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回望身邊仍然在哭泣的少年, 那無聲的眼淚真的很美, 猶如珍珠般從濃墨的大眼中落下. 冰炎忽然間覺得心臟一緊, 他好像有點心痛眼前青年那哀慟的模樣. 好想好想, 好想伸手觸碰青年的臉龐, 用指背溫柔的抺過那柔軟的淚水, 用食指描繪青年的眉眼, 用手心溫暖那蒼白的臉頰, 用拇指輕輕蹭過那如花瓣般的嘴唇. 



為何會如此惹人憐愛?



冰炎沈沒在青年的哀愁中, 完全沒發現自己到底是用著多溫柔的眼神在注視著青年.倒是青年感受得到從冰炎那裡來的視線.

[怎麼了?] 青年用略大的襯衣衫袖抺了抺臉蛋, 紅通通的眼睛不解的看向冰炎.

[……] 大概是自己偷看的目光太露骨, 被青年發現了, 冰炎剎時覺得極為尷尬. 他怔住了, 突然間也好像啞了, 半張著嘴卻久久發不出聲音. 他收回視線, 頭稍稍垂下,紅眸斜斜的瞄著潔白地板上的某一個角落, 抿住唇, 重重的咽下一啖口水, 想要好好整理嘴裡吐不出來的話.



可以問嗎? 你為什麼哭泣? 怎麼那麼傷心? 是太感動嗎? 



冰炎苦惱的抓了抓自己頭上的銀毛, 他皺著眉抬頭對青年艱難的說 [你沒事吧.]

[……謝謝, 我沒事.] 褚冥漾眨了眨大眼睛說.

[沒事就好…… 冰炎, 音樂科.] 冰炎提起勇氣伸出手對青年說.

褚冥漾呆了一下, 然後轉過身來用不重不輕的力度回握了冰炎, 示意友好的微微一笑. [褚冥漾……西洋畫科.]

冰炎的雙眸瞪大, 握住的手收緊了, 興致勃勃的看向褚冥漾說 [西洋畫科? 那你認識那幅畫的作者嗎?] 

「作者?」褚冥漾的手輕抖了一下。

「對!作者!你認識吧!」二人的手仍然握住,冰炎敏感的察覺到褚冥漾那微不可見的動搖,自覺認為眼前的人一定認識那位感動他的畫家。

「你認識的,剛才我問你的時候你明顯有反應。」

「......」那雙紅眸像是看穿了他一般, 直直的盯著他,讓他覺得有點怯生生的。本來還想糊混過去, 但冰炎認真的眼神卻讓他無法回避。

「為什麼要問作者?」褚冥漾抽回了自己的手,淡淡的說到。

「我很喜歡這幅畫,想見他。」冰炎也收回了自己的手,卻不捨手心那不屬於他的溫度,握著拳

眷戀的揣摩著。


「......見到又怎麼了?」褚冥漾把視線放回畫上,眉眼間又再度充斥著剛才的哀愁。

「我想看其他的畫,還想買下這幅畫。」冰炎的語言間滿是認真。

「......是嗎?」褚冥漾淡淡的說。

「我希望能和他交流,我對這幅畫的感受很深。」冰炎說。

「感受?你感受到什麼了?」褚冥漾皺著眉看向冰炎,似乎是對冰炎的說話感到不悅。

「這個人,很傷心......也很寂寞。卻樂意處於這份傷感中,就像是......在處罰折磨自己一樣。」冰炎盡力訴說著他對那畫的感受。

「你懂什麼......」褚冥漾沈默了一會兒,才暗暗的說到。他咬一咬牙,忽然間站起來,轉身就想走。

「別走。」看見褚冥漾突然就要離去,冰炎心急得捉住了他的手碗。冰炎有些懊悔了,本以為直率說出自己的感受可以拉近自己與青年的距離,但現在看起來大概是反效果了。

「放手......」褚冥漾掙扎想要脫開冰炎的手。

「如果是我說錯了什麼的話,我道歉。」冰炎誠懇的說,仍然緊扣著對方的手碗,彷彿一放鬆對方就會在他面前消失一樣。



褚冥漾沈默了,淚,接連不斷落下。



「別哭。」冰炎鬼使神推的伸出了手, 輕輕拭過褚冥漾的臉龐。眼前的他很脆弱,很柔軟,淚水一直都沒停過,猶如水做。

褚冥漾先是因為冰炎的突然稍微頓了一下, 伸手推卻了他那過份親溺的動作。

「為什麼哭。」冰炎握了握被拒絕的手, 猶疑不捨,最後卻放下了。

「沒為什麼,也不關你的事,請放手。」褚冥漾為難的皺眉, 低著頭, 眼神飄移到地板的一角。

冰炎注視著褚冥漾垂下的眉眼, 長長的睫毛在那大眼上一抖一動, 掛著星星點點的水氣。 眼角瞄過自己的右手, 那手碗傳來的溫度是如此的真實, 規律的脈搏都在提醒他眼前的人是活生生的生命, 一份惹人憐愛的生命。

