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 別添亂了。」 冰炎微微皺眉。

「添亂? 我才沒有添亂呢, 我可是認真得很。」 褚冥漾抱著手看向冰炎。

褚冥漾走到最就近的某一張桌子前面, 瞪了那一枱女人一眼, 慢條斯理的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餐牌, 用全場都聽得到的音量對冰炎說。 「不是說與服務人員對戰並勝利, 就可對該服務人員下達一個指令嗎?」

「褚……」 冰炎顯得有點無奈。

「就憑你? 真是不自量力。」 那一枱其中一個顯然有妖精血統的女學生說。

褚冥漾淡淡的回頭看向那名發話的女學生, 用一個不以為然的表情看著他, 右眼的眼底閃過一絲的金光, 眼神帶著一鼓剌骨的恐怖。 「在我說可以之前給我閉上你的嘴巴。」 

妖精女孩被褚冥漾的樣子給嚇怔住了, 她印象中的情報是眼前的是個軟弱膽小的妖師, 是個連力量也不懂好好運用, 需要人保護的白袍罷了。 但眼前的他跟情報一定有出入, 不然她一個好好的紫袍怎麼會被一個白袍的眼神及氣勢給振住了? 

不行, 她不能被一個小小的白袍給影響到。 

妖精女孩回過神來, 正想要跟褚冥漾嗆聲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嘴動不了, 只能從緊閉的嘴巴裡發出「唔唔……嗚嗚……」之類的聲音。 妖精女孩急了, 雙手掩著自己櫻唇, 緊張得表情扭曲, 眼眶都發紅了。

妖精女孩身旁的另一位女學生嘴巴微顫, 聲音發抖的說 「 妖……妖師……他用妖師之力了……」

褚冥漾冷冷的掃過同枱的女孩子, 然後目光再一次落到妖精女孩的身上。 

「我到底是不是不自量力, 看看就知道了。 光憑我這個小妖師就足以讓你哭出來了, 不是嗎?」 褚冥漾的語氣中帶點嘲諷, 看著那妖精女孩閉屈得快要哭的樣子, 心裡莫名的有種滿足感。

「褚, 解除力量。」 冰炎走上前捉住了褚冥漾的手碗。

褚冥漾回頭看向冰炎, 挑眉, 露出一個媚笑。

「那你和我對戰吧, 我戰勝了的話, 答應我, 結束今天的當直。」 褚冥漾說。

「褚? 小冥?」 冰炎看著褚冥漾的眼睛, 心底莫名的忐忑, 握著的手也微微收緊了。

「你不是想要看見, 想要知道嗎? 現在就是融合了。 我既是你的褚, 也是小冥。 」 褚冥漾戲虐的笑。 

「為什麼? 」冰炎的聲音沉沉的, 像是強忍著什麼。

「為什麼? 因為你讓我不安了…… 我不喜歡你和其他人這麼親密……」 褚冥漾微微皺起眉, 眼神有那麼一點的責備。

「……對不起」 冰炎自責的說到。

「那和我決鬥吧, 也是時候應該宣示一下主權了? 」褚冥漾輕輕的拍了一下在冰炎的臉上。

「 我答應你, 不過先解開言靈限制吧。」 冰炎撫上褚冥漾的手, 曖昧的用指腹在他手碗內則輕輕撫弄著。

「我不要。」 褚冥漾笑著說。

「褚!」 冰炎皺眉說。

「要解開也可以, 我們先比完再解吧。 我不想聽見她的聲音。 」 褚冥漾說。

「……好吧」 冰炎說。

「既然千冬歲也要挑戰夏碎學長嘛, 那不如我們來一個雙人對戰吧。」 褚冥漾詢問著千冬歲。

「可以呀。」 千冬歲肯首。

「歲……你是認真的嗎? 」夏碎說。

「當然。」 千冬歲認真的說。

「褚, 你是在開玩笑嗎?」 冰炎顯得有點緊張。

「就當是訓練, 我們認真的切磋一下不好嗎?」 褚冥漾歪歪頭看著冰炎。

「在學園裡也不怕受傷。」 千冬歲說。

「既然歲這麼說, 那我也沒意見了。」 夏碎忍住了心底的不快說。

「……好吧。」 冰炎為難的答應了。

褚冥漾鬆開了冰炎的手, 跑到千冬歲的身邊, 勾住了他的手臂。

「那現在我們就是敵人了。」 千冬歲推開了夏碎。

「你們就洗乾淨脖子等死吧, 我會讓九瀾過來收屍的。」 褚冥漾陰冷的笑了。

冷風飄揚…… 在場的眾人心裡暗暗想到: 好陰毒呀~~~~~~

「……」冰炎和夏碎忽然有一種錯覺, 好像看見了自己的小可愛先是進化成小妖精, 現在則進化成小惡魔了。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