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掌之司,四龍守護,淹土殺敵。」褚冥漾說完咒語,四條龍獸立即撲向冰炎和夏碎。


「奈律律由呂,追蹤方圓,布由四方之位。」千冬歲在四龍之上施行了追蹤術。


四龍的頭上立即出現追蹤的陣法,以青龍及翠龍為一對,而熾龍及冰龍則為另一對,同時冰炎和夏碎身上亦出現相對應的追蹤陣法。


「哈哈~這是我和千冬歲合創的追蹤導彈水龍攻擊!很厲害的啊~」褚冥漾跳到千冬歲的身旁,摟著他的手把頭倚在他的肩窩中。


「褚,那個名字很沒品味。」冰炎說。


「你管我!四方之龍,攻擊你的目標!」褚冥漾結印說。


跟據褚冥漾的咒語,四條龍分別衝向冰炎及夏碎。青龍有著水藍色的鱗片,司掌水,對著冰炎發射出一波又一波的水炮。冰炎用敏捷的身手避開連發的水炮,跳躍,旋身,空中轉體,再密集的攻擊都觸不到冰炎的一根頭髮。在冰炎跳躍後點地的一剎那,有著綠色鱗片的翠龍對著他噴出了一度白霧,霧所及的地方隨即生長出數條粗壯的籐曼,攀上冰炎點地的腳,籐曼以極快的速度捲著冰炎,纏上並防礙他的活動。


青龍新一輪的水炮亦向著冰炎發射,身體受到滕曼的阻撓,冰炎等於是要硬生生的接受這一輪的水炮攻擊。夏碎立即想要衝過去解救他,但同樣的,他也被另外的兩條龍纏鬥著。


熾龍有著紫色的鱗片,每一度擺尾都伴隨著數度雷電落下,在與冬翎甩數十下的交加之間,讓競技場的另一方活像光箭地獄。雪白的冰龍亦以靈巧的身影穿梭於雷電之間,張嘴一吐氣,數千枝冰針以夏碎為目標,劃破長空落下。夏碎想要去協助冰炎,但自己同時亦分身乏術,揮著冬翎甩擊破熾龍的雷電之餘,也要避開冰龍密集的冰針雨。


夏碎一咬牙,用冬翎甩一揮,勾著冰龍的尾巴,縱身一躍一跳,以冰龍的尾巴作為支點,猶如盪鞦韆般飛上半空。熾龍立即扭身轉向,向半空中的夏碎張嘴,發出一度雷電炮。


「風之主,光之力,交錯相乘,反射咒界!」夏碎立即反應並使出強勁的反射結界。


夏碎將結界的角度一轉,將巨大的電炮反射向冰炎的方向,恰恰就打中了青龍連發的水炮,一舉催毀了那數十發的水彈攻擊。


冰炎用炎之力摧毀了身上的籐曼,隨即橫向一跳,舉起烽云凋戈用力一擲,直直向熾龍的陣法射去。正正就擊中陣法最脆弱的一點,夏碎騰躍而下,踏在烽云凋戈之上施力,讓烽云凋戈深深陷入,整個西方陣法頓時龜裂粉碎。


「學長開外掛!那有那麼容易就打中那一點啊!」褚冥漾大吼說。


「我不是火星人之王嗎。」冰炎戲謔的說。


「嗚!我才不理你是火星人金星人還是土星人!《以妖師之名,命令三三無盡之力,合而為一,平衡四方,引體成形 - 黑曜!》」褚冥漾將青翠冰三龍滙合,三龍相撞形成一度冷光,下降至褚冥漾的跟前。


一度黑色的影子緩緩上升,在褚冥漾的前面成形。黑曜以黑騎的樣式出現,伸手接過那冷光,一觸即幻化成晶瑩的大劍,一旋手,即將大劍立於跟前,撒發出巨大的劍氣與壓迫感。


「這個不得了!」蘭德爾立即坐直身體,極度專注的留意著那個黑色的人影。


「小心!」安因立即張開翅膀護著賽塔。


「唓,那笨蛋還會這招。」休狄一揮手擋在阿斯利安前面打撒那傾泄而臨的劍氣。


褚冥玥白綾然同時在空中結下數個妖師專屬的結界,為他們這邊的一群設下保護。


在場的所有黑袍立即嚴陣以待,無比專注的看著黑曜,而較弱小的觀眾有一部分已經被劍氣壓得呼吸困難,幾近昏倒。


「小傢伙弄得這麼大呀~」扇突然出現,一揮手上的扇子就加強了觀眾席上的保護結界。


「褚,你是認真的嗎。」冰炎皺起眉,全身神經緊繃,每一分都在戒備著。


「我一直都是認真的,學長你要小心啊,黑曜可不同於四方術龍,他是實打實的強,沒有那脆弱點啊。」褚冥漾極度認真的說。


夏碎亦感受到自黑曜而來的壓迫感,立即移動至冰炎的身邊作好準備。


「黑曜,學長就交給你了~」褚冥漾微笑著對黑曜說。


「吾必將為汝之利刃,為主驅逐殺敵。」黑曜單手提起大劍,另一手抬起褚冥漾的下巴,在他的額上落下虔誠一吻。


「我要殺死你!」冰炎怒目而視,狠狠盯住那非禮他小寶貝的黑龍,唇齒間難掩他的怒火。


「拭目以待。」黑曜戲謔的說。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
  • 喔~!開打了開打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