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主人下命令吧。」 黑曜單膝跪在褚冥漾的跟前, 握住了白皙的小手, 把褚冥漾的手背抵在自己的額前。

 

「把他打趴吧!」 褚冥漾指著冰炎微笑著說。

 

「Yes, My Lord。」 黑曜點頭, 在褚冥漾的手背上輕吻。

 

「找死!」 冰炎一揮手把烽云凋戈擲出, 直直射向黑曜。

 

黑曜隨手一揮, 就用手上的大劍把冰炎的長槍打翻。 烽云凋戈在空中旋轉, 劃出一個漂亮的弧度, 恰恰就回到冰炎的跟前。黑曜直視著冰炎, 嘴邊挑起了一個滿是嘲諷意味的淺笑, 抬起手對冰炎做了一個挑釁的手勢。

 

黑曜? 這句又是那學來的呀?褚冥漾歪歪頭問.

 

巡司大人給了我套動畫片, 說要好好學習怎麼成為一個成功的侍者.」黑曜一臉誠懇, 又在褚冥漾的手背親一下.

 

褚冥漾立即給了自家姊姊一個有點埋怨的眼刀...... 姊......可以不要拿我的式神玩好嗎?

 

......」褚冥玥在觀眾席那邊挑挑眉, 一瞼我喜歡又怎麼樣的臉色.

 

」奴性實在太根深柢固, 褚冥漾很沒骨氣的唯有埋怨自己好了......

 

冰炎咬牙切齒的盯著黑曜看, 腦門的青筋都要跳出來了, 紅眸火得像是要滴出血來。 他很生氣, 生氣前面這條沒節操的龍一次又一次的非禮他的小寶貝, 之前又是公主抱, 又是親小嘴, 都還未給他算帳, 現在又親額頭, 又親手!!! 自家小可愛的小手是可以隨便摸的嗎!!! 還有褚冥漾那完全不抗拒像是習慣了的肢體語言, 是當我死啊!!!!!

 

冰炎恨不得立馬就把眼前這頭手賤嘴賤? 的龍給碎屍萬段, 但他還是強忍著,面對這條臭龍隨便輕舉妄動接受挑釁的話, 吃虧的一定是自己。戰場上一定要冷靜而理智! 冰炎在心裡告誡著。

 

「夏碎學長留給我和千冬歲啊~ 黑曜負責學長就好。」 褚冥漾故意的從後抱著黑曜的腰, 側頭一副撒嬌的語氣說。

 

「謹遵吩咐。」 黑曜點頭, 伸手摸了摸褚冥漾柔軟的黑髮。

 

理智線斷裂!!!!!!!

 

「冰炎!」 夏碎還來不及阻止, 冰炎已經用力一踏, 整個人飛躍出去, 直直衝向褚冥漾和黑曜二人。

 

黑曜隨即提起晶劍迎戰, 跳到冰炎前面, 雙手握劍從下而上的揮動劍刃, 想要把他給打飛出去。 但冰炎反應極快, 立即用烽云凋戈擋住, 後空翻了幾圈穩住身子安全點地。

 

黑曜並沒有給冰炎任何喘息的機會, 蹬著地單手提起光芒暴漲的晶劍飛快的接近, 電光環繞著劍刃發出「啪啪」的聲響, 旋身一甩, 甩出一道七米長的電光直直劈向他。冰炎避開了這一著, 但黑曜仍然繼續迫近, 刺、劈、削、撩, 各個動作都凌厲迅速, 精鍊而準確, 接連的數十招都壓著冰炎的一切行動。 二人的攻防極快,隨了劍槍相撞而閃出的銀光之外, 就只見得到觸地時的殘影和劍槍揮動劃破競技場所落下的各度痕跡。

 

再一次劍槍空中相撞, 二人分開各自著地。

 

黑曜的盔甲上劃破了幾度破口, 上面都沾著些許冰霜, 手臂上亦有一處差不多有20cm長的傷口, 傷口沁出一度長長的帶狀影子, 影子自動的纏繞上傷口, 如蹦帶般卷在手臂上。而冰炎則是黑袍破了好幾處, 前臂和兩邊大腿各有一度劃傷, 傷口上亦有些更是燒焦了, 大概是黑曜劍刃上的電光弄成的。 冰炎立即催動先天之力, 在傷口上覆蓋著一層止血降溫的冰霜。

 

「唉!」 夏碎正想上前幫助冰炎, 但一度箭擦過了他的臉龐阻止了他。

 

「哥, 這邊。」 千冬歲舉著破界弓瞄準著。

 

褚冥漾笑舉著米納斯, 扣動板機發出了呯呯呯三聲的槍響, 三顆水藍色的子彈在離夏碎約一米的距離炸開, 水點飛散, 形成一團水霧圍繞著。 視線被遮蔽,夏碎亦立即做好準備姿勢, 戒備著兩只小的會突然攻擊。

 

「風符,龍卷成形!」夏碎拋出風符,想要吹散眼前的霧。

 

「沒用的~那不是霧,是米納斯的遮蔽結界啊~」褚冥漾的聲音在霧中回響著。

 

一把日本刀穿破水霧從後突襲, 夏碎用力一蹬, 迅速向後退, 一手揮動冬翎甩沿著刀的方向攻擊。 長鞭揮舞, 打擊在刀刃之上, 但夏碎發現那手感極為不妥,完全沒有擊上物件的感覺。

 

「上當了!」 隨著聲音, 四箭連發從夏碎右方射出。

 

夏碎勉強的扭轉身體, 腰部帶動, 在空中做了個直體轉身360。 恰恰避過要害,但卻免不了在身上劃下幾度口子。 單膝跪在地上, 夏碎一手撐地, 另一隻手一拉, 收回了冬翎甩。 水霧仍然未散, 他必須抖擻精神, 提高警覺,以防下一波的攻擊。

 

果然, 接著有三把刀在三個不同的方向同時刺向他。 夏碎橫向跳了一步, 然後揮鞭攻擊, 不過打著的仍然是刀的幻象。 著地的一剎那, 夏碎感應到一道衝著自己來的殺氣, 隨即改變方向向後跳, 令褚冥漾的子彈擦身而過。 不過褚冥漾也是有準備的, 他又怎麼會只開一發子彈呢, 一連十發的高壓水彈瞄準了夏碎而來, 就算他揮動長鞭打落了大半, 但仍是有好幾顆確實的射中了。

 

夏碎捂住了大腿上的槍傷, 一面唸著「風之音,水與葉相飛映,貳貳傷回癒。」

 

隨著百句歌,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癮合著。

 

「哥,要認輸嗎?」千冬歲說。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