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回覆男人要求的第二天, 夏碎就以極高的效率作為代表過來白綾本家接人, 彷彿一開始就應為他們是一定會答應的而早有準備. 秘書帶已經簽過名的合約上門措訪, 在場的只有冰牙的代表, 褚冥漾本人, 白綾家的上任代表白綾臮. 合約的內容大致都是期限, 保密協同, 利益保障之類的, 但讓褚冥漾覺得害怕的是最後一項, 生命保障.

 

生命保障: 本人會在合約期限間保障被使用者的生命及身體健全, 但不排除一切以懲罰方式落下的非永久損傷. 如在合約期間被使用者自我傷害而做成任何危害生命, 半永久或永久損傷, 本人一概不負責, 在此情況下, 被使用者若不能屨行合約至完成期限, 亦將會視作被使用者單方面毀約.

 

[即是說, 在生不如死的情況下, 我連選擇死的權利也沒有嗎?] 褚冥漾看著合約, 止不住內心的抖震.

 

[屨行合約期間, 你會完全成為老闆的所有物, 不論身心, 所以你不會有選擇的權利.] 夏碎淡淡的說到.

 

[……奴隸嗎?] 褚冥漾淡淡一笑, 眼底如同一潭死水.

 

[首一星期將會是協調期, 將會有人教授你適當的知識, 而這段時期將不會納入合約期限之內. 合約將會在你遷入冰炎總裁的宅第才開始生效, 明白嗎? 明白的話請在一式兩份的合約上簽名作實. ] 夏碎仍然用不快不慢, 極度冷淡的腔調敍說著.

 

[可以不明白嗎?] 褚冥漾冷冷的說, 抖著手在合約上簽名.

 

[現在契約成立, 請褚先生隨同本人立即動身履行合約內容, 所有一切生活需品我們都會準備好, 褚先生基本是什麼也不用帶的.] 夏碎恭謹的站起來, 將其中一份合約交到白綾臮手中, 而另一份則收進自己的工事包中.

 

[……]褚冥漾搖搖欲墜的站起來, 垂下眼, 死氣沉沉的.

 

黑色的LEXUS 就在門口等著, 敞開的車門猶如地獄的入口, 讓褚冥漾覺得舉步為艱. 人就硬生生的站在門口, 無論如何也動不了.

 

白綾臮輕拍了褚冥漾的背, 安慰道 [很快就會雨過天晴, 忍耐和配合就好.]

 

褚冥漾咬咬牙, 喉頭間咽下一口苦澀, 點點頭, 拖著千噸重的身體步出了白綾本家.

 

一個月, 就只是一個月, 很快就會過了.

 

╳╳╳

 

褚冥漾一開始以為是會安頓自己到酒店什麼的,但萬萬沒想到會送到這裡來。 這裡是N國紅燈區內最享負盛名的高級俱樂部 - 永樂夜, 五光十色的招牌雖然在早上並沒有亮起, 但那三隻字褚冥漾不會認錯, 就如同惡夢一般刻進自己的眼底裡。

 

緊緊跟隨在夏碎之後, 褚冥漾被帶到了永樂夜最頂層的VIP房,寬敞的環境,明亮開揚, 除了中央那極大的床, 以及牆上作用不明的掛勾外,完全不像是幹那種事的地方。

 

「未來一星期褚先生都會留在這裡接受訓練,這是我的弟弟,負責照顧你的千冬歲,有什麼需要跟他說就好。」夏碎身後出現了一位年紀與褚冥漾的青年。

 

「褚先生好。」千冬歲規舉的點頭。

 

「你好。」褚冥漾回答。

 

「這櫃子裡已經準備好衣服,請褚先生把包括內衣在內的衣服全部更換。」夏碎走到一櫃子前敲了敲,轉身就和千冬歲步出了房間。

 

關上門的聲音讓褚冥漾的心一沈, 垂眼的看著地毯一角,心裡有著說不出的抑壓,像是有千斤石頭堆在胸口上, 呼吸困難。

 

緩緩的走到櫃子前面,拿出了一套衣服,在拿內衣的時候手微微的抖了一下。震驚了但卻沒法拒絕, 猶疑一閃而過, 褚冥漾咬著牙認命的拿起了那一條另人覺得羞恥的內褲。

 

紅著眼,緩緩的換上。

 

