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部1年A班的活動- 黑夜帝王俱樂部, 正式開幕!!!! 說好聽的是黑夜帝王, 但實在的不就是是男公關嘛, 而且還是間以軍裝上陣, 充滿危險色彩的男公關俱樂部。

褚冥漾當初並沒有意識到冰炎的「工作」是幹什麼的, 當冰炎說要開始工作的時候, 褚冥漾還是乖乖放行, 然後自己則和千冬歲繼續在那特等席上吃吃喝喝, 笑笑說說, 回味那多角度360全方位影像球拍出來的帥氣老公。

俱樂部那富麗堂皇的大門一打開, 排著隊進來的是一群又一群的美女, 各人的臉上都漠名的泛紅害羞著, 眼睛死死盯著各軍官看。

「報告上將, 妳的位置已經準備好了, 請跟隨下士到指定位置。」 負責領路的學生穿著深綠色的軍服, 對進場的客人行了一個軍禮。

「上將, 這是軍務報告, 請過目。」 另一位下士向客人遞上餐牌。

-------------------------------------------------------------------------
黑夜帝王俱樂部 
下午茶餐 任選一款 各五千卡爾幣一人

A
。t英式下午茶 (三明治, 水果塔, 司康餅, 配大吉嶺茶、伯爵茶或汽泡果酒)
B
。t美式下午茶 (小漢堡, 水果批, 麵包布甸, 配美式咖啡、可可亞或冰酒)
C
。t中式下午茶 (中式點心, 蒸蛋糕, 西米布甸, 配玫瑰花茶、苿莉花茶或梅酒)

飲品可轉特調飲品, 需另加二千卡爾幣

小吃
特色水果盤  五千卡爾幣
特色蛋糕併盤 五千卡爾幣
特色點心拼盤 五千卡爾幣

特調飲品 (無酒精飲料)
軍艦   五千卡爾幣   日落   五千卡爾幣
星際航行 五千卡爾幣   凱旋   五千卡爾幣
白色將軍 五千卡爾幣   戰地奇蹟 五千卡爾幣

消費滿三萬卡爾幣可指定服務人員
消費滿五萬卡爾幣可與服務人員錄一段說話
消費滿十萬卡爾幣可要求服務人員拍照留念
與服務人員對戰並勝利, 可對該服務人員下達一個指令(期限為本俱樂部關門為止)

----------------------------------------------------------------------------

褚冥漾看著餐牌, 那些價碼看得他眼皮抽搐……原本他還在想這麼貴真的會有客人上門嗎, 但看見那群如狼似虎的女人, 立即臉色變黑。 現在只覺得自己某束頭髮升起了, 嘖嘖, 這分明是




           有妖氣!!!!




這群女人, 那些眼神, 倒水似的消費模式, 分明就是瞪著那些條款吧!!

「千冬歲, 你不覺得我們應該幹點什麼嗎?」褚冥漾看著那忙碌服侍各台客人的冰炎, 咬牙暗暗的說到。

「漾漾, 你認為我們應該怎麼做?」 千冬歲怒視著坐在某台客人那裡為人倒茶的夏碎。

「他們左右逢源得那麼高興, 不如我們也小小報復一下?」 褚冥漾說。

「那我們也要指名某個人嗎? 我可不想被我哥以外的人碰啊!」 千冬歲顯得有些為難。

「......我也不想」 褚冥漾抱著手歪歪頭說。 

「啊~可是我不討厭千冬歲, 不如……」褚冥漾突然湊到千冬歲的耳邊說。

「……那好吧, 我也不討厭漾漾你。」 千冬歲媚眼一拋, 回望著褚冥漾。

兩只小的相望而笑, 眼底閃過一絲陰謀。

褚冥漾稍稍看向冰炎, 然後把視線放回千冬歲身上, 專注的看著那熟悉的紫眸, 微微一笑, 一手捉住了千冬歲的袖子。 千冬歲牽起了褚冥漾另一隻手, 十指緊扣, 被捉著袖子的手環上了他的腰 也同樣注視著靈動的墨眸, 和褚冥漾相望而笑。 二人之間的距逐漸收窄, 一點一點的靠近, 直至鼻尖貼著鼻尖, 呼吸著對方身上的香氣。 二人閉上眼睛, 慢慢把嘴唇探向對方。

冰炎和夏碎從剛才就覺得渾身不對勁, 正想看看小可愛們怎麼了, 就立即對上了「香艷」的一幕。他們機乎是同時作出反應, 一個翻身跳過面前的桌子, 用肉眼看不見的速度衝到兩只小傢伙那裡, 在要吻下去的前一刻一手護著自家小可愛的嘴唇, 一手將人抱進自己的懷裡。

「你們在幹什麼!」 二人同聲怒吼。

褚冥漾拉下冰炎掩蓋自己嘴巴的手, 抬頭不以為然的說。 「你們在幹什麼, 我們就在幹什麼呀。」

「你們親親我我的, 我們自然也親親我我呀~」 千冬歲接著說。

「歲, 我們跟本沒親吻。」夏碎皺起眉說。

「我沒主動碰其他人。」冰炎有點生氣的說。

「可是人數不成正比嘛~你們每人不只有一打, 可我們只有一個啊~」 褚冥漾氣鼓鼓的說。

「歲, 不能這麼計算的。」 夏碎說。

「以牙還牙, 以眼還眼。」 千冬歲聲音冷冷的。

「褚, 你這是在吃醋嗎?」 冰炎看著懷中生悶氣的小人兒, 突然有點高興。

「你才吃醋, 你全家都是個大醋罈~」褚冥漾說。

「這是工作。」 冰炎覺得生悶氣的褚冥漾很可愛, 但這報復的方式又讓他覺得有點無奈, 所以語氣很是認真。

「嘖! 憑什麼他可以使喚冰炎殿下。」
「區區一個低賤的妖師就想高攀。」
「他可以和殿下一起大概是用妖師的能力得來的吧。」
「明明是個男的, 真不知羞恥。」
「只不過是兄弟, 所以才能接觸夏碎大人吧」
「不單只是男人, 還亂在一起, 就不能多為夏碎大人設想嗎。」

隔岸觀火的女人聲音此起彼落, 一句又一句的諷刺中傷。

「那你繼續, 我不想看。 千冬歲我們出去走走吧。」 褚冥漾掙開冰炎, 生氣的站起來牽著千冬歲走。

「好呀!」 千冬歲也很乾脆的站起來, 暗著臉牽著褚冥漾走。 

「褚!」 「歲!」 冰炎和夏碎同時捉住了自家小寶貝的手。

「不用理會其他人。」冰炎的聲音顯得有點緊張。

「歲, 其他人怎麼想是他們的自由, 你清楚我是怎麼想的。」 夏碎說。

「我沒興趣理他們的豆腐腦在想什麼, 我只是看不下去, 你繼續你的工作吧!」 褚冥漾面無表情, 眼中閃過一絲陰冷。

「褚, 這是我的責任, 別為難我。」 冰炎緊握著褚冥漾的手。

「責任......既然你放不下, 那我幫你吧。」 褚冥漾瞇眼看向冰炎。

「褚?」 

「我要求與你 - 冰炎 對戰!」 褚冥漾認真的說。

「那我也要求與你 – 夏碎 對戰!」 千冬歲接著說。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