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和青年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人,一個在名為世界的污缸裡打滾多年,嚐盡人生的苦辣咸,另一個一直被受愛護,在溫室裡成長, 雖說人生當然也會有不如意事,可甜的部分絕對佔大多數。

冰炎厭惡自己身上的一身罪孽,覺得自己大概連骨髓都是黑的。要在商場內打滾,能不染血,能不染黑嗎? 一將功成萬骨枯,他能站在世界的頂點,再奸狡狠毒的事都做過,手上有多少條人命,跟本數也數不清。

他想要玩弄長相溫潤清秀的青年,實在不無原因。他嫉妒青年的純真,厭惡青年一臉的幸福和不諳世事的氣質。青年越是清潔乾淨,冰炎就越是自卑,他想要毀掉青年的乾淨,想要在蓮花上澆上糞土。

因為世界本來就是個瘋狂的旋渦,不應該有人能夠獨善其身。

冰炎掌握著世界,他可是冰牙國際的主席,擁有生意的頭腦,俊美的容貌,精壯的身材,僅以30之齡就把集團推上世界的龍頭之列,是所有人趨之若騖的好男人。即使他選擇的對象只限於同性,即使他從來在床事上都算不上溫柔,但

為之獻身者可以說是數之不盡。

男人從父親那裡得到了集團,用手段迫使父親及一群老臣子下台。他從來都不信任人,甚至於他是以能力及價值來衡量一個人的去留。在男人的眼底裡, 人只有分兩種,能使用的,以及廢物。在金錢和權力的面前,什麼愛情親情友情,都是狗屁。

他冷酷無情,他不留餘地,既像冰也像炎,所以人們都稱他為冰炎總裁。

冰炎的強硬手段促使集團成為世界之最,掌管世界30%的經濟,公司的業務涉及醫療、教育、能源、糧食、軍事工業等等,甚至是壟斷了某幾隻重要藥物的市場。

青年和男人唯一的交接點亦在於這一片的醫療市場。

褚冥漾是個自由的音樂人,因為沒有家庭負擔,他能夠醉心於音樂之中。他和公主就是在某國的皇家音樂學院中認識,同樣都是主修大提琴,跟隨的是同一個指導老師。褚冥漾雖然不至於是什麼世界知名的大提琴家,但在自己國家內卻是小有名氣。他的音樂就如同本人一樣,溫潤如水,纖細空靈,還帶著股猶如飛翔般的自由感。靠著家族的支持,畢業沒多久就已經出了好幾張音樂集。

褚冥漾很純真很乾淨,即使父母在年幼時已經雙亡,但得到親姊以及表兄的愛護,一直無所缺,也無所憂,在滿是愛的環境包圍下成長,青年才能如此自然而吸引人。青年的表兄一直以兄長自居,親姊嘴巴硬卻一直溺愛弟弟,青年真的很幸福。

青年的表兄乃是白綾藥業的總代表 – 白綾然,雖然年輕,但卻有很好的生意頭腦以及人際網絡。其姊亦是商場上有名的女強人,只要聽見褚冥玥的名字,所有人可是都聞風喪膽,甚至是等著被坑。他們溺愛青年,放任他追求夢想,青年說要修讀音樂系,他們樂於為青年請最好的老師,報最好的學校。只要能保護青年,只要青年能一直為持著這份赤子之心,即使世途再險惡,他們也願意為青年遮風擋雨。

所以就算生意上冰牙國際佔白綾藥業接近40%的總收入,青年卻從來都未接觸過男人。

因為青年是他們細心呵護的白,不應該接觸黑。

不過卻是因為這般小心的保護,褚冥漾並不認識冰炎,不了解冰炎的手段和能力,才會在那一夜的宴會中如此不識抬舉,拒絕了不能拒絕的人。

或許那天他能適當的配合,或者用成熟宛轉的方法拒絕,他們就不會失去他了。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