冰炎沈默著, 用指腹輕輕蹭著褚冥漾手碗內側的柔弱。他完全沒有自覺此刻自己的舉動是有多麼的曖昧, 只是順著本能的想要更多的觸碰青年。心裡有種滿滿的感情, 像是要衝破出來。從來也沒有過的感覺, 只想要眼前人, 觸碰他, 了解他, 保護他, 把他緊緊擁在懷裡, 成為他的依靠, 把肩膀讓給他哭。



愛情就像靈感一樣, 有些是從生活經驗累積, 細水長流,有些則是沒警沒告, 突如其來的燦爛星火。



              這大概就是戀愛吧。



褚冥漾見冰炎久久沒有放手的意慾, 認為他不問到想要的事情是不會放開自己的了。

「畫送你, 請你放手。 如果想要其他的畫, 恕我沒辦法, 其他的都被的毀了, 只有現在這一幅是唯一殘存的。你那麼喜歡, 畫展後就送給你, 反正我也不想再看見它了。」 反正他也不想留這幅畫, 乾脆給了他, 一了百了。

「你是Vague d’eau?」冰炎驚喜的說。

「那你現在知道了, 畫也得到了, 放手!」褚冥漾聲音中滿是譴責, 眼神更像是柄利刃, 渾身帶刺的拒絕著冰炎。

「不放......」知道褚冥漾就是他的繆思,冰炎更不可能放手。

「你到底想要怎樣。」褚冥漾冷冷的說。

「為什麼要哭,為什麼要毀掉畫, 為什麼不想要了......」冰炎很苦惱, 他從畫中感受到的, 青年為什麼要畫這麼哀傷的畫呢。

「這跟你沒半點關係。」

「我喜歡你的畫......」但更喜歡你。

「謝謝,但你沒權干涉我的事, 我跟本不認識你,放手。」褚冥漾臉上的表情扭曲了, 彷彿冰炎的說中了他的痛處。

「我可以去看你其他的畫嗎?未完成的也可以。」冰炎不想放棄。

「只有這一幅,也不會有其他了。」

「我不會再畫畫。」褚冥漾偏過頭不再打算看冰炎,只是盡力的想要收回被扣住的手碗。不過因為冰炎的手很大, 圈在褚冥漾纖細的手碗上緊緊鎖著, 無論他怎麼抽也抽不出來。

「為什麼不再畫了?」

「不再畫就不再畫了, 跟你沒關係!」褚冥漾大吼著,眼眶也發紅,就只是瘋狂的推卻掙扎。

「我是你的畫迷, 當然跟我有關係了。」

「我畫不了,不能畫了......」褚冥漾突然蹲下來, 手脫力的垂下任憑冰炎捉住,眼淚一滴滴落下,眼神有點空洞,像是失去了靈魂一般。

冰炎不明白褚冥漾為什麼要哭,他自己也有寫不出曲的時候, 但也不會如此歇斯底里的。只是他心痛, 心痛他的眼淚,心痛他那強忍痛痤似的表情, 心痛他那纖瘦得可怕的手碗, 心痛他那蒼白如紙瘦削的臉頰。

冰炎一手扯起褚冥漾, 把他緊緊抱在懷裡,大手環著他的腰抱著他的背。

「沒靈感的話我可以帶你去找靈感, 不會畫不了的。」冰炎不擅長安慰人, 但他盡力了。

「畫不了,我不會再畫了,嗚......」被緊抱著, 感受到陌生體溫的同時, 淚線就好像變脆弱了,褚冥漾因此而哭得更凶。

「你只是需要休息, 調整一下狀態就會好了。」冰炎輕掃著他的背。

「嗚......」褚冥漾用額頭抵在冰炎的胸膛, 雙手緊握著自己的衣擺, 抽泣著。

冰炎感著懷中微顫抽動著的嬌小身軀,不知可以再說些什麼安慰褚冥漾, 只能來回掃著他的背, 安撫他, 緊緊抱住他的腰,溫暖他。



好一陣子, 二人都維持著擁抱的姿勢,空氣中就只是回盪著青年的喘溢聲。



「對不起,我....真的畫不了,請你放棄吧。」褚冥漾稍微拿回點理智, 輕輕推卻緊抱著自己的冰炎。

「我很累, 那枝畫筆大沈重了, 我再也拿不起來了。」抬頭, 褚冥漾看著冰炎,面上的表情就像是強忍著發炎傷口被利器割開一般的痛。





那是我生命中再也承受不了的重量。

對不起,讓你失望了。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