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眾人還在為火星人之王的班級活動感到好奇之際,萬眾期待的學園際終於開始了。

「漾漾你一定知道學長他們班在做什麼~這幾天漾漾你一直都偷偷的笑~」喵喵一面替漾漾打扮,一面詢問著。

「我答應過不會說的~」褚冥漾隱藏不了眼中的笑意,可愛得很。

「咦~漾漾~過份~」喵喵在褚冥漾的臉上塗塗抺抺的。

喵喵大清早的就到了黑館,抱著大包細包的衝進了冰炎他們的房間,還好他們都是很早就起床鍛鍊的份子,不然喵喵一定會看見她夢想中的情景-弱受小鳥依人的倚偎在強攻的懷裡睡。

今天的褚冥漾穿了一身絲絨藍的高領洋裝,絲質內襯於胸前緻滿白色的蕾絲ruffles,深藍色的布料襯托得他的肌膚愈發白滑無暇。裙子短得只能剛好遮蓋住重點部位,底下是一層又一層的蕾絲襯裙,看起來飄逸誘人。腰束著墨藍色金絲繡花的腰封,弄得他的腰又幼又細,背部縷空露出了白滑的肌膚和幼弱的肩甲骨。腿上穿上白色的膝上襪,仍然配上蕾絲吊帶襪,露出了傳說中的「絕度領域」

喵喵繞到褚冥漾的身後,在柔軟順滑的髮絲上噴上摩洛哥髮尾油,用捲熨器把頭髮弄成大大的波浪,再在烏黑的秀髮上緻滿珍珠髮夾,看上去猶如那美麗的銀河一般,在神秘的黑夜裡有無數的星光在閃耀。

冰炎在旁看著褚冥漾的大變身,越看越覺得下腹發熱,裙擺一飄一揚,白嫩嫩的大腿若隱若現,鈎得他鼻子發熱,血液都滙聚到腿間。

褚冥漾也注意到冰炎那火熱的視線,報以傾國傾城的回眸一笑,小嘴一張一合的,用口語對冰炎說了些什麼。「別讓其他人投下我呀!」

「當然」冰炎嘴角鈎起一抺弧度,眼底都是笑意。

「怎麼了?」還在替褚冥漾弄頭髮的喵喵看不見剛才褚冥漾對冰炎做的口形,

有點不解的問著。

「沒什麼~」褚冥漾抬頭看向喵喵,微微一笑。

「漾漾真的好可愛呀~喵喵都有點妒忌了~」喵喵拿著熱捲棒,鼓起臉頰說。

「喵喵也很可愛呀~」褚冥漾回應說

「嘻嘻~漾漾你嘴巴好壞~」喵喵有點臉紅紅的,繼續把髮卷上完。

弄好頭髮的褚冥漾俯下身穿上有搭扣的藍色高跟鞋,跟不算太高,褚冥漾站起來試走了幾步,覺得沒什麼問題,就走到等身大的鏡子前照照看自己弄成什麼模樣了。

在鏡子前轉了幾圈,擺弄一下頭髮,褚冥漾轉身對喵喵比了個大拇指,說「喵喵你很厲害呀!我都認不出自己了!」

喵喵笑得開懷說「素材好嘛~」

就在喵喵努力收拾裝扮物資,而褚冥漾還在鏡前首騷弄姿的時候,冰炎緩緩的走到褚冥漾的身後,把他一擁入懷,閉上眼輕輕嗅著他髮絲傳來的陣陣幽香。

冰炎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了一只手環,溫柔的套在褚冥漾的右手手碗上。那只手環明顯是精靈打造的高級品,即使是褚冥漾這種沒見過世面的小資「女」孩,都看得出這只手要是如何的價值不非。手環上緻滿冰藍色的晶石,雖然每一顆都是小石,可上面都充滿著冰清潔淨的水氣,就像是......褚冥漾替伊多找的那些水精之石的縮小版。

同樣是水屬性的褚冥漾一戴上手環,就覺得全身舒暢,問「亞?這是?」

冰炎吻了下褚冥漾的後腦肘,大手溫柔的撫摸著褚冥漾的手碗和那只手環,寵溺的笑著說「這是冰牙皇室代代相傳的定情信物。」

「這很貴重吧?給我戴好嗎?」褚冥漾另一只沒被捉住的手,覆上冰炎那環在自己腰上的手,手指套進冰炎的指縫間緊扣著。

「不給你我還可以給誰?」冰炎親吻著褚冥漾的耳廓。

「從前我父親親手為母親戴上,現在讓我來給你戴上。」冰炎說。

褚冥漾沒說話,只是抬起頭在冰炎的臉頰上留下一個吻印,甜膩膩的笑著。二人視線交接,雙眸間充滿熱情與曖昧,動情得快要忍不住慾望,想要吻的更深更熱烈。

不過卻被一聲「嘻嘻」打斷了......

「......」二人同時回望,只見喵喵手上拿著筆記本,笑得極其下流......。

「啊~對不起~你們當喵喵不在就好了~繼續嘛~」喵喵打趣的說。

「......」誰還有心情呀喵喵......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