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見百合花的枯萎,

想看見睡蓮沾滿污泥,

我討厭你眼中的世界,

毀掉你的保護傘,撕碎你的自尊,

我會否看見天使墮落成穢物的瞬間?





「不......求你......放過我......嗯啊!」破碎的求饒聲回響著整個房間。

褚冥漾的手被皮帶束縛在後,由手肘的位置開始至到手碗,都被特制的皮帶拘束扣緊緊綁住,留下一條又一條的紅痕。雙腿是曲著的,在膝蓋窩的位置有一枝金屬棒子,棒子的兩頭連繫住皮扣,綁在褚冥漾的大腿處,強行分開雙腿。

褚冥漾現在的姿勢極其羞恥,頭向下側著臉屁股卻抬得高高的。因為缺少了手的支撐,褚冥漾的上半身都是貼在床上,下半身則是因為強行分開的姿勢,讓難堪的小穴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氣中。

「別......啊......不要.....」陌生而鮮明的異樣感充斥著後穴,褚冥漾感覺到蜜穴被數根手指撐開,潤滑劑因手指抽插發出「嘀咕嘀咕」的水唧聲,心裡充滿住難受又恐怖的感覺。

「叫得真好聽,你這只妖精。」冰炎一手拍在褚冥漾的屁股上,留下五指紅印。

「嗚......嗚......」褚冥漾啜泣著。



為什麼?為什麼自己會淪為這個人的玩具?

明明自己也是一個好好的男子,現在卻要伏在這個沒血沒淚的男人身下,讓他任意竊玩?



「呀......」冰炎猛然抽出手指,冷空氣頓時湧入蜜穴。

褚冥漾一個哆嗦打了個冷顫,穴口一收一縮的動著,引誘著冰炎。還未來得及回氣,冰炎那灼炎碩大的東西就毫無預警的頂進了褚冥漾的蜜穴。

「啊嗚.....啊啊!」一口氣插到最深處,徹底被貫穿的痛直達心臟,痛得褚冥漾眼淚直流,全身肌肉收緊,猛然拉伸脖子向後,崩出一個弧度。

「你想夾死我嗎!」突然的收縮夾得冰炎的肉棒有點痛,他狠狠的掐在褚冥漾的脖子上,讓他機近窒息。

「呼.......咳......」被壓迫的氣管發出嘶啞的氣音,腸子被撐開擠壓,褚冥漾不舒服的扭了扭身子,羞恥的挪動身體,想要躲避那猙獰的男根。

「想走?沒那麼容易!」才剛移出了那麼一點,冰炎就立刻捉緊了褚冥漾的腰,狠狠的將巨物再挺得更深更入。

「不要......咳......痛......嗚.......」褚冥漾痛得哆嗦起來,巨物在體內的脈動,一下一下都確實的搞碎著他的自尊。



痛,提醒他這不是夢。



冰炎按下褚冥漾扭動的身子,捉著他的腰挪動著下身火燙的巨物。淺淺的出,深深的挺入。在深處猛烈的撞擊搞動,肉棒和腸壁不斷摩擦,冰炎的每一下抽動都像是要把身下的人兒給開膛破肚一般。

「痛......好痛......」血緩緩的從大腿跟處流下,落在白色的床單上。落紅滴在雪白上,既詭美又淫靡。

冰炎並沒有理會身下的褚冥漾哭求喊痛,隨著血液的潤滑,冰炎動得更是順暢,反覆享受著他濕軟嬌熱的蜜穴繼續抽送。

「不要啊......好痛......停呀......嗚啊......會死的......呀哈」褚冥漾痛的聲聲叫哀,哭得死去活來。

「哈,叫得還真浪,你生來就是讓人操的!」褚冥漾愈叫得淒慘,冰炎愈覺得有快感。蜜穴發出咕唧咕唧的水聲更加刺激著冰炎的獸性,肉棒更是滾燙發漲。

被愈來愈大的肉棒猛裂的抽擠搞動,褚冥漾已經發不出聲音來,只能張開嘴大口喘氣,雖然瞪著眼,卻濛上一層迷霧,失焦的死盯著一個方向。

冰炎來回抽送,在快要到頂的瞬間用力挺到最深處,一股火燙的白濁灌到褚冥漾之內,把他燙得哆嗦打顫,反著白眼幾乎昏了過去。

冰炎抽出自己的男根,白濁混著血絲落下。大掌一下拍在褚冥漾的屁股上,牽動上火辣的後穴,痛疼又一次把他扯回了現實。



「小騷貨,我很期待未來的三十天」冰炎滿意的勾起了嘴角,以主人的姿態說到。



冰炎轉身進了浴室,獨留褚冥漾繼續維持著羞恥的姿勢束縛在床上。

「嗚......」褚冥漾閉上了眼,飲泣著。




對,今天只是第一天......我還有三十天等待著。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