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冬歲……他身體不好嗎?] 冰炎輕輕的問坐在旁邊的千冬歲.

 

[冰炎學長, 漾漾他有心碎綜合症(1), 有聽過嗎?] 千冬歲有點緊張的交握著手.

 

[大概知道, 他怎麼會……] 冰炎皺著眉說.

 

[漾漾之前有一個很喜歡的人, 不過因為意外走了, 漾漾傷心過度才會患病的.]千冬歲說.

 

[……]冰炎的紅眸淡下來了.

 

[咭噔咯噔……]一陣急速的腳步聲, 夏碎風風火火的趕到.

 

[怎麼了, 漾漾他怎麼了?] 夏碎背著大提琴, 額上冒著汗, 大概是沒有駕車跑著趕過來的.

 

[!] 千冬歲看見夏碎立刻就起來跑過去, 緊緊抱著他.

 

[, 沒事的, 不要怕, 會沒事的.] 夏碎抱著千冬歲說.

 

千冬歲沒有回答, 只是輕輕的點頭, 但夏碎確實感受到他抱著自己的手一直在顫抖著. 在搶救的是弟弟最好的朋友, 而且一次又一次的病發入院, 夏碎知道千冬歲其實很害怕, 他自己何嘗不是呢……

 

每次來到這間醫院都像是有撒不掉的陰影, 他們已經失去過一次, 他們承受不了第二次.

 

[冰炎, 謝謝你.] 夏碎說.

 

[……]冰炎沒有發話.

 

[如果不是你在他們身邊的話, 千冬歲一定會嚇壞的, 也不能這麼快就可以送漾漾過來.] 夏碎接著說.

 

冰炎狠狠的一拳打在旁邊的椅子上.

 

[是我, 是我害他病發的, 如果不是我執意要問他那幅畫, 他就不會回憶起傷心的事……] 冰炎內疚得低頭把臉埋在雙手之中, 喉嚨裡一陣酸苦久久不散.

 

[……那只是巧合.] 夏碎說.

 

[……]冰炎雙手握成拳頭, 抵在額上, 支撐著身體.

 

[沙拉沙拉……]診療室的簾子拉開了.

 

冰炎緊張的馬上站起來, 千冬歲亦立刻轉身拉著夏碎走過去.

 

[病人已經沒事了, 不過情緒有點不穩定, 所以我們替他打了一點鎮定劑, 今天就留院觀察吧.] 醫生說.

 

看著褚冥漾從診療室推出來, 雖然還是有點虛弱, 但臉色已經比之前好多了, 眾人都像放下了心頭大石.

 

[那我去替漾漾辦入院手續吧.] 千冬歲的眼眶有點紅, 剛才抱著夏碎的時候應該是偷偷哭過.

 

[我陪他上病房吧.] 冰炎垂下眼, 緊緊的握著拳.

 

夏碎點點頭, 就徑自就走向千冬歲, 陪著弟弟去辦手續.

 

之後褚冥漾的親友陸續到來, 在病房內探望那位睡在床上的虛弱病患, 每一個臉上都有著擔心, 傷心和痛心.

 

只有冰炎一個人附帶著內疚站在病房外, 既心痛又自責.

 

╳╳╳

 

褚冥漾很快就出院並且重投正常生活, 就像之前病發一樣被身邊的人當成易碎品般小心的保護著, 每天繼續有人陪吃陪喝陪睡, 他不想畫畫沒有人會迫他, 他想要吃蛋糕就會有人親自送上門. 生活舒適但心底仍舊是缺了一個角落, 身邊的人再用心愛護, 就是填補不了空洞的地方.

 

唯一不同的, 是身邊多了一個人, 那個自稱是自己畫迷的人.

 

由出院到現在, 冰炎總是像影子一般無處不在. 褚冥漾總覺得那個人好閒, 好像什麼也不用做, 每天都在自己身邊晃來晃去.

 

和千冬歲一起去咖啡廳的時候, 冰炎會坐在隔壁的桌子, 二人之間就會有那麼一條走廊的距離. 慢慢的越來越近, 由隔壁桌子坐到自己對面. 再發現的時候, 冰炎已經在自己身旁了.

 

 距離一點一點的在收窄.

 

什麼時候開始, 身邊就多了這麼的一個人? 又是什麼時候開始, 畫迷變成了朋友? 然後又成為了自己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有次褚冥漾問冰炎說[你都不用上課嗎],

冰炎就告訴他[我所有學分都修完了, 只差畢業.]

