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眼看見自家的小寶貝提著一把大提琴出來的時候,冰炎的第一個感覺是:這小傢伙居然會這一手啊。看著就覺得優雅迷人,冰炎都忍不住嘴角微微彎起。當褚冥漾拿著大提琴在櫻花樹下坐著準備的時候,然後而來的第二個感覺是:穿那麼短的裙子腿不要張那麼開呀!這是什麼鈎人的法子嗎!

褚冥漾那短得剛好遮蓋著「重要部位」的裙子當真是若隱若現......如果不是那把大提琴檔著的話,腿張得那麼開,跟本就是要人看光光嘛~不過光滑的大腿露出來,也就謀殺了不少登途浪子了。

冰炎當下有種想要個「記憶消失鐵錘」,把在場看過的人的記憶都打掉。

音樂奏起,褚冥漾的演奏簡直讓人跌破眼鏡,壓根兒沒有人想到平時傻傻愣愣,柔柔軟軟的褚冥漾居然奏得出這般牽動人心的樂章。就連他家「老公」都不知道,自己的小寶貝會有這種真的上得了台的特技。

冰炎聚精滙神的欣賞著褚冥漾的表演,同時心內也暗暗害怕著,他......好像會越走越遠......冰炎身子倚前,雙手十指緊扣著,硬生生把不安的感覺壓在顫抖的指間,不留一點痕跡在臉上。

夏碎還在那邊暗笑他的搭檔那假裝的樣子,自己卻被自家弟弟的那副樣子雷到了。

他知道千冬歲作為神諭家族的繼承人,所有的禮節教養都是學得盡善盡美的。什麼茶道花道香道之類的,跟本就輕而易舉。但就是從來沒有想過他連日本舞都可以跳得如此......如此美妙,除了美妙,夏碎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形容眼前的千冬歲。

靈巧柔軟的手部動作,優雅含蓄的身姿,螢白的頸項彎出姣好的弧度,纖細的手指,媚惑的眼神,姻紅的小嘴。花間飛舞的蝴蝶,那是一種絕對的美,卻又虛無飄渺,像霧也像花,一剎那卻另人畢生難忘的美。

夏碎好想立刻把在場的所有人的雙眼插瞎,心裡OS著:別把我家的歲給看損了!!!

一曲落幕,千冬歲彎下身深深一躬,褚冥漾提著裙擺微微彎身,向觀眾致謝。兩只小的一抬頭就看向自家學長與兄長,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一副你誇我嘛,快誇我快誇我嘛的表情。

「那現在是蝶姬和安菲特里的投標時間,價高者得,各位想投得心頭好就不要吝嗇金錢啦~」歐羅坦露出一副黑心商人相。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