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爾響聲後褚冥漾立刻叩下板機,給冰炎來了兩顆米納斯特製子彈。冰藍色的子彈螺旋著,尾隨一陣陣的成螺旋狀的白色尾霧。冰炎一個側身閃開,一跳步提著烽云凋戈衝向褚冥漾。冰炎一揮手用烽云凋戈劃出了一度銀色軌跡,冷冽的槍尖朝褚冥漾刺去,目標鎖落在褚冥漾手上的米納斯。

「水之唱,風與風起舞鳴,壹之水刀狂。」褚冥漾用精靈百句歌反攻著。隨著褚冥漾的說話,空氣中突然刮起了數把人高的水刃,朝著冰炎攻擊去。

「雪之嘆,雪與冰起盤錯,拾参舞旋盾。」冰炎一頓,腳尖點地一步後退,順勢用槍一挑,配合百句歌放出冰盾防禦。

水刃與冰盾相撞,驟然變成白茫茫一片。一道水刃穿過冰盾,劃破冷氣,一舉斬到冰炎面前。在觸及冰炎之前,在約一步之距左右的距離,水刃瞬間被蒸發成灼熱的水氣消散。

「唓,先天之力。」褚冥漾嘟噥著說。

「褚,百句歌的能力變強了。」冰炎嘴角微不可見的彎了一點,聲音中有著讚賞的語調。

「聲音類的術法我是應該要強的,現在配合著小冥,能夠百分百使用出妖師之力,當然就更強了。」褚冥漾笑笑說。

「百句歌......拿回多少了......」冰炎問。

「還差三分一左右。」褚冥漾說。「和雅多他們一起找水精之石的時候拿回了一點,之後又在炎之谷那邊拿到了一些,還有出任務的時候也找回了不少。」大眼睛一邊轉,一邊數數手指。

「你和誰一起出任務。」冰炎挑眉,有點不悅。

「千冬歲最多,雅多也不少,還有其他一些不認識的......唔~我們認識的黑袍有時也會帶我一起出任務。」褚冥漾再提起米納斯,準備再一輪的攻擊。

「我和千冬歲的配合度很高啊~」褚冥漾快速看了千冬歲一眼,打了一個手勢。

千冬歲點了點頭,蹬了一步飛出去。褚冥漾用米納斯朝競技場中心射了一槍,一個藍色陣法亮起,一道水柱像噴泉般湧上來。千冬歲單腳點在水柱正上方的中心點,由他腳尖點著水的一剎那,水結成冰,形成一個樹立在場中央的冰台。

「奈律津由呂、龍神護符、一三七點地、動!」千冬歲結印說。

「奈律津由呂、龍神護符、二四六飛天、封!」褚冥漾說。

隨著二人的咒語,一道護身法陣包圍著二人。

「奈律津由呂、布由呂一四五、飛破空。」隨著千冬歲的咒語,競技場上立即捲起了一陣狂風。褚冥漾用米納斯射出大量王水泡泡,隨著千冬歲的風咒捲滿場上。然後用力一蹬,褚冥漾向著地上打了一槍,利用著反作用力一下子就跳上了冰台。

冰炎向後跳,回到夏碎的身邊。夏碎揮動著手裡的冬翎甩,把靠近的王水泡泡全數打破。冰炎則用著先天之力,把濺出來的王水全部結成冰。

同時間,千冬歲則拉開了破界弓,向著二人連發了數箭。

「爆火、随着我的思想成爲退敵所用。」冰炎抽出了幾張爆符,變成了飛鏢,一部分對應的打落了千冬歲的箭,而另一部分則朝褚冥漾他們所站立的冰台中段擊發。

褚冥漾隨即蹲下身,一手按著冰台大聲吟唱著。《以妖師之名,此冰火燒不斷,術攻不破,鐵砍不動,直至我所允許而陷落。》一道暗紋隨褚冥漾的言靈覆蓋在冰台之上。當冰炎的爆符觸及冰柱時,飛鏢如同撞上精鋼,全數反彈開去。而且軒起的連串爆炸,更是對冰柱絲毫無損。

「厲害!」坐在觀眾席上邊喝著紅酒?邊看好戲的某吸血鬼說。

「漾漾其實一直都很努力的。」某天使摟著白妖精的腰,站在後方看。

「漾漾運用力量的方式成熟了不少。」某表兄一副滿懷安慰的樣子說。

「之前做了那麼多特訓,還可以丟我們假的話,我一定會要他生不如死。」某惡魔巡司鳳眼一眯,冷冷的說到。

其他一直看不起褚冥漾的觀眾,對於現在不單至是勢均力敵,更是妖師那方稍稍佔有優勢的情況下,都感到有點不可思議,對那二人的配合度和攻擊力,甚至說不出一點倒台話。

「亞~夏碎學長,你們再不認真點,是真的會輸得很慘啊~」褚冥漾戲謔的笑著說。

「米納斯!」褚冥漾大吼一聲,場上所有剩餘的王水泡泡立即應聲爆破,形成無數的水箭直直的向著冰炎及夏碎飛去。

冰炎和夏碎及時反應過來,用力一跳,躍上半空中。

王水箭全數相撞,正當所有人以為他們避開了,褚冥漾再次命令到。「合!上!」應聲,王水合成一巨大水箭,瞄準著那二人向上衝。

「祈禱于天之術,自然生成而歸自然生成,吾力量容于力量,術反之咒!奔騰時空中的黑流,逆上重生吧。」夏碎在空中快速結印,形成一個大陣,一下子把王水攻擊全數擊破。

冰炎一下子踏上了夏碎的肩膀,借力躍向冰台之上。夏碎亦順應他行飛之勢,用冬翎甩勾住了烽云凋戈的槍尾,隨著冰炎提槍一揮的拉力一舉到達千冬歲的面前落下。

冰炎一瞬步衝向褚冥漾,用烽云凋戈突刺向他。褚冥漾立即用米納斯對著槍頭開槍,用子彈彈開了直刺向自己的烽云凋戈。冰炎順勢將槍頭向下,一點地即抬腿就掃向褚冥漾的腰腹處。褚冥漾後跳一步,單手握著冰炎踢過來的腳碗,然後用力一推,一翻身,從冰炎的頭頂上略過。

在空中,褚冥漾對著冰炎的背連開了三槍,但都被冰炎用烽云凋戈反身一掃全部擋下。

同時間,千冬歲用風符幻化了一柄利刃,快速的向著夏碎砍去。千冬歲雙手握劍,長劍橫劈豎砍側削,使出無數變化,一下又一下攻擊著。夏碎亦敏捷地避開了一波波的砍劈,也恣意揮舞著冬翎甩,既是牽制也從中找機會回擊。一來一往數十招,直至夏碎用冬翎甩纏住長劍,二人拉据著才消停。

四人互護位置,相對相恃著。

「褚,身手敏捷了。」冰炎面露喜色。

「多得你的訓練啊~」褚冥漾仍然提槍指著冰炎。

「歲,近身戰進步了。」夏碎欣慰的看向自家弟弟。

「必需要努力克服自己的弱點,我才有資格跟哥你並肩而戰。」千冬歲盡量保持身體動作,以免被夏碎繫走自己手中的劍。

「別因為愛我們而總是小看我們,我們也是有能力保護自己的,也足以保護你們......」褚冥漾肯定的說。

「不要抺殺我們的努力,看清楚......」千冬歲付和著說。

「「我們不是弱者!」」褚冥漾和千冬歲同時喊到。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