打開門,夏碎和千冬歲就在門外並排的守候著。等褚冥漾一出來,就領著他進到另一間房間。褚冥漾不習慣那衣服,走起來動作就是有那麼點別扭。

 

冰炎就在房間內等著,一看見夏碎領著千冬步及褚冥漾進來, 就放下手裡的文件,上上下下的打量著那讓他心癢的青年。褚冥漾身上穿著白色的襯衫,修腰而貼身,配合著淺色貼身的低腰褲,中間斷層露出一段若隱若現的肌膚, 還有那白色的內褲繩子,紅眸眼底閃過一絲滿意。

 

「過來。」冰炎用命令的語氣說。

 

褚冥漾不願意,但又有什麼辦法呢?除了配合男人的命令,他什麼也做不到。就如同夏碎所說, 簽了合約自己就是男人的所有物,沒有選擇的權利。拖著疆硬的身體,褚冥漾緩慢的走到男人的身邊。

 

冰炎一手拉過褚冥漾,一失平衡,青年就整個人倒進男人的懷中。

 

冰炎一手摟著褚冥漾的腰,把他緊箍在自己懷中,另一手順著襯衫的下擺沿著腰側一直伸進褲子裡。手指挑起丁字褲的帶子,不輕不重的揉揀著青年的臀肉。

 

「以後你必需稱呼我為主人,服從我一切的命令,反抗的話我會讓你知道死亡其實並不可怕。」冰炎咬了一下褚冥漾的耳廓,舔了一下低聲說。

 

褚冥漾打了個冷顫,雖然冰炎的語氣中並沒有任何脅迫的意味,但平淡的訴說著可怕的事情,反而令他回想起合約上的條款,心底更加害怕。

 

「未來一星期會有人教導你怎麼服侍我,好好學,明白嗎?」冰炎曖昧的用舌頭進出著青年的耳窩,模仿著性交的動作說。

 

褚冥漾低下頭,臉色發青,他在害怕,害怕那些他將要面對的東西。懷抱著最後一點的希望,希望男人不要自己在性方面的服侍,但屢屢的動作都在告訴他那些希望的渺茫。

 

「要答明白了,主人!」冰炎大掌狠狠的打在褚冥漾的粉臀上。

 

「嗚!」 那一掌痛得褚冥漾全身一震,忍不住發出了痛聲。

 

「回答我!」又一掌打在同一個位置上。

 

「嗚!明白了,主人。」褚冥漾紅著眼說。

 

「很好。」冰炎挑起嘴角滿意的說。

 

冰炎揀著褚冥漾的下巴,強迫他抬頭看著自己。看著青年泛紅的眼睛和一臉委屈的表情,心裡惡質的施虐慾頓時滿逸。紅眸一眯,一口咬在嬌嫩的唇瓣上。

 

「嗚......」褚冥漾一吃痛,又驚又怕的推卻著。

 

除著青年吃痛的張嘴,冰炎立即把靈巧的舌頭伸進溫暖的口腔中,掃過每一顆貝齒,舔過敏感的舌根處,挑動上咢,攪動著青澀的軟舌,哽啜著嘴內的每一分氧氣。

 

「唔............」褚冥漾扭動著身體想要退避,但男人禁錮自己的力量極大,而且肺部的氧氣一點一點減少,只能軟弱的推卻,掙不開男人猶如略奪式的親吻。深入的吻讓他吞嚥不及,銀絲沿著嘴角緩緩留下,沿著頸項滑進鎖骨,淫靡至極。

 

直到冰炎感覺到懷內的掙扎漸弱,才慢慢的分開糾纏的唇舌,爾猶未盡的輕舔著泛紅的唇。

 

「我很期待你哭著向我求繞的樣子啊。」冰炎冷笑,對著懷內被吻得放軟了身,一臉情慾泛濫但卻有著屈辱眼神的青年說。

 

「或者自己打開雙腿求我進入也會讓我很滿意的。」冰冷的手指掃過紅腫的唇,陰冷的紅眸看得青年哆嗦打顫。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pudasun123
  • 冰炎變態禁止進入!
    肉肉~~~
  • 歡迎光臨,

    由這章開始都是變態的樂園啊~

    露露 於 2014/06/14 14:46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訪客
  • 您好:我被您書寫的文章所吸引 如果可以的話方便給我密碼嗎?謝謝
  • 訪客
  • 您好:我被您書寫的文章所吸引 如果可以的話方便給我密碼嗎?謝謝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