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很享受這種被服侍的感覺,冰炎用毛巾輕輕的為自己擦拭身體,印乾頭髮之類的行為,讓他確確實實的感受到冰炎是真的真的很寵愛自己。不然他怎麼可能讓眼前的這一位殿下能這般的放下身段和尊嚴,為人抺身洗腳?

目光投射在蹲跪在自己面前的冰炎,不由得溫柔起來,眼睛都泛著笑意。

「怎麼了?」冰炎抬起眉看著微笑著的褚冥漾。

「沒什麼,就只是覺得你很愛我嘛~」褚冥漾也很大方的說出心裡的感覺。

「我可以更愛你。」冰炎站起來,俯身吻上了那張說著情話的小咀。

「真的嗎~嘻嘻~」褚冥漾最近都很習慣洗完澡後套上冰炎的襯衫,寛大的襯衫讓褚冥漾更顯得嬌小惹人憐愛,袖口伸出螢白像玉的手指,輕托著冰炎的臉頰,笑眯眯的樣子可愛得很。

冰炎一副寵溺的樣子看向褚冥漾,覺得這樣的他真的很美好,然後這般的美好也只屬於自己。冰炎伸手撓過褚冥漾的髮絲,輕輕趨動先天之力,慢慢的一點一點烘乾他的頭髮,溫柔得就像是在看待著易碎的珍寶一樣。

「亞~告訴我你們班學園際會做什麼嘛~」褚冥漾撒嬌說著。

「......」冰炎沒回答,只是默默的繼續烘乾褚冥漾的頭髮。

「亞~告訴我嘛~告訴我嘛~」褚冥漾開始發動攻勢。

「......」冰炎抬眉看著褚冥漾,就是不肯透露。

「我不依呀~告訴我嘛~」褚冥漾環抱著冰炎的頸,蹭著他的臉說。

「沒什麼特別」冰炎說。

「嗚~亞你不愛我了嗎~」抬頭看向冰炎,褚冥漾發動淚眼攻勢。

「什麼跟什麼」冰炎皺著眉說。

「你都隱捫我,不跟我說實話了~」褚冥漾推開冰炎的手。

「褚!」冰炎對於褚冥漾的迫供方式很不是味兒,他最怕就是褚冥漾哭的樣子,一點一滴都像割在自己心上,即使明知他是裝哭的,就是很受不了。

「就不可以告訴我嗎~」淚汪汪的眼睛注視著冰炎。

「......。」冰炎咬著嘴就是不肯說。

「嗚~亞最討厭了~討厭死了~」褚冥漾推開冰炎大步走向房門,想要奪門面而出。

「你穿這樣想去那裡!」冰炎大手一捉,一拉扯讓褚冥漾重新倒在自己懷裡。

「放開,我今天不要跟你睡!」褚冥漾在冰炎的懷裡掙扎著。

「不跟我睡你要跟誰睡!」冰炎生氣的大吼。

「嗚~討厭,亞好討厭~」褚冥漾捲縮著身體,一副害怕的樣子。

「不要跟我說討厭,我告訴你好了,不過要保密的。」褚冥漾一聲聲的討厭就像是萬箭穿心般刺著冰炎的心窩,褚冥漾害怕自己的樣子也讓他很心痛。

「真的嗎~」褚冥漾含著淚的看向冰炎,眼角流露著一絲笑意。

「......」又是小冥教的吧,真是只小惡魔。






冰炎湊到褚冥漾的耳邊說

























「黑夜帝王俱樂部......」

















褚冥漾一臉驚訝的愣住了,然後說了



「我一定要去!」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