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你們先換過衣服吧。」冰炎說。

「我還好,千冬歲你要換嗎?」褚冥漾摸摸自己的裙子說。

「唔......稍等我一下,畢竟這種大振袖真的不方便活動。」千冬歲點了點頭說。

「褚,你也一併換。」冰炎皺著眉看和
向褚冥漾的裙擺,那種長度,分明是動一動就會全看光了吧。

「好吧~那我也換一下~」褚冥漾微微一笑。

「我預約到競技場了,你們換好了就到第三競技場來吧。」夏碎放下手中的電話說。

「好,那你們等著去死吧~」褚冥漾露出了個天使般的笑容,可嘴裡吐出來的話卻是驚嚇死人了。

褚冥漾打了個響指喚了聲「黑曜」,地上漸漸亮起了一個黑色的陣法,在褚冥漾和千冬歲被傳送走之前,褚冥漾回頭對著那群花痴的女人說「也歡迎你們來觀戰啊~」

╳╳╳

冰炎夏碎也換回了自己的黑袍和紫袍在第三競技場上等著,因為挑戰自己的是各自的小寶貝,二人實在是太擔心他們會受傷,所以就拉提爾過來,一方面充當著裁判,另一方面則是可以隨時隨地的作為醫生施展救援。

不過當然,既然被提爾知道了二只小的要挑戰眼前這兩位,他當然是要公之同好了,所以在場的除了剛才在俱樂部的容人及侍者外,現在還多了一群親朋好友在圍觀。

朋友都算了,就連那兩個殺氣騰騰的親人都在觀眾席裡,想起冰炎就覺得頭痛了。

地上又閃起了一輪黑色的陣法,從亮光中漸漸顯出了褚冥漾和千冬歲的身影,一個白袍,一個紅袍。千冬歲還是掛著那副能劇面罩,而褚冥漾則是戴著一個有著黑色花紋的半面面具,只露出了鼻子以下的地方。

「褚,你的白袍不一樣了。」冰炎看向褚冥漾,眼神中有一點點苦惱。

「啊~這套是新的,大衣太長我會拌倒,所以就跟協會要求了要件短一點的。」褚冥漾說。

冰炎盯著褚冥漾的腰看,紅眸好像要滴出血來一樣。可以不要那麼朝風引蝶嗎!短就短,幹嗎要修腰!褲子直筒的不行嗎!怎麼就要弄得這麼貼身呀!圓渾的屁股,畢直的雙腿都顯露無為了吧!

「眼神不用那麼熱切的盯著我看呢~ 」褚冥漾雙手放在腰後,溫潤的笑著。

褚冥漾瞄一瞄提爾說「我們開始吧~」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 請讓自傲者見識你的能耐」 藍色的掌心雷應聲出現在褚冥漾的手裡。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 請讓愚昧者見識你的懲罰」破界弓現身於千冬歲的手裡。

冰炎皺起眉,咬著牙,一點想要拿出烽云凋戈的意思也沒有。另一邊的夏碎也只是緊握拳頭,完全沒有行動。

「怎麼?你們是看不起我們嗎?」褚冥漾收起了笑容冷冷的說。

「我們在你們的心目中就弱得連幻武也不直得拿出來嗎?」千冬歲的語氣也顯得有點生氣。

「尊重我們一點好嗎?」褚冥漾說。

「我沒那個意思。」冰炎說。

「沒那個意思就給我拿出你的武器!」褚冥漾大聲怒吼。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 請讓挑戰者見識你的能耐」冰炎沈沈的說到。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 請讓年輕者見識你的練歷」夏碎也狠著心說。

看見二人都拿出了自己的幻武,褚冥漾擺好架勢,眼神暗了暗,喚了聲「提爾!」

千冬歲也架起了破界弓準備著。

提爾用眼神詢問著冰炎。

冰炎遲疑了,但還是微微的點頭。

提爾一揮手說。「戰鬥開始!」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