小姐紅著臉的問到。

「對,兩位。」黑曜微微的笑著。

「請......請跟我來。」

我好像看見服務員的瞳孔變成了心心狀......。 而且為毛一開始就叫我小姐...... 我的自尊心崩壞了......

果然是非繁忙時段,整間舖扣除了職員外,客人就只有零零碎碎的三四檯。而且裝修還真的很夢幻,這種粉紅粉紅的歐式裝潢喵喵一定會喜歡的,下次約約她一起來吧。

「漾漾?」看見褚冥漾在發呆,黑曜伸手掐了他的臉頰一下。「不進去坐嗎?」

「鳴~」褚冥漾摸了摸自己的臉頰肉。「我去看看有什麼蛋糕好吃的,你要吃或喝點什麼嗎?」

「茶吧,吾就坐在近窗的沙發那邊。」黑曜笑笑就轉身走到位置坐下。

褚冥漾點頭回應過也轉身走到櫃檯前點他喜歡的甜點。他掏出了蛋糕卷,遞給了服務員問到。「可以和情侶優惠一起用嗎?」

「可以,這個優惠卷價值NT500,你可以選你喜歡的,超出價值再補差額即可。」服務員很有禮貌的回答到。

褚冥漾在窗櫥面前來來回回走了幾趟,才決定了要吃些什麼。「要一個綜合水果塔,一個心戀,一個格蕾朵,還有一個費加洛和綠翡翠檸檬塔,最後要一杯熱的伯爵蘋果茶和一杯熱法式玫瑰檸檬草茶。」

褚冥漾對甜點特別著緊,算起來剛好一千元正,加上「情侶半價」嘛,所以褚冥漾絕對是不用錢卻吃到飽......滿心歡喜的回到黑曜那裡乖乖等著美食的來臨。

「滿足了?」褚冥漾屁股剛坐上沙發,黑曜就這樣問到。

「還好吧。」

「高興就好,不要再哭了,眼淚並不適合你。」黑曜伸手摸了下坐在對面的褚冥漾的臉說到。

「如果......坐在我面前的是學長的話,那多好呢~」褚冥漾垂下眼,本來高興的表情立刻變得有點冷漠。

「對不起,吾無意挑起你的傷心處。」黑曜溫柔的撫著褚冥漾的臉。

「小姐,你點的東西。」一名男服務員拿著褚冥漾點的東西走到他們旁邊,一件件的放下。

褚冥漾禮貌式的對那服務員說了聲「謝謝」,還因為看見了好吃的蛋糕,所以附帶了一個真摯的微笑。

「請......請慢用」好像又一個服務員的眼睛變心心了......

「伯爵蘋果茶給你,蛋糕......要吃嗎?」褚冥漾推了推茶杯給黑曜。

「不了,你留著吃吧。」黑曜微微笑著,用食指替褚冥漾把垂下的髮絲給挽到耳後。

漠視了黑曜的舉動,褚冥漾一聽到黑曜說不吃,立刻就開始了他的蛋糕大逃殺行動。一口一口的把蛋糕送進嘴裡,一面微微的笑著。

「這個酸酸甜甜的很好吃啊~泡芙皮好鬆脆啊~焦糖醬不太苦剛剛好,吉士忌簾也很滑很香呢~」褚冥漾吃得心花怒放。

黑曜提著茶杯和碟子,啜了一口伯爵茶,姿勢端正優雅,彷彿是個有教養的貴族殿下。

坐在褚冥漾斜後方一直旁觀的姊妹淘客人也看得心花怒放了~一面小小聲的說,偷偷的笑,一面上下打量著黑曜那另人垂涎三尺的俊逸和肌肉......

黑曜伸手用拇指指腹抿過褚冥漾的嘴角,把黏上的忌簾給抺走並吃掉。

「呀~」蛋糕店內傳出此起彼落的驚呼聲。

「好俊好型好溫柔呀~羨慕死人,閃死人了~」所有雌性動物紛紛出現了這一句OS。

「你那裡學來的呀?」褚冥漾對黑曜的「伸士」行為不禁抱有疑問。

「你姊送我的韓劇DVD。」

「......」褚冥漾反了下白眼,同時心裡不禁感歎到底自己的姊姊有多陶毒自己的式神了......

「不好嗎?」黑曜溫柔的笑著。

「好像與我印象中的龍有點差距?」褚冥漾又送了一口蛋糕進嘴。

「那你印象中的龍應該是怎麼樣的?」

「高傲?冷漠?霸道?狡黠?護短?」褚冥漾數數手指說。

「怎麼除了最後一個之外,龍好像都被你說得像渣渣了?這是那來的資訊呀!」黑曜挑挑眉一手捂著頭,一副Oh No的姿體語言戲虐的笑著說。

「哈哈哈哈~」褚冥漾被黑曜那完全和俊臉不搭的誇張動作逗笑了。

「好可愛好清純,治療系妹子萌笑,不得了了~」瞬間所有雄性動物一起別過頭捂著鼻子彎下腰來。

「笑就好,不用擔心太多,吾輩會保護你的。而且你最擔心的事情跟本都不要緊,再多的陰影,吾都會替你吃掉的,放心吧。」

褚冥漾從點中笑穴的狀態中回了神,收起了笑容冷靜下來。「我不想傷害任何人......」

「吾早就和陰影同化了,那些暗的部分真的不足掛齒。」

「可是......」褚冥漾垂下頭。

「而且你最害怕的那個不單止不可怕,還可愛得很啊!」黑曜用食指挑起了褚冥漾的下巴。

《這點米納斯也可以保證,冥他可是很溫柔,很可愛的,主人你並不需要擔心。》

「......」

「試試與之對話吧,不要抗拒他,因為冥他也是屬於你的一部分啊。」黑曜溫柔的笑著。

《不要逃避,面對自己的心啊》溫柔的水氣掃過褚冥漾的臉頰。

「只要跨過了這一步,那些讓你一直很糾結的事,可能都是些微不足道的事情啊。漾漾你欠缺的是邁步的勇氣罷了。」黑曜把身體移前,更靠近了褚冥漾一點,手指由一隻變成三隻,捉住了褚冥漾的下巴。

「勇氣嗎?」褚冥漾眼神游移著。

「要吾再幫你一把嗎?」黑曜的笑容中隱藏了一絲狡猾。

「怎麼做?」褚冥漾還傻傻的問。

「很簡單!就這樣!」說畢,黑曜把褚冥漾往自己的方向拉,薄唇抿在小咀上。

褚冥漾切底嚇傻了,當機了三秒後才站起來說「你幹嘛!」

黑曜沒回答,只是挑起眉用拇指指了指自己的後方。褚冥漾順著黑曜的指示看,眼睛確實的對上了某只站在窗外不遠處的火星紅眼兔......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