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一個人被幽禁在本家的另一個合院中, 周圍只有冷冷清清的四面牆, 還有門外一群嚴陣以待的守衛.

 

一個人的晚上,更加讓人覺得擔心和害怕。聽到男人的要求,那更加令人害怕。

 

雖然心裡有數自己是因為什麼而這樣被禁足, 但當懿舅帶著人風風火火的闖進褚家中,真的把他狼瘡的押進來時,眾人冷冷的視線,都是刺骨的痛。

 

彷彿他們的目光中,都只有無聲的遣責。

 

無助旁惶的感覺充斥全身,口水都咽不下, 褚冥漾只能緊握住拳頭, 強忍下身體的顫慄.

 

到底都是自己的錯, 褚冥漾雖然擔心害怕, 但更多的是後悔. 連平常都是溫和友善的懿舅都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今次自己是闖下彌天大禍了。 就算想要賠罪,但對方要求的是自己一個月的使用權,不然就抽回冰牙國際在白陵家全數的交易。照那天晚上男人粗暴霸道的行為來說,這一個月,難免是地獄般的日子。

 

自己能答應嗎?

 

明知到在那種場合裡出現的都必定會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當眾讓男人丟架, 那種身份的人會輕易放過自己嗎? 即使道理在自己這邊, 但那種人會講道理嗎?

 

眼眶發紅,緊咬住牙關。褚冥漾你真蠢,當時忍一忍不就好了嗎。

 

[叩叩] 合院的大門推開了.

 

[漾漾?] 從大門那邊走進來的是辛西雅, 她手上托著一些簡單的飯菜.

 

[辛西雅姊姊!] 褚冥漾滿帶期待的看向辛西雅, 希望從對方口中能打聽到點什麼.

 

「漾漾先吃點東西吧,都關進來整整一天了。」辛西雅把飯菜放地大理石的桌子上。

 

「抱歉,我沒胃口。」褚冥漾搖搖頭說。

 

「辛西雅姊姊可以告訴我現在的情況嗎? 事情真的沒有轉機嗎?」語氣中滿是無奈。

 

「......漾漾,你別擔心,然和冥玥會處理好的。」辛西雅想著要安慰褚冥漾。

 

「是嗎......不過我怕,會連累他們......」褚冥漾垂下眼,眉毛緊緊的皺起來。

 

聽到「連累」二字,辛西雅的手幾乎微不可見的抖了一下,她盡力的想要露出一個「沒關係,不用擔心」的表情,也希望自己臉上的笑容不要太過僵硬。

 

「漾漾,先吃點東西吧。」辛西雅捉住了褚冥漾的手,用纖細柔軟的指頭在褚冥漾的手心一下下有節奏的敲著。

 

《然要送你走,今晚1點在合院西面的圍牆等》

 

褚冥漾收回手,臉色一暗。 果然情況真的很壞,壞到連然都要送走自己了, 就像喵喵那樣,承受不了壓力,跟本沒法收留自己了。

 

連「家」都保護不了我嗎?

 

「漾漾,吃飽才會有體力呢,你病了的話然和冥玥會擔心的。」辛西雅遞上筷子,也輕輕的拍了拍褚冥漾的背。

 

褚冥漾點頭,接過筷子默默的吃著。

 

吃著,卻只吃得出苦的味兒。

 

「那我先走了,明天再給你送飯。」辛西雅搭上褚冥漾的肩膀,再次點下暗號。

 

《今天晚上西邊圍牆,萬事小心》

 

褚冥漾苦苦一笑,然後問「姊和然......真的沒事兒嗎?」

 

「你就放心吧,那可是然和冥玥啊!」辛西雅溫柔的笑著。

 

褚冥漾笑了笑,送走了辛西雅,一個人坐在床榻上靜靜思考著。 就連喵喵都受不了壓力而送走我,那光靠白綾家可以救得了自己嗎?即使救得了,那是必需用多大的代價才可以換得來?

