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放開我!」褚冥漾有氣無力的推卻著冰炎。

「......」冰炎的手一直在褚冥漾的後腰揉著,而且絲毫沒有要放開的催勢。

「你選好你也要讓我執行啊!混蛋!」褚冥漾被揉得酸軟,卷著身體窩在冰炎懷裡。

「欲拒還迎?」冰炎挑眉看著褚冥漾,嘴角鈎起一抺奸笑。

「誰......誰欲拒還迎了,放開我!變態!」褚冥漾努力掙扎,人在冰炎的懷裡扭動著。

冰炎被褚冥漾那新鮮的舉動磨得心癢,早就心火旺盛,所以才會一直挑動著褚冥漾,想多看看他這種嘴巴說不,卻像是欲拒還迎的狀態。不過要是他再這樣一直在看已懷裡扭動,磨蹭著那不應該磨蹭的地方,真的很難說冰炎自己有沒有那種能耐壓制著慾火。

所以他很乾脆的放手了。

「?」褚冥漾對於冰炎突然的舉動有些訝異,皺皺眉頭,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略有凌亂的裙擺。拍拍衣服,褚冥漾一臉不滿的向冰炎躬身行了一個禮。

「我才不是特別為你準備的,你別會錯意了,只是因為你買下了我,才會那麼好運氣能夠看到我準備的特備節目啊!」褚冥漾抱著手,抬頭側視著冰炎。

「跟上來,不然後果自負!」褚冥漾吐吐舌頭,轉身就帶著冰炎進了獨立包間。

冰炎的眼眸微微一眯,看見褚冥漾的耳朵微微泛紅,很滿意的站起身就跟著褚冥漾走。

(作:你們都忘了身邊還有「很多」人啊~公開著的上演春情氣沒所謂嗎?

漾:明明就是你幹的好事!

冰:...... (宣示主權也不錯)

作:是嗎?(吃著喵喵弄的手工飯盒)

漾:#)

進到獨立包間,褚冥漾示意冰炎可以坐到沙發上等他,等他坐下了又轉身沖了一杯黑咖啡遞到冰炎腿前的茶桌上。

獨立包間的設計雖然簡單,但卻很有情調。純黑色的牆壁,中央鮮紅色的套裝沙發和透明灰的亞克力膠茶桌,上面放著幾個爉燭小燈,燈光柔和,空氣中盪漾著一點點的百合花香。

「在這裡等我!」褚冥漾放下咖啡就走到布幕之後準備。

冰炎沒等一會,很快褚冥漾就提著大提琴從幕後走出來了。他提著琴徑自走到圓形沙發上,擺好了琴和弦,目光看著那位很是放鬆,倚在沙發上,手肘靠在扶手上的冰炎。

「記住,現在這3分30秒,是只屬於你和我的3分30秒。這一首歌,我只拉給你聽,你是這首歌在這世上的唯一一位觀眾啊!」褚冥漾露出一抺溫柔的微笑。

溫柔的樂章隨著褚冥漾的手奏出,細膩而溫暖,就像他本人一樣,如水般包裹著一切。

冰炎閉上眼,深切的感受著每一個音符,仿佛那是褚冥漾在自己耳邊低喃訴說著的愛語,一陣又一陣的溫暖感由耳朵開始起,傳遍四肢百骸。這是最美好的3分30秒,只屬於我們的3分30秒。只有我知道的他的美好,只屬於我的褚冥漾。

褚冥漾很專心的拉著那一首他為冰炎而準備的樂章,並沒有看見冰炎那張滿足放鬆的嘴臉,也見不到他那柔軟得可以用「聖母級別」來形容的笑臉。

你很好,你的一切都很美好。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