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是弱者!」這句話褚冥漾和千冬歲彷彿是在訴說給圍觀的觀眾聽,也像是在對冰炎和夏碎的控訴。他們是真的很努力,努力的變強,努力的成長,因為他們必需趕上自家學長和兄長的腳步,他們想要的並不是被人保護在懷裡,而是能夠並肩作戰,能夠得到他們的信任。

 

冰炎稍稍收正了姿勢,長槍一擺,整個人的氣勢就出來了。夏碎亦長鞭一揮,把捲著千冬歲長劍的冬翎甩抽回來。

 

「褚,你真的變強了,但和我比還差得遠。」冰炎溫柔一笑,然後用力一蹬,就瞬間飛躍到褚冥漾面前,槍頭緊餘1毫米就碰著褚冥漾的頸。

 

褚冥漾面上並沒有驚訝之色,反而平靜如水。就好像面前的冰炎並沒有拿著烽云凋戈要脅著自己一樣。

 

「認輸吧,我不想你受傷。」冰炎說。

 

「我不要。」褚冥漾出奇不意的開了一槍。

 

冰炎則身一閃避過,然後冷眼對上褚冥漾。

 

「你打不過我的。」冰炎聲音一沈。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褚冥漾說。

 

褚冥漾一晃避開冰炎的槍,提腿一踢,正正向著冰炎的要害攻擊。冰炎想後退卻發現烽云凋戈被褚冥漾捉住了,唯有抬手緊捉住他的腳碗。褚冥漾一跳一反身,以烽云凋戈以及冰炎的手作為支點,借力用另一條腿來攻擊冰炎,一腳掃向他的臉頰。冰炎向後一仰,恰恰避開了褚冥漾的踢擊,鞋底就在冰炎的面前略過,後退一步的同時也放開了手中的烽云凋戈和褚冥漾的腳碗。

 

「哦~烽云凋戈也不要了嗎?」褚冥漾把烽云凋戈拋向冰炎。

 

「不錯,繼續。」冰炎滿意的說,卻用手示意褚冥漾進攻,大有挑釁的意味。

 

「是嘛~我們認真的打一場吧。」褚冥漾說。

 

褚冥漾再提起米納斯,一面開槍一面說「 水之鳴,水與音互纏旋,拾伍破音瀑。」擊出數顆精靈百句歌合成子彈。

 

「雪之落,雪與冰暗潮湧,貳拾寒霜箭。」冰炎語罷,冰箭就朝著褚冥漾攻擊去。

 

水子彈尾隨了一圈圈的聲沒波振動,就在接近冰炎之時爆破並釋放出大量大範圍的高音刺耳聲波,連同冰箭都全數振碎。

 

冰炎拋出了一個結界符咒,免強擋下了聲波攻擊。場上除了一眾黑袍以及一些有力人士之外,其他觀眾紛紛掩耳躲避,面露難色,特別是一些對聲音夠敏感的種族,有些更直至出現頭暈噁心的感覺。

 

「偉大的水神,吾是你的僕人,吾是你的巻屬。請差遣你的使者為吾所用,攕滅敵人!龍神招來。」褚冥漾乘音波攻擊做成的空檔暗暗在一旁組織另一輪攻勢。

 

隨著褚冥漾語落,一道巨大的水柱從天而降,大水衝擊著冰炎和夏碎,好在他們的結界足以擋下這可怕的水壓,不然一定會受重傷。浪花拍到觀眾席上,整個競技場頓成澤國,除了他們所站立的冰台,場上再沒有任何立足之地。

 

「現在是我主場了。」褚冥漾滿腹陰謀的笑著。

 

環顧四週,冰炎臉上再無任何鬆懈的痕跡,他認真了,因為自己的小寶貝變強了,心底默默的浮現欣賞以及讚同。他是認真努力的,不然怎麼能在短短的一年時間裡有如此大的進步?又怎麼能區動如此龐大的能量?

 

褚冥漾並沒有理會冰炎的感動時刻,飛快的結起印來,場上頓時出現四個大型陣法,分別佈於東南西北四個方位。結印一成,褚冥漾大喊一聲「水影成形,召喚四方守靈。」

 

陣法旋起發光,以水為形,褚冥漾召喚出四隻用水做的獸。

 

東為青龍,南為翠龍,西為熾龍,北為冰龍。

 

的而且確,褚冥漾是擅長水系法術的,但今日能夠運用自如,除了豐富的想象力幫了他一把之外,練習是必不可少的。

 

他的小寶貝真的成長了。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