 

褚冥漾閉上眼,雙手交握放在膝上,一幕幕和親人的快樂在腦海中閃過。 那個溫柔的家,我不想讓它傾倒,我不想我最愛的人因為我而受到傷害。

 

「......我不想走。」褚冥漾淡淡的說。

 

「我不想連累他們。」艱難的咽下口水。

 

「對不起。」淚水緩緩的滑下。

 

對不起,我太愚蠢了。

 

褚冥漾張開眼睛,墨瞳中少了往日的光彩,添黑的瞳孔中彷彿看得見絕望。

 

「可以請臮舅舅過來嗎?」褚冥漾走到門前對守門人說。

 

XXX

 

另一邊的合院, 白綾然和褚冥玥閒靜的在喝茶, 不過臉上卻盡是憂色. 夜間晚風微拂, 吹過樹梢發出沙沙的聲響, 柔和的月光, 寧靜的環境, 卻掩不過二人藏匿在心底裡的擔憂.

 

希望漾漾能安全的離開這裡, 避過這一劫.

 

[咯吱.] 大門被推開, 進門者就是他們沒日沒夜在擔心的那個人.

 

[漾漾?] 白綾然驚訝的看著來訪者.

 

[然, 姊, 晚上好.] 褚冥漾淡然的看向二人, 作揖行禮.

 

[你這個笨蛋! 怎麼在這裡面! 快點回到你的院子去!] 褚冥玥又怒又急, 此刻她的笨蛋弟弟應該是在另一個合院等待接應人, 他不能錯過這個機會的.

 

[漾漾, 快點回去!] 白綾然聲音發冷的命令到

 

[對不起……我不想走……] 褚冥漾垂眼說.

 

[我不想連累大家……]緊握著拳頭說.

 

[啪!] 褚冥玥突然衝上前, 抬手就是一巴掌的打在褚冥漾的臉上.

 

[什麼不想走? 你知道不走你要面對什麼嗎?] 褚冥玥怒吼著.

 

[……我知道] 褚冥漾淡淡的說.

 

[你知道那還不走! 你不是那麼天真認為可以在一個月後能全身而退?] 褚冥玥緊緊的按著他的肩.

 

[可是我……]褚冥漾艱難的開口.

 

[沒可是, 漾漾你就照著我的安排走吧.] 白綾然走到褚冥玥身後, 輕輕拍著她的背.

 

[我不能把責任拋下, 一個人逃離這裡, 然後要你們為我收拾這個爛攤子. 我也不能容忍因為我的過失而賠上整個家族.] 褚冥漾認真的看向一直在保護他的二人.

 

[而且我要逃多久? 一年? 五年? 十年? 難道我要一直生活在陰影中, 一輩子都過著逃亡的生活?] 褚冥漾搖頭說.

 

[……離開這裡, 等事情淡一點就會接你回來……]白綾然眼中充斥著不認同.

 

[一個月, 就只是一個月. 把它當成一個比較長的惡夢, 忍一忍就過了. 然後我就可以回來了, 回來了就仍然可以是你們最可愛的漾漾, 這個家也不會受罪. 這不好嗎?] 褚冥漾皺著眉, 但語氣中盡是安慰.

 

[我一日也不想你受苦.] 褚冥玥眼眶發紅, 聲音都是啞的.

 

[妳一直都在保護我, 今次請讓我去保護妳好嗎?姊.] 褚冥漾上前緊抱著褚冥玥.

 

[不行…… 不行, 怎麼可以……]褚冥玥埋首在他的肩窩中.

 

褚冥漾感受得到肩膀上微濕的涼意, 這還是第一次他能確切感受到一直都是強勢的她心中的那份脆弱, 她的姊姊第一次在自己面前示弱.

 

[我會回來的, 到時你們還會像現在一樣愛我嗎?] 褚冥漾的聲音中有著明顯的哭腔, 淚水都在墨瞳中打轉.

 

[你永遠都是我弟弟!] 把著褚冥漾的手收得更緊了.

 

[我們永遠都愛你.] 白綾然上前把二人抱著.

 

[……謝謝, 對不起……我也愛你們.] 眼淚靜靜的淌下.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