這嚇得褚冥漾瞪大了眼睛, 因為那時冰炎只不過是三年級的下學期.

然後又問[那出席日數呢?]

冰炎撫了撫他柔順的黑髮又笑笑說[參加多幾個比賽拿些獎就可以了.]

褚冥漾心底立即有一萬隻草泥馬走過, [拿獎有那麼容易嗎……]

冰炎笑得更開了, [最近是我人生之中狀態最好時段].

褚冥漾失笑了, 對著冰炎那自信的樣子說了一句[自大狂~]

冰炎沒再回話, 就只是一直的笑著, 很溫柔的看著自己.

 

一開始是有點抗拒, 但之後就開始習慣了, 習慣了身邊有這麼一個人在.

 

習慣是一種很可怕的東西, 因為習慣了, 那些事就會變成生活的一部份. 當一個人入侵了你的生活而變成一種習慣的話, 那他就會變成你的一部份, 理所當然的存在著, 就像空氣一樣.

 

他會在自己需要的時候隨傳隨到, 他會事事以自己的感受為先. 他會樂意把自己喜愛的東西送上, 他會在自己寂寞時和自己談上一整晚的電話. 他會在自己冷的時候為自己捂手取暖, 即使他天生面癱, 他也會在自己失落時盡力逗笑.

 

他很溫柔, 他會一直陪著自己, 任由自己撒嬌任性.

 

自己也理所當然的任性著, 接受他那沒上限的寵溺. 然而, 內心卻有那麼的一份忐忑與責難.

 

褚冥漾是有點呆, 但絕對不是笨蛋, 而且感情細膩敏感. 對於冰炎的一言一行以及對待自己的態度, 褚冥漾心底裡是有個譜的, 他知道冰炎是喜歡自己的. 不單單是一個畫迷對畫家的喜愛, 而是人對人的那種情愫, 冰炎喜歡他.

 

明明知道卻沒有拒絕, 褚冥漾覺得自己很自私, 一直給冰炎沒有限期的希望, 然後利用他的溫柔, 吸取他的溫暖. 他內疚卻沒法抽身, 自己就像是沙漠中乾涸龜裂的土, 只會渴望更多的滋潤, 完全不會滿足.

 

得到過, 誰願放手?

 

同樣的, 冰炎也放不開. 他明白褚冥漾因為那個人的事有多受傷, 所以很虛偽也自欺欺人的應為只要能留在他身邊就好, 即使要一直維持這種不上不下的狀態卻也是一個機會, 他希望自己能夠一點一點的侵入褚冥漾的生活. 不求取代那個人, 但至少能在他心裡佔一席位. 只要能夠待在他身邊, 為他輕舔傷口, 讓他能意識到身邊還有這麼一個人在就夠了.

 

他願意讓他依賴, 成為他的養分, 任由他索取.

 

真心不知道為什麼在畫廊那麼一段短的時間就可以讓自己淪陷至此, 是因為那清秀的臉龐和眼淚? 是因為對他的才華的欣賞? 是那揚逸的灰暗和細膩感情所產生的共鳴感? 是那份想讓人狠狠保護的脆弱感吸引著自己? 還是相處下來那溫柔細緻的性格?

 

可愛情就是這般不可理諭, 只要踏上了, 就會如流沙般一點一點陷落. 你只會發現更多他的好, 而不好的你也會坦然接受, 直至那名為愛情的泉乾涸而止.

 

冰炎不理解愛情, 也不想理解. 他只知道自己眼裡心裡只有他, 也只想要他.

 

心靈的傷口不易修補, 痛失過一次讓他畏首畏尾的, 但這不要緊, 自己有的是耐性, 他可以等, 等待他的心門重啟, 可以接納另一個人為止. 他需要時間, 需要休息, 過去的傷口太大, 要他重新接受另一個人實在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但不足的部分可以由自己慢慢補上.

 

愛上了他, 付出什麼也值得.

 

等待的, 是那天他也可以愛上我.

 

 

 

1: 心碎綜合症病人會出現胸病, 呼吸困難, 憋氣等與心臟病發時相似的症狀.成因為經歷親人配偶的去世所帶來的巨大悲痛, 遭遇嚴重驚嚇等過分緊張情況所帶來的強烈刺激.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