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仍然狠盯著眼前的黑龍,深深覺得當初應該一併把眼前的某條可恨的龍給淨化掉。

褚冥漾坐在冰炎的旁邊,低頭默默的吃著蛋糕,時不時往冰炎那裡瞧瞧,卻又被某紅眼兔的殺氣給嚇到了,瞧一瞧又立刻收回視線。。。。。

某條龍倚在沙發上,一只手枕在扶手上托著頭,另一只手拿著他的伯爵蘋果茶,一臉笑意的看向對面沙發併排而坐的二人。




(旁觀者:三角戀?現在是什麼情況呀!到底那個才是真命天子?)



「學長......你在生氣嗎?」褚冥漾咬著叉子,暗暗的說到。



生氣嗎?冰炎反問自己。

我是在生氣,可是我生氣什麼?

冰炎閉上眼,向後倚著沙發,一只手放在褚冥漾的腰上摟緊他。

只是覺得我的東西別人不能碰,能碰褚冥漾的只有我冰炎,那怕是親朋戚友還是式神幻武!冰炎越想眉頭越皺。

「哈!」冰炎忍不住恥笑自己。獨佔慾......還真是可怕。如果不是捨不得讓他受傷,他實在有種想立刻把眼前的人兒吃掉,讓他永久溶入自己血肉之中的慾望。


褚冥漾被冰炎突如其來的笑聲給嚇到了,手一抖連叉子都掉了。


「褚,我不會容許你消失的。」冰炎伸手托住了褚冥漾的下巴,讓他的視線對上自己。

「學長......可是」褚冥漾想要回問的時候,冰炎用食指抵住了他的嘴唇。

「我會用一切能力阻止的」冰炎低頭吻上褚冥漾的額,眼睛再一次對上褚冥漾的雙眼。「如果都不能阻止的話,我會在你還保有一絲作為褚冥漾的意識的時候,先把你殺死。」

「如果必需走到那一步的話」冰炎的額頭抵在褚冥漾的額上,二人緊密得呼吸都只嗅得到對方的味道。「我不會留你一個人的,我會先殺死你,然後和你一起死。」



(旁觀者:傳說中的變態!!愛你愛到殺死你是真的呀!)



「我不會容許你破壞我守護的世界,但也不會容許你離開我。」冰炎說得有點咬牙切齒


褚冥漾面對冰炎這突然的告白顯得手足無措,也被冰炎的語氣外加眼神嚇得有點眼泛淚光。心裡OS: 這根本就是想立刻殺了我吧~

「如果你還說要離開我的話,我絕對會做死你!」摟在腰上的手收得更緊,褚冥漾機乎喘不過氣來。

(旁觀者:做死......做什麼可以做死人呀!)

「是......」褚冥漾在半威迫的狀態下,把自己的命也賣了......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