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蹭蹭磨磨的~快說! 吃飯, 按摩 和我, 你選那一個!」褚冥漾伸手輕輕的掐了冰炎的臉頰一下。

「……」冰炎挑眉向懷裡的小可愛。

「你別多想啊! 人家才沒有心痛! 快選~」褚冥漾摸了摸剛才自己掐住的地方, 雖然他並沒有很大力的掐, 不過冰炎的臉頰還是有點紅紅的。

冰炎感受著那只螢白的手在自己臉頰上來回撫摸所帶來的柔軟感, 嘴角鈎起了一抺彎度, 神情放鬆得柔光滿灑。 伸手摸過那只柔軟的手, 緊扣在自己臉上, 另一只手則是很不規矩的放到裸露的大腿根上, 用滿是繭的手來回的挑逗著, 手指既是挑起吊襪帶來回摩擦, 又伸進大腿襪的邊緣撫摸揉掐。

「別亂吃我豆腐啊~」褚冥漾捉住了冰炎那只不太規矩的手, 但他已經被摸得不知所措, 由耳根, 頸項到臉頰都紅通通的。

「可你的樣子告訴我你很喜歡?」一下子親在褚冥漾通紅的臉頰上, 冰炎得意的鈎起了一抺奸笑。

「才沒有!」褚冥漾被調氣得臉更紅了。

「那這紅通通是怎麼來的?」冰炎用手指點了一下褚冥漾的臉頰。

「嗚~我會變成這樣都是你害的~」褚冥漾臉鼓鼓的, 一副生氣樣。

冰炎沒說話, 不過嘴笑得更開了。和平日那個會對自己順意, 在可許的範圍內什麼事也會由我的褚冥漾真的不一樣, 有趣, 真的有趣。

「真的不喜歡嗎?」冰炎的手伸到褚冥漾的腰後, 用不輕不重的力度揉著他的敏感點。

「吵死了, 笨蛋! 不要再說廢話了, 快選啊~」褚冥漾被揉得腰又酸又軟, 眼睛都泛著淚光, 樣子很是為難卻帶點掘強。

冰炎忍不住手, 掏出了個影像球把剛才褚冥漾那副為難含淚的樣子給記錄下來。

「不準拍, 你這個變態!」褚冥漾伸手想要搶過冰炎手上的影像球。

冰炎把影像球舉高, 逗弄普褚冥漾。

而褚冥漾則伸手去搶, 卻不發覺自己跟冰炎貼得有多近, 直至冰炎親她一個措手不及, 才知道自己又掉坑了。

冰炎用手扣著褚冥漾的後頸, 橫蠻的親上他的嘴唇, 又舔又咬, 仿佛要把他吃進肚內。 腰和頸都被人扣著了, 褚冥漾只懂得推卻, 而嘴間只能發出一聲又一聲的悶哼和碎碎的嗚咽。

「我想要你。」吻到一個段落, 冰炎鬆開了褚冥漾, 用深沉的聲音在他的耳邊說到。

「嗚……選點東西…。。。都蹭蹭磨磨的……笨蛋……」褚冥漾的眼睛不敢對上冰炎, 垂下眼簾喘著氣說。

冰炎笑得薦壞的, 一副大爺調戲良家婦女的壞丕子樣。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