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覺得應該交待一下?」褚冥玥拿著水杯經過褚冥漾的房門口,對著正要放下睡得正甜的褚冥漾的冰炎說。

「......」冰炎沒說話,只是輕輕的放下褚冥漾,替他蓋上被子,在額際落下一吻。

「你答應過不會讓他受委屈的,可是你卻讓他哭著回來!」水杯直直的飛向冰炎。

「這點我無話可說,但畢竟感情是必需靠著碰撞摩擦才能夠提昇的。只少這一次我們一起跨越了一個矛盾。」冰炎一個反應就接住了水杯,放到褚冥漾的床頭櫃上。

「是嗎?總之你讓他受傷的話,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褚冥玥凌厲的眼神掃向冰炎。

「我從他身上攫取了幸福、溫暖,我絕對會同等地填補回去。」冰炎撫著褚冥漾的臉頰,目光投射在驕小的身影上。

「唓!」褚冥玥咬咬牙,轉身離去。

房間裡只剩下冰炎與褚冥漾二人,注視著他的睡美人,冰炎用手指掃過褚冥漾的輪廓。


對不起,我其實並不想傷害你。


冰炎扯出一抹苦澀的笑,這分明是自己一手造成的苦果。但其實自己比想像中的還要脆弱,無法忍受失去你的悔恨與苦痛,那怕只是你把目光投射在其他人身上,自己都覺得無法承受。你和別人那種親密的姿態,烙在眼底裡,簡直刺痛得像用木堾插在心坎處。

冰炎捉起褚冥漾的左手,在他的無名指上落下了一個吻,口中唸著一段咒語,在冰炎和褚冥漾的無名指上同時顯現了一圈冰藍與炎紅交纏的咒紋,猶如刺青一樣,刻印在指根之上。

左手的無名指代表著真實的愛,那是直通心臟血脈的指尖。那一圈的咒語連系著你我的心臟,在你褚冥漾死的時候,咒紋會順著心脈將我的心臟也一併凍結並燃燒炲盡。


與其承受你投進他人的懷抱之中的那一份刺骨的痛,倒不如我親手把一切都毀滅。



我颯彌亞。伊沐洛。巴塞蘭,願意和你褚冥漾分享生命。即使不能和你共生,但願能和你共死。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