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很害怕,眼前的冰炎好像想要把自己撕碎再吃掉一樣,那紅眸像是要盯自己盯出個洞來,充滿威脅的意味。

「冰炎~」褚冥漾唯有出動撒嬌攻擊,想著讓自家學長心軟了點,自己也沒那麼受罪。

「別生氣嘛~」褚冥漾伸手挽著冰炎的臂膀,緊緊抱住在自己懷裡,抬頭用小鹿班比的眼神看著冰炎。

「你怎麼學來的。」冰炎面無表情的看向褚冥漾。

「什麼?」褚冥漾歪歪頭,一副不明所以的天真樣子。

「撒嬌,怎麼學來。」冰炎其實是想要忍耐著對褚冥漾「下毒手」的衝動,所以說話說得咬牙切齒,表情也是冷冰冰的。

「不喜歡嗎?」褚冥漾用著甜膩可愛的聲音說著。

「......」那聲音像是在冰炎心頭抓癢,配上由下而上水汪汪的眼神,冰炎有種火燒下半身的難耐感覺。

「嗚~」不為所動的時候要出必殺技:眼淚攻勢!

「亞討厭漾漾了嗎~」褚冥漾伸手抱住了冰炎的腰肢,把自己的身體埋在對方的懷裡,面也緩緩的蹭著冰炎的胸膛。

「嘶......」冰炎倒吸一口氣,緊緊的抱住了懷裡可愛的人兒。「怎麼會討厭。」

「真的嗎?亞沒騙我?」褚冥漾眼濕濕的抬頭看向冰炎詢問著。

「沒騙你。」那句亞叫得冰炎心神盪漾,火氣也消了不少。

「那亞會原諒我嗎?」褚冥漾抬頭伸頸,輕輕的在冰炎的臉上啄了下。

「原諒什麼。」冰炎嘴角上揚,對褚冥漾親自已這事很是滿意。

「就拍照的事?」褚冥漾再親了一下。

「原諒了。」冰炎回應的親著褚冥漾的眉心。

「那切結書?」褚冥漾在冰炎的肩窩裡蹭了蹭,再舔了冰炎的耳垂一下。

「......」冰炎把人兒抱得更緊,幾乎要陷進自己的身體裡。

「亞~」褚冥漾見冰炎沒說原諒自己,立刻又加強了撒嬌攻勢。用嬌嫩的聲音在冰炎耳邊細細的說,用臉頰鼻子蹭蹭他的臉膀。

「你收了什麼」撒嬌是很可愛,不過別以為我會忘記重點啊。冰炎用三隻手指捉住褚冥漾的臉抬起,讓二人的目光對上「別打算糊弄我」

「嗚~痛~」褚冥漾再發動淚眼攻勢。

「不說實話,我讓你全身都痛!」冰炎挑起眉說。

「亞~你保證我說出來你不會生氣!」褚冥漾唯有進一步獻身,伸手環住冰炎的頸,把下腹貼著冰炎的身體。

「......我不會生氣的。」冰炎皺眉,這已經不是撒嬌是挑逗了吧,到底誰教的!

「就收了很多五星酒店的蛋糕卷,還有......」褚冥漾越說越輕聲。

「還有?」

「亞小時候的照片。。。。。」褚冥漾親在冰炎的嘴上。

「就這些?」冰炎反咬了下褚冥漾嘴唇。

「唔~」褚冥漾抿嘴點頭。

「那怎麼學來的,撒嬌。」冰炎舔著褚冥漾的唇。

「晚上睡覺時小冥教的~」他說學會了冰炎無論什麼事都會原諒我,也不會凶我了~

「......」冰炎苦惱著,什麼時候跟小冥......對話了?還教他這些浪盪的招數?

這種撒嬌親溺的行為是很對自己胃口,不過他冰炎大人現在可是在禁慾呀!挑起火頭要怎麼滅呢~一手橫抱起褚冥漾,大步走到床前把懷中的人兒放到床上。

「我們繼續昨天的事吧。」冰炎把身子壓在褚冥漾上,挑著眉說。

「提爾說過不可以......」褚冥漾嚇得急搖頭。

「不做全套還是有很多舒服的方法,你昨天不是見識過了嗎。」冰炎鈎起一抺壞心眼的笑容。

「哇~不要......」褚冥漾用手推卻冰炎的肩膀。

「撒嬌,不淮對我以外的人做。」冰炎命令式的說到。



肢體的交纏,唇與舌頭的互動,在二人之間牽起一陣又一陣的熱浪,讓人沈淪其中。褚冥漾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而且他是被餓醒的......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