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時送他離開吧,小玥你安排一下。」白綾然一直揉著自己的眉心。

 

「可以把他送到那裡?無論到那處都免不了有那個人的勢力在。根本沒有地方是安全的。」褚冥玥說。

 

「總不能答應他的要求啊!他要的可是漾漾,漾漾啊!金錢又好,生產線又好,這些都可以給他,但漾漾是絕對不可能的。」白綾然用力的槌在桌子上。

 

「我當然知道!那個條件我也絕對不會答應的,但是他現在要脅的卻是全數抽走白綾藥業的所有投資,那可是40%,我們會挎掉的!」褚冥玥說。

 

「公司挎掉我也不能交出漾漾,即使失去冰牙國際這個靠山,我們也可以從其他途徑找回那40%從資金的。」白綾然說。

 

「胡鬧!什麼公司挎掉!這可不是什麼過家家!你要知道公司並不是屬於你的,我們必須向各股東交待!」會議室的門突然被打開,一把聲音重重的說道。

 

「父親......你不明白......」白綾然看向打開門的某人。

 

「我那會不明白,從剛才就聽得清清楚楚,對方只要求我們交出冥漾,並沒要求更多吧!」白綾臮走到某個坐位上,拿起了一把正通訊中的手提電話。

 

「叔父!」白綾然怒視著緊跟在父親身後的叔叔。

 

「要不是你叔叔他通知我,家業沒了我還被你們蒙在鼓裡呢!」白綾臮說。

 

「舅舅,對方的要求並不合理呀!」褚冥玥大吼著。

 

「那你們自把自為,犧牲整個家族就合理嗎?還是說公司倒閉了,讓幾萬人失業就合理?這只是你們自私,偽君子罷!」白綾臮盯向褚冥玥。

 

「可是,怎麼能讓漾漾.......那個人的風評父親你是知道的呀!」白綾然咬牙切齒的說。

「就是知道那個人有多麼心狠手辣,他認定了的,你認為逃過了這次,冥漾可以逃過下一次嗎?那個人只會要得更狠,動用更大壓力吧!」白綾臮說。

 

「父親,你明知道漾漾是去幹什麼,你也能狠心送他過去?」白綾然緊握拳頭,眼眶紅著說。

 

「為著多數人的利益,少數的犧牲是必要的。只有他一個人就可以擺平這件事,怎麼都沒理由拒絕。」白綾臮抬眉看向白綾然。

 

「舅舅.....漾漾可是你的親侄子呀!」褚冥玥悲憤的說。

 

「父親,你怎麼這麼狠心,一點親情也不顧。」白綾然咬牙說。

 

「不孝子!我就是顧親情才要這麼做,難道你們的親人只有冥漾?整個家族就不是你們的親人?」白綾臮一巴掌打在白綾然的臉上。

 

「......」褚冥玥白綾然呆滯當場。

 

「總之事情就這麼決定,懿,你去找人先把冥漾看管起來,以免他逃跑。」白綾臮吩咐他的弟弟說,然後看向白綾然及褚冥玥「或者有人協助他逃跑。」

 

「父親......公司並不屬於我......但也不屬於你,我要求召開家族大會。」白綾然說。

 

「好啊!就讓你們好好的死一次心。懿,通知家族各支長老,三天後於本家召開家族大會,到時會以投票方式決定白綾藥業對冰牙國際所提出的要求的取向。」白綾臮氣勢凌厲,鷹一般的眼睛掃向白綾然及褚冥玥。

 

「還有白綾然作為總代表卻決策失誤,差點害公司蒙受嚴重損失。即日起無限期停職處分,位置暫時由前任總代表的我-白綾臮接手,直至另行通知。而褚冥玥亦因同樣罪名被免職,二人即日起於本家處禁閉,會議當日會同時決定二人的去向。」說罷拂袖離去。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黑ちゃん
  • 嗚…被虐了一把.....
  • 乖~~ 之後會更虐的

    露露 於 2014/08/08 09: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