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學長他們班的節目很厲害呀!漾漾知道是什麼嗎?」喵喵眼睛一閃閃的看著褚冥漾。

「我不知道吔,有很厲害嗎?」褚冥漾說。

「好像用了重金打造,也請了各方能手協辦啊~可是內容卻完全保密,一點風聲也沒有走漏呢~」喵喵捉著褚冥漾的手說。

「不如問問千冬歲吧,情報的話千冬歲更在行。」褚冥漾看向坐在一旁,臉色有點青青的千冬歲。

「千冬歲身體還是不舒服嗎? 」喵喵問。

褚冥漾坐到千冬歲的旁邊,偷偷問到「腰會很酸嗎?還是那裡痛?要幫你按摩下嗎?倚著我休息一下吧~」

「......唉~」千冬歲點點頭歎了口氣,把頭倚到褚冥漾的肩上,閉上眼休息著。

褚冥漾對這種疲勞挺在行的,畢竟自已也是過來人,對於按摩那裡才舒服也是很熟手的。二話不說就伸手到千冬歲的腰後,到著最酸痛的幾處用著剛剛好的力度揉按著,還用上米納斯牌的清涼水感配方,舒服得千冬歲不自覺的悶哼了幾聲。

「還好嗎?」褚冥漾很溫柔的安慰著千冬歲。

「......漾漾你自己沒關係嗎?」千冬歲繼續閉上眼享受著褚冥漾的按摩。

「呵!腰是沒痛啦~不過牙印吻痕滿身都是,而且學長還不準我用藥或是法術消除,說今天晚上會檢查一下,少了一個就再印上十個......」褚冥漾遠目,一臉無奈。

「那就很不錯了嘛......」千冬歲坐起來用有點羨慕的腔調說。

「才不呢,現在欠下的早晚是要還回去啊......到了提爾的許可下來的那天,我怕我一個月都下不了床呢......」褚冥漾心裡暗暗想到那天的來臨將會是多麼的可怕,自己的菊花還會閉得上嗎?走路腿都會開開的吧?這些想法不停在腦子裡轉,轉得他臉色也青了。

「只少學長不會跟我哥一樣玩上那些奇怪的。。。。。吧」千冬歲推開了褚冥漾的手,稍微伸一下腰。

兩隻小的對望了一下,很合拍的一起歎了口氣。「唉~家家有本難言的經嘛~」

一直在旁觀看著二人那種曖昧的舉動,喵喵雙眼放光,在筆記本上飛快的記下剛才二人的對話,心想這段梗可以用在自己的下一本大作上嘛,而且她更有興趣於千冬歲說的那些奇怪玩法嘛~

這兩只小的只顧著分享和互相安慰,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在人來人往的學校餐廳的說。本來二人就是好朋友,之前又因為照顧自家兄長和學長而成為了廚房裡的好閨蜜,現在更是成為了會談論床事的知心友。



畢竟自己的另一半都是個世紀大魔王,談起來自然就更加有共鳴了。



「嘻嘻~」喵喵一面寫一面忍不住偷笑。

兩隻小的同時看向喵喵「......」

「噢哈哈哈哈~ 千冬歲知道學長他們班的節目是什麼嗎?」喵喵暗暗的收起了自己的筆記本。

「不知道......」千冬歲用懷疑的目光看向喵喵收起筆記本的動作。

「咦?連千冬歲都不知道嗎?」喵喵說

「不知道,消息都被封鎖了,而且聽聞是我哥和學長親自封鎖的,我也不好再查下去了......」千冬歲真的不想死在床上,所以完全沒有那個再查下去的勇氣。

「不知道也不要緊吧,到學園際那天不就所有的事情的掀曉了嗎?」褚冥漾說

「可是越沒有消息,就越想知道嘛~」喵喵的眼睛一閃一閃的。

「那會是種吸引人的策略嗎?」褚冥漾問。

「我覺得沒有那麼簡單,不然我哥和學長是不會親自出手的。」千冬歲說。

「這麼說也有道理嘛~」褚冥漾點點頭。

「唯一的原因大概是那個節目會讓他們覺得很討厭,所以不想人知道吧。」千冬歲分析著。

「啊~你越說我越想知道了~」褚冥漾的眼睛也變得一閃一閃的。

「對嘛~對嘛~」喵喵奮力的點頭。「漾漾要試試看問問學長嗎?」

「唔......我試試吧~」

「要小心點啊漾漾,不然會看不見明天的」千冬歲好心忠告。

「我會小心了,我也想試試新必殺技呢~」褚冥漾笑得有點狐媚的樣子。

「必殺技?」千冬歲有點不解。

「對呀~千冬歲要學嗎?只少我學過之後學長會在我用必殺技的時候變得很溫柔?」褚冥漾說。

「是麼?漾漾你快點告訴我!」千冬歲很興奮的捉住褚冥漾的肩旁。

「就是這樣這樣那樣那樣......」褚冥漾湊到千冬歲耳邊說著他的必殺技。

「咦~喵喵也想知道啦~漾漾也告訴喵喵嘛~」喵喵咬著手帕說。

「才不要告訴你呢~」褚冥漾吐吐舌頭。

「漾漾好壞呀~」喵喵鼓起臉頰說。

「漾漾和千冬歲的那個準備好了嗎?」突然從褚冥漾的後方傳來一陣聲音。

「嘩~萊因!你想嚇死人呀!別突然間飄出來呀!」喵喵驚呼。

「我一直都在......」萊因的身影漸漸淡下去。

「萊因史凱爾,不要消失!」千冬歲拋出一個飯團,而萊因則飛快的接住了。

「啊~萊因說的那個基本一都準備好了啦,現在只差練習罷~」褚冥漾說。

「我預約好了今天的課室,放學的時候一起過去吧~」千冬歲說。

「好呀!」褚冥漾說。

「漾漾和千冬歲到底準備了什麼呀~你們的這個節目也保密得滴水不漏嘛~」喵喵托著頭說。

千冬歲和褚冥漾對望了一下,然後一起對著喵喵做了個鬼臉,說「秘密~」

「呀~過份~漾漾和千冬歲都欺負喵喵啦~」喵喵一副我不依的表情。

二人笑得開懷,嘻嘻哈哈的,引得附近的人都為之則目。然後又再謀殺了不少影像球,不論是二人互相依偎按摩,偷偷說秘密的樣子,還是一起做鬼臉和嘻嘻笑的樣子,都一一被他們身邊大量的隱藏式影像球紀錄在案,當然當中也包括了他們自家兄長和自家學長的那一只影像球了。

不過兩隻小的倒不害怕他們算帳,畢竟自己和對方的這種閨蜜行為是得到他們默許的。而且夏碎和冰炎也是很明白,如果阻撓褚冥漾和千冬歲的閨蜜活動,兩隻小的真的會生氣。因為他們真的試過了,平常不易生氣的人,生氣起來是真的很可怕的,冰炎和夏碎也不想再領教第二次了。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