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和千冬歲作為歐蘿坦手上的最大籌碼, 當然是壓軸出場了。

舞台的背景被換成日式亭園, 止水湖畔, 落櫻繽紛。黑夜的景致落下一抺柔和的燈光, 穿透緋色的櫻花, 灑落到白沙地上。褚冥漾就坐在櫻花樹下, 提著他的大提琴, 作好準備的姿勢。那是一幅如畫般的美境, 柔弱的美人身穿西式的洋裝, 提著西式的樂器坐在日式的亭園之內, 不單止沒有不協調感, 反而在落櫻和碎碎的燈光襯托下更顯得淒美和畫意。

褚冥漾對著觀眾們(金主們)微微一笑, 手指輕柔的在指板上撫按, 另一只手提著弓緩緩拉動, 優美柔揚, 渾厚豐潤的音符隨風飄揚。褚冥漾的演奏舒展而深沈, 包含著感情的細膩, 婉轉秀麗, 具有醉人的魅力和像詩一般的韻味。

低沈而緩慢的琴聲, 像是微風吹拂, 又像是露水隨葉脈落在平靜的湖面上, 奏出空靈而深沉的旋律。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褚冥漾的身上, 感嘆著那瘦小稚嫩的身體是如何的奏出如此牽動人心的樂章。褚冥漾抬起頭微微一笑, 看一看觀眾們, 再把視線看向櫻花樹的另一方, 引導著觀眾也把注意力投放過去。

一只螢白的玉手提著一把和扇緩緩伸出,扇子打開, 旋轉, 揮動。千冬歲把張開的扇子托到自己的臉旁, 半遮半掩, 若隱若現的向觀眾拋下一個嫵媚的眼神。隨著褚冥漾的大提琴伴奏, 千冬歲舞動身姿, 動作行雲流水卻含蓄內斂, 舉手投足都盡現和服之美。 

每一個動作都極注重手足頸各個部份的角度變化, 扇子的開合, 拋轉, 亮托都完整而連貫, 自然而流暢, 一頻一笑都柔美可人, 身段婀娜而優雅, 神情典雅而富韻味。擺動的振袖猶如波浪環嬈四周, 塵拂輕掠, 時而猶如蝴蝶般擺動, 時而掠於臉上嬌羞含笑。

櫻花隨風落下, 在千冬歲的身邊劃過一個一個的弧度, 隨著他的動作而飛舞, 讓人有種蝴蝶在花瓣間熹戲的錯覺。

那既是視覺的享受, 也是聽覺的享受。眼睛和耳朵都不能自控般只追逐著台上之人的一舉一動, 二人配合得恰到好處, 不互搶風頭之餘更是相得益彰。兩位節然不同的美人, 在同一個亭園下交織出一段如詩如畫般的良晨美景, 有如天上人間般的極至浪漫。

奏完最後一個音符, 擺下最後一個動作, 在花開花落之間, 褚冥漾和千冬歲的舞台就此落幕了。






(
歡迎配合久石讓的{Memory-入殮師插曲}食用)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