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18 Wed 2014 19:00
  • 心動

兩年的時間說快不快, 說慢不慢。 冰炎畢業了, 早早就投入工作, 為了能花多點時間陪著褚冥漾, 他放棄了較為穩定的樂團專屬琴手一職, 反而是去做了一個作曲家。 閒時作些廣告歌來收收辦稅, 一年出一隻鋼琴大碟回饋樂迷。 還好冰炎的能力外表出眾, 很能得到廣告商的青睞, 而且在大學時期就已經儲了一群死忠的粉絲, 所以即使每天不用忙過死去活來, 還是可以過上舒適的生活, 也同時養著褚冥漾。

 

反而是褚冥漾改變了, 他轉了系, 轉到與繪畫完全毫不相干的商業管理。 他沒有再在人前哭泣, 固作堅強,埋頭苦幹, 但事實上卻是在深夜裡忍受著一個人的寂寞。

 

別人說當眼淚流盡的時候,剩下的就是堅強。可是在冰炎的眼裡所看見的褚冥漾,卻只有逞強。

 

冰炎知道褚冥漾一直不肯接受自己,卻也捨不得他的溫柔,他知道褚冥漾對自己也是有感覺的,但就是放不下那個人。明明都作為室友同居差不多一年了,卻拖拖拉拉的,滯困在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糾局。在身邊卻吃不到,對男人來說絕對是煎熬,不過冰炎一直都很有耐心,他相信時間和溫暖是可以讓冰融化。

 

而那份耐性,卻在某一天褚冥漾忍受不了內心的自我遣責,準備提喼離開時,不小心爆發了。或許他也是在等這一個機會, 讓褚冥漾解開心結的機會.

 

 

「好端端的為什麼突然間就要離開!冰炎緊緊握著褚冥漾的手。

 

「沒為什麼,只是覺得我不應該再留在這裡。」褚冥漾不敢直視冰炎,只能垂頭看地。

 

「沒什麼應不應該的,留下來,除非你說你不再需要我!冰炎說。

 

……」褚冥漾沈默,他說不出口,他渴求冰炎的愛,但卻認為自己不直得他的無條件附出。

 

「就那麼一丁點兒,你有沒有愛過我?冰炎的聲音強忍著,沙啞而顫抖。

 

……褚冥漾繼續沈默,他想就這樣離開,他不想再擔誤這麼好的一個人。

 

「你就那麼狠心……一點機會都不給我?淚水沿著姣好的臉頰滑落,一點一滴打在褚冥漾的手背上。

 

褚冥漾猛然抬頭,他還是第一次看見這個人的眼淚。冰炎就像是無所不能,他美麗,他堅強,可是現在那清冷的五觀,卻看上去是那麼無比的脆弱。

 

如果褚冥漾現在狠下心說句「是」,或許他真的能直接的抽身離開。但當看見那個從來都是堅強的人,在自己面前真心顯露出脆弱。那一句「是」就像是魚骨一樣,哽在喉嚨裡,不上不下。

 

……我不值得你這樣付出。吐出來的卻是這一句。

 

「值不值得不是由你決定的,而是取決於我。你要知道上天沒有給你想要的那個人,不是因為你不配,而是你值得更好的,而那個更好的人會是我,我有自信能讓你得到幸福。」冰炎的眼眶紅著,眼淚還是不住的流。

 

「不要再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你才是值得更好的那個人。」褚冥漾皺眉,伸手擦拭著冰炎臉上的淚痕。

 

「褚,人生最苦的是等待,但最美的是有個值得等待的人……其實有時候等待也是一種美好的狀態,因為它包含了無數的可能性,你要把我所有的希望都扼殺了嗎?冰炎捉住了褚冥漾擦著自己臉的手。

 

「那你會容忍我一直記掛著他,即使和你在一起,但心裡一直有著另一個人?褚冥漾無奈地問。

 

「褚,我不會要你忘記他,但我希望你能夠放下那份感情。我知道你很遺憾沒能好好的向他道別,不要因為不完美的結局而哭泣,要為曾經經歷過的美滿而微笑。」冰炎詞正色嚴地說, 他一直都想跟褚冥漾這般說, 但以前總是找不到好機會, 又或這每每提到那個人的一點點, 褚冥漾臉上就會充滿著抗拒的顏色.冰炎知道今天是一個機會, 如果他今天不說, 他永遠解不開他的結, 也不會得到眼前這個人; 說了, 他或許會討厭自己, 但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機會。

 

冰炎想賭, 就賭一個褚冥漾會回頭的機會.

 

「你懂什麼,你們都只會叫我放下,可是你們懂得我的心情嗎? 冰炎你口口聲聲說愛我,如果死的人是我,身處同一境地,你就真的能切割得那麼逍灑嗎? 如果你做得到那你一定不是在愛我,你只是一直在可憐我,同情我! 或者是你一直太過寂寞,才會把感情錯誤投射在我身上!褚冥漾眼眶發紅執問著。

 

「褚,某些話會傷人,只因為說的人是你。」冰炎說。

 

……褚冥漾低頭。

 

「我願意理解你的過去,相信你的未來,接受你的現在,別無他的,絕對是因為我愛你。愛一個人不需要原因,那個人不需要有多完美,只是因為那個人是你,明白嗎? 你說得對,如果換作是我,我也會不捨得你,但是時間是可以沖淡傷痛,我不會忘記你,但我一定會好好過我的生活,而不是一直在逃避。愛的最高境界,或許是為愛的人犧牲,但對愛最好的回報,就是為愛的人好好活著。」冰炎輕撫那弱小的肩膀。

 

「如果那個人和我一樣是那麼愛你的話,那他最不願意看到的,一定是你的眼淚。」冰炎抺下褚冥漾眼角的淚珠。

 

……對不起,我無心用說話傷你的。」褚冥漾沈沈的說。

 

「我知道你一直都拿我和他比較,甚至把我當成他的影子,我當然會介意,也會受傷,我知道我永遠也勝不了那個身處在回憶中的人,因為回憶永遠都是最美好的。但我活在當下,我不能沁入你的過去,卻可以跟你建構未來。或許愛總是那麼不可理諭,明明什麼都介意,但最後又什麼都原諒了,就單單只是因為我愛你。」冰炎說。

 

那個人就像是一度影子, 橫躺在二人之間, 明明不再存在, 可是卻無處不在. 記憶就是一度度的烙印, 即使不去想, 但身體總是誠實的回答. 褚冥漾承認, 那個人的影子隨時間慢慢變淡了, 自己也習慣了和冰炎的相處, 可是就是有那麼的一個心理關口, 無論怎麼提起勇氣, 都跨不出那一步. 

 

或許自己需要的,是那雙推他一把的手......

 

……」褚冥漾別過頭。

 

「好好看著我, 我希望你能從我眼中看得到你自己, 那麼你就會瞭解, 你對我到底有多重要。」 冰炎扭過褚冥漾的頭, 硬是要他看著自己。

 

「嘗試相信我, 相信我能夠給你幸福, 給你愛, 我會竭盡所能的用溫柔用體貼用愛把你灌滿, 把你滋潤。 或許很多事情要看到了才會相信, 但愛情有時你卻要先相信,才會看得到。褚,把你的心交給我吧。」冰炎誠懇的說。

 

「……不要對我那麼好,我會內疚……」眼淚如斷線的珠鏈,沿沿落下。別說褚冥漾, 就連一個不相幹的路人聽到冰炎那些深情的告白都會為之動容, 人心肉做, 他都已經等了自己三年, 褚冥漾理所當然的動搖了.

 

「你根本不用內疚,是我心甘情願的奉獻給你,你只雖要欣然的接受就好。」冰炎伸手環抱著褚冥漾。

 

「留下來,不要走,至少給我一個機會,好嗎?冰炎下巴抵在褚冥漾的頭上。

 

「……」褚冥漾伸手回抱了冰炎的腰,輕輕的點頭。

 

或許生命的殘酷是在於總是用悲傷讓你瞭解什麼是幸福,但它卻會用彎路來提醒你前方還有坦途。

試著相信你是值得那一份愛的, 因為每個人都有得到幸福的入場券, 只是在於你有沒有使用的膽量

 

 

 

 

 

 

小小的甜蜜劇場 1:

 

「你怎麼今天突然變話癆了……」褚冥漾一手捉住了冰炎的襯衫, 一手抺了抺眼角的淚痕.

「為了說服你, 我可是把這幾個月的份都給用完了.」冰炎溫柔的看著褚冥漾, 手緊了又緊懷中的人兒.

「笨……」褚冥漾臉紅了.

「我只為你變笨.」冰炎親親褚冥漾的額頭, 寵溺的微笑著.

 

我戰勝不了回憶中的那個人, 但不要緊, 因為一個不存在的人連跟我爭的資格都沒有.

褚冥漾你只會屬於我, 永遠的屬於我冰炎一個.

 

 

 

小小的甜蜜劇場 2 :

 

「剛剛你哭了」褚冥漾臉紅著, 想說些什麼拉開冰炎的注意力.

「才沒……」冰炎扭過頭去.

「……」褚冥漾笑了笑, 從新抱住了冰炎的腰. 

他看不見冰炎的表情, 但卻看見了, 他耳廓上的那遍紅.

他不像自己是用水造的, 隨時隨地都可以哭起來. 他會哭, 是因為他真的很緊張自己, 急得哭了.

 

一個男人, 要有多喜歡你, 才可以卸下尊嚴身段, 向你哀求哭訴?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