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盯著自己的手指看,左想想右想想的都覺得莫名其妙。怎麼在自己睡夢中好像把自己給賣了?雖然自己在蛋糕店的時候好像迷迷糊糊的就賣掉了自己,但實際看見的時候又是另一回事。

想起那天晚上吃飯時姊露出的一臉凶相,褚冥漾就覺得飄冷汗了。今天被喵喵捉住手仔細打量後露出的羨慕目光,還有「好感動啊!漾漾和學長許下了共生誓言啊~」之類的說話轟炸,更是咽不下口水啊~

褚冥漾那天睡醒後問過冰炎自己手指上的是什麼,但只得到一句「你是我的證明」。聽到喵喵說的話,本來還想問問什麼是共生誓言的,但看見冰炎那副「你想反悔?」的嘴臉,突然間又說不出話來了。


送走了冰炎後,褚冥漾回到課室扒在桌子上,心事重重的樣子嘆了一口氣。


「漾漾?」坐在一旁的千冬歲問。

「千冬歲知道這個嗎?」褚冥漾指著自己的左手無名指問。

「共生誓言?漾漾你想知道什麼?」

「就......這個會牽連什麼吧」

千冬歲托托眼鏡,捉住褚冥漾的手指研究了一下說「共生誓言有好幾種的,學長下的這一種是最重的,也證明了學長對你的感情啊~」

「共生誓言,固名施義,即是共享生命啊。當學長施下了這個誓言,代表著他把自己的壽命跟漾漾你分享了,也代表著學長視漾漾你作為他的終生伴侶啊~」

「咦!」褚冥漾突然被告知會跟某半精靈過終生的時候,而且那所謂的終身到底有多長一點也沒構念,有種強迫中獎的感覺。

「這個誓言還有另一重保障,就是你們任何一方身亡的話,另一方也會隨著對方一起死亡。漾漾,學長是真的很愛你呢!」千冬歲露出了一點點羨慕的目光。



褚冥漾看著自己的手指,突然間心裡一甜。



學長真的很愛我嗎?


只屬於我們之間的誓言,共生共死的誓言。


代表你永遠也不會離棄我?


即使面對死亡,你也絕對不會丟下我一個?


強迫中獎,似乎也不錯嘛~




褚冥漾露出一抺讓身邊單身者都想賞他一拳的幸福笑容。


「笑得噁心。」千冬歲一個彈指攻擊褚冥漾的額頭。

「哎~哈哈......哈哈~」褚冥漾捂住額頭傻笑。

「你們笑得很高興嘛~學園際就拜託兩位囉~」歐蘿坦站在講台上說。

「!」褚冥漾千冬歲同步轉向望著歐蘿坦,還有她背後黑板上寫著的幾隻字,臉色也同步的由青轉白,白再轉黑。




......
出租情人俱樂部 ......。




坑爹!那是什麼節目